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戴伊蒙德夫人的藏书票

2013-10-01 10:20 作者:子安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彼时,缠绕在女人身上的不仅是绫罗绸缎,散发出的不是浓妆艳抹的妖娆,珠光宝气亦不再是她们的符号。对于她们,“读书”与“打扮”是等同的,如果说后者是一种对女人外表奋进的变形,那么前者则是女人沉淀内在修养,升华自然气质的普世回归。

 

戴伊蒙德夫人的藏书票,芬格斯坦绘,铜版腐蚀(1938年)

夏尼雅女士的藏书票,芬格斯坦绘(1921年)

几个世纪前的藏书票本不是为寻常女子而生。若夏尼雅女士的藏书票,芬格斯坦绘(1921年)亲临大英博物馆或德国的古登堡博物馆,你会发现这两家世界上馆藏书票最多的地方所展示的近古时期的藏书票的主人几乎都是男性,其中稀有的部分是属于王妃贵妇等宫廷伊人的“财产”。在藏书票的世界里男尊女卑的状态保持了几百年,直至18世纪中期,随着新兴艺术的崛起,藏书票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期”。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取代了英国成为第二代女权运动的天堂。在芬格斯坦为女性票主设计的作品中,为美国新派知识女性伊丽莎白制作的这枚藏书票就显得“不成体统”。

伊丽莎白·沃特森·戴伊蒙德是20世纪初女性票主的典范。她与丈夫杰克·爱德华多·戴伊蒙德经营着自己的私人出版社,同时他们爱好藏书,还是名符其实的书票大家。二人的家乡克利夫兰市是美国荷兰后裔的聚集地。最早出现在美国的荷兰移民是17世纪中叶荷兰西印度公司在纽约一带的殖民后裔。克利夫兰的荷兰移民一部分是“老殖民者”,另一部分是之后从荷兰渡洋来到美国的“新移民”。戴伊蒙德家族或许是荷兰老殖民或新移民的后代。血脉联系使他们与欧洲大陆上流行了几百年的藏书票结下了不解之缘。伊丽莎白和丈夫被誉为美国藏书票界的收藏大家,藏品数量达几万枚,凡是知名画家都争先为他们制作书票。这其中包括奥地利颓废派先锋拜劳斯(FranzVonBayros)、美国插画大师肯特(RockwellKent)及芬格斯坦等人。上世纪30年代,戴伊蒙德夫妇在克利夫兰开办了私人出版社,旗下的两个印刷分社——迪亚普尔印社(TheDiapurePress)和赫亚新斯印社(TheHyacinthPress)不仅出版图书,而且也自主设计印制藏书票、明信片、贺卡等相关衍生产品,甚至为画家提供代工印刷作品的服务。肯特为书籍设计的插画和藏书票都曾被上述印社承包。

芬格斯坦为伊丽莎白共制作过两枚藏书票,时间相隔不远。放大镜下我们可以依稀看到画面中女人手捧的书上刻有“38FM”的画押字样,“38”是书票制作时间“1938年”,“MF”是芬格斯坦名氏的首字缩写。此票由画面上端的一句英文诗句引出,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第129首:“BeforeaJoyProposedBehindaDream”。我国著名翻译家、原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副会长辜正坤将此句译为:求欢同枕前,梦破云雨后。它的前句:适才是甜头,转瞬成苦头。戴伊蒙德夫妇当是莎士比亚的忠实读者。曾为《白鲸记》、《草叶集》等名著设计插图的美国插画家肯特将自己在1951年为《莎士比亚全集》二卷中的插图摘去,并于空白处加上了“伊丽莎白”和“杰克”的大名。在肯特设计的藏书票作品清单里竟没有收录这组大幅藏书票,从某种角度上说,这是肯特为私密的挚友倾情奉献的即兴作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