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吉卜力的动画哲学(下)

2013-10-08 10:53 作者:李伟、阿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40期
90年代初,原彻指出了吉卜力工作室的“3Hs”状况,“3Hs”指的是“high cost”、“high risk”、“high return”(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

2005年4月,宫崎骏影片中的部分模型在东京国际动漫展上展出

有意思,有意义,能赚钱

《风之谷》成功之后,吉卜力工作室接下来的两部电影是《龙猫》和《萤火虫之墓》,导演分别是宫崎骏和高畑勋。

这两部电影在诞生之初并不顺利,《龙猫》是宫崎骏10年前就开始酝酿的妖怪故事。铃木敏夫听了之后觉得非常可行,马上写好了企划书,自信满满地在吉卜力的企划会上提出,但是直接遭到负责人驳回。理由是昭和三十年代的妖怪故事根本不会有人想看,那个年代只留下贫苦的回忆。铃木敏夫当时的想法是,一部不行,那推出两部好了,共同分担风险。铃木敏夫与高畑勋希望将《萤火虫之墓》也拍成电影,但企划案还是没有通过。

多年之后,铃木敏夫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起连连被拒的窘境:“当时对方大发雷霆,对我说,妖怪已经够气人了,还加上坟墓,想气死我啊。”不过,事情很快出现意想不到的转机,出版《萤火虫之墓》的新潮社赞成这项企划,并愿意投资电影制作。这让《龙猫》和《萤火虫之墓》终于有了拍成电影的机会。

事实上,《龙猫》和《萤火虫之墓》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无论从发行量还是收益看,《龙猫》都给了我们很大的启示。实际上,在制作《龙猫》的时候,我们是以‘不赚钱也没关系’的心态来做的,但最后《龙猫》成了最赚钱的一部作品。”铃木敏夫后来总结道。这部没有武器、没有战争的彻底温情影片,也是吉卜力在西方世界销售最好的作品。

宫崎骏由此总结了吉卜力做电影的三个原则——“有意思,有意义,能赚钱。”吉卜力不仅追求价值观的胜出,也要实现商业利益。如铃木敏夫的话说,吉卜力的电影必定是“有趣而有用”的,它要传达一种放诸四海皆准的概念,让观众有所启发、对人生有帮助。

在内容上,宫崎骏与高畑勋都强调影片的人文关怀,创作复杂人物。他们所探讨的领域,涉及战争、自然、未来、自由、成长、爱情、反异化等宏大命题,对现实社会进行深刻批判,在人物塑造上,反对脸谱化与善恶二元论,而是竭力刻画人性的复杂。吉卜力也由此改变了动画片是给小孩子看的思维定式。

1922年,法国影评家埃利·福尔满曾预言:“终有一天动画片会具有纵深感,造型高超,色彩有层次……会有德拉克洛瓦的心灵、鲁本斯的魅力、戈雅的激情、米开朗琪罗的活力。一种视觉交响乐,较之伟大的音乐家创作的有声的交响乐更为令人激动。”这个憧憬被吉卜力实现了。

高畑勋这样评价宫崎骏的作品深度:“他创作的动画人物具有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现实感,但这并不是因为他对这些人物的冷静观察……他总是把自己当故事的一部分,用故事人物的思考方式去想问题去说话,与故事人物同悲同喜,即便是坏人,也会随故事情节发展变得没那么坏了。故事里的每个人都有着复杂的人性,他创造出这些有趣的有真实味道的人物,就像一位优秀的作家一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