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中国邮轮“海娜号”在韩国被扣事件(2)

2013-10-02 10:30 作者:邱杨、刘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一个被指责的原因在于,国际海事纠纷中被扣的船舶通常都是货轮,而“海娜号”却是地地道道的游轮。“就算你声明扣的是船,人可以自由走,可实际操作中却实实在在给船上的游客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被韩国济州岛法院扣留的“海娜号”邮轮

谈判与冲突

 

9月14日22点,苏苏夫妇来到邮轮上的亚特兰蒂斯剧场,却发现原本应上演的节目停止了,大量游客聚集在这里。

“半小时后,邮轮公司海航旅业的高层张浩、王建平,海航旗下乐游网的郑黎东,还有中国驻济州岛的总领事张欣来到了台上。”让苏苏夫妇记忆深刻的是总领事张欣的一句话:“她说海航是一家有责任、有能力的大企业,相信海航一定能妥善处理好这次事件。”夫妻俩回忆,海航旅业的张浩告诉大家,海航会按照法律和合同,为大家支付额外补偿。“额,外,补,偿。”苏苏强调,“他当着领事的面,跟大家这么承诺的。”

“乐游网的郑黎东也随后介绍,现在海航正在协调包机回国事宜,具体情况零点之后可以给大家答复。他还许诺,船上的娱乐、医疗从现在开始全部免费,因为船上只有一部海事卫星电话,无法保证1659名旅客的使用,旅客们可以找自己的领队,使用他们的普通国内电话,给自己家人报平安。”9月15日零点,海航工作组与游客的第一次见面会结束。

而在谢喆的记忆中,“各个旅行团的领队当晚开始集合,跟船方讨论解决问题,一些对船方不满的游客开始在剧场、餐厅、走廊、甲板等公共空间,聚集起来大声地讨论赔偿事宜”。谢喆告诉本刊记者,要求维权的游客们推选出一名30岁出头的年轻人作为代表,去船长办公室与海航旅业的工作人员谈判。“我的职业是记者,其他游客担心这名代表被工作组收买,希望我进入办公室记录,就拼命把我往门里推。”就像汪洋中的一条小船,谢喆被船方和游客两边推来推去,僵持在窄窄的小门中间,结果最后,这次谈判告吹了。

第二天早上,谢喆起床后再次回到剧场打听情况时,大家看到他很惊讶:“咦?你怎么还在?”谢喆这才得知,游客中已经开始流传这样一种说法:“昨晚推选的游客代表和记者已经被海航收买,作为全船人的代表,去跟海航签了一个不可告人的协议,牺牲其他人的利益连夜拿着赔偿乘飞机回国了。”事实上,不信任的情绪已经在船上弥漫。“有很多人开始提出各种要求,出现了刺头,歇斯底里地跟海航的工作组吵架。”谢喆回忆,当海航领导要宣布解决方案时,一位女乘客却夺去话筒,称有船上员工推搡了她,一定要那位员工先道歉,才能再宣布方案。“是底下的人喊‘下去!下去!’才把她哄走。”

9月15日早上,海航连夜制定出第一份补偿协议书。早上4点,苏苏被领队的敲门吵醒。“领队进门后就用一种不容商量的语气告诉我们,解决方式是每人赔付1500块钱,或者一张免费的不限期船票,4点半到大厅拿护照,5点餐厅开餐,6点提着行李到剧场集合,下船走人。”提到这个早晨,苏苏的丈夫非常生气:“我们上船的时候是船员帮忙拎行李,现在电梯却不给开,很多老人拄着拐杖从楼梯一点一点往下走。”苏苏说:“领队的蛮横感让人觉得,对他们来说,所有滞留的游客就是一种麻烦和负担。”

而谢喆因为对前三天的旅程都很满意,因而对赔偿的心理预期很低。当这份补偿协议书出来,为每位乘客退款1500元时,他很痛快就签了字。“去不了仁川我确实挺失望,但当你在海外滞留的时候,人身安全最重要,能顺利回家最重要,这两点都能保证了,在此基础上有赔偿完全可以接受。”

然而事实上,像谢喆这样想的游客并不多。“大家的争议主要集中在四点:第一,1500块的退款是如何制定的;第二,为什么没有赔偿;第三,舱位价格不同,补偿却一刀切;第四,协议上没有公章,签字也是复印,这样的协约有没有法律效力?”苏苏说,“9月15日中午,价格从统一的每人补偿1500元调整到内舱房2000元,海景房2300元。此后,海航的补偿一直保持在这个数字上,没有继续改动。”

14点,谢喆作为第二批撤离的乘客下了船。而苏苏一家却没有签协议书,她告诉本刊记者:“不能接受这2300元‘补偿款’的名头,只能当作‘未履行退票款’来接受,而且不同意协议书中放弃追责的条款,只能签收据。”

当日留在船上的游客们的说法,海航方面的服务许诺似乎并没有得以执行。苏苏说:“我带着孩子去一个亲子项目,发现此前收费的项目依然如初。医疗也依旧在收取280港元的挂号费用。”张浩则告诉本刊记者:“事实上这是个误会。船上的消费都是刷船卡,不支付现金,而客人下船时,在船上的花费我们都已经不结账不收费了。”张浩说,15日下午已经有游客向他反馈船上服务不足的地方,“我总结了7条,比如热水供应、餐厅服务时间、免费提供矿泉水、Wi-fi使用、电话还有医疗服务等”。为此,张浩要求邮轮船上服务的总负责人迅速改善。

9月15日当天走了5班飞机,总计运送旅客1121人。“最后一班飞机起飞时间是晚上22点左右,我们跟客人说这是今天最后一班航班,但有些客人却认为这是在威胁他们。”海航旅业邮轮游艇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韩录海负责后方调度,他告诉本刊记者,“事实上是因为当地机场在晚上22点就要关闭,一旦宵禁就没法再飞。”

可此时部分游客的不满情绪已经濒临爆发边缘。“当晚21点40分许,部分滞留游客找到正在酒吧喝饮料的海航旅业应急小组工作人员,由于情绪过于激动发生不太严重的肢体冲突。一位70岁左右的老人突发心脏病。”事发时,张浩就在现场,他告诉本刊记者:“事实上当时工作人员都已经一天一夜没睡,也几乎没时间正经吃饭。乘客往里冲时,船上的安保措施是正常执行公务,因为那是一个很狭小的空间,20多人往里冲肯定会引起混乱。”张浩说,把被撞倒的老太太扶起后,对老太太当时说的话印象深刻。“老太太带着天津口音说:‘我不想把事闹大,就给我找个大夫,找个地方休息。’”

冲突发生后,海航应急小组工作人员进入剧场与游客交流。“当时很多游客要求现金退款,说实话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在船上的外汇管理、财务管理相对复杂,一时半会儿我从哪里找这么多现金?”但张浩仍然向游客承诺会去想办法。“另一个质疑集中在协议上,我们也做出了灵活调整,游客可以不签协议,但总要签个收据作为凭证吧。如果客人对处理有任何不满,可以继续通过法律途径诉讼,这也明确告知游客了。”

9月16日凌晨1点半,“海娜号”开始广播通知游客现金兑付的流程。“要求大家4点半去领护照,6点半到五层大厅带着行李领钱。”苏苏说,“从1点半开始,就有老人早早地到了大厅排队,但一直到8点钟,钱才到位。”张浩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也特意就这点表达了歉意:“答应现金赔付实际上已经是15日晚22点多,要在一晚上调大量现金确实很难,我们甚至把工作人员口袋里的现金都掏出来了,也因为工作难度,把原定的赔付时间推后了几小时。”

9月16日17点54分,海航旅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证实,被韩国济州地方法院扣押的“海娜号”邮轮已获放船指令,正在办理清关手续,即将返航。此前,当天已经派出两架飞机,共接回446名游客返京,另有92名游客将随船于9月17日早上7点左右抵达天津港。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