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康德哲学引发的一场血案

2013-09-29 11:22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9期
9月16日,美联社、路透社都援引了俄罗斯新闻社的一篇报道,说俄罗斯南部两位小伙子在争论康德哲学时动起手来,最后一位开枪打伤了另外一位。

 

伊曼努尔·康德

因为观念而动手

《泰晤士报》驻俄罗斯通讯员写道:“深夜的俄罗斯酒吧,上了膛的枪,关于18世纪德国哲学家康德的重要性的意见分歧:现在回过头去看,危险信号全都在那儿了。”当地警察说,两个素不相识的小伙子在一家杂货店门口排队买啤酒时,聊起了康德的著作及其价值,他们决定看看谁才更加“粉”康德,因此动起了拳头,最后其中一位拔出手枪向自己的辩论对手连续开了几枪,所幸他打出的是橡皮子弹。受害人被送进了医院,但没有生命危险。俄新社说,凶手可能因为故意伤害他人而面临10年的监禁,该通讯社说:“这一刑期将使他能够更加深入地研究康德的著作,思考普遍的道德法则。”

许多媒体都转载了这条新闻,把它当作一则奇闻趣事。首先,这件事的怪异之处在于,俄罗斯人怎么那么喜欢讨论哲学?剑桥大学俄罗斯裔哲学讲师安娜·亚历山大诺娃说:“这件事凸显出了俄罗斯人的两个习惯:喝酒时讨论高深的问题,以及用智力和灵性掩饰暴力,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人物喜欢做的那样。”

其次,俄罗斯人怎么讨论起了一位德国哲学家?说来也不是很奇怪,许多报道都指出,康德1724年出生于格尼斯堡,并且一辈子从没离开过那儿,从来没有越出东普鲁士的疆域一步。而后来格尼斯堡成为俄罗斯的领土,现在叫加里宁格勒。苏联哲学家阿尔森·古留加在《康德传》中说,康德的曾祖父具有波罗的海沿岸的血统,是拉脱维亚人。他的曾祖父不会说德语。康德的坟墓是现在的加里宁格勒市中心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奇异地存留下来的唯一建筑物。1974年4月22日,康德诞辰250周年纪念日,苏联广泛地庆祝了纪念日,苏联各地的哲学家向康德墓献上了鲜花。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基辅、第比利斯、明斯克、加里宁格勒都举行了关于康德哲学的学术会议。

古留加说:“在康德学说和俄国古典作家的丰富思想之间存在着极其深刻的联系。只要举出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两个人的名字就够了。他们跟康德一样,为人的命运而激动不安,都目睹了和人的命运息息相关的种种矛盾、冲突和激变。托尔斯泰对黑格尔极为冷淡,对康德却十分热衷。他确信他们两个人的观点是一致的,他搜集并出版了康德的格言。”

最后,哲学讲究论辩,康德的哲学尤重理性和批判,康德哲学的爱好者怎么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理性,最后还诉诸暴力呢?古留加说:“人们把康德比作苏格拉底,因为他的哲学富有人情味。在思考存在和意识的规律时,康德的目的只有一个:使人能够变得更富有人性,使人生活得更美好,使人幸免于无谓地抛洒鲜血,不再受愚妄和幻想的摆布。”康德爱好者最后动手、开枪就很讽刺、自相矛盾了。

但是,威尔·杜兰特在《哲学的故事》中介绍说,1784年,康德发表过一篇简短说明他的政治理论的文章,题为《论联系全宇宙政治史观念的政治秩序的自然原则》。康德一开始就以使霍布斯大为惊异的个人与全体抗争为理由,承认发挥生命潜在能力的自然方法;奋斗是进步不可缺少的伴随物。如果人完全是斯斯文文的,人类便会停滞不前;个人主义与竞争在某种程度掺杂在一起,是人类长存和发展所必需的。“没有一点反社会性质的东西,人就可能过着完全和谐、事事如意、互敬互爱的田园仙境牧童式的生活,但是那样的话,他们的全部才能便永远只保持潜伏状态,不得发挥。应该感谢造化,赐给人类这种反社会的性质,艳羡的嫉妒和虚弱好胜,永不满足的占有欲和权利欲……人但愿和睦相处,不过造化比他创造的人类懂得更清楚:它有意要人不和,为的是可以促使人做出新的努力,进一步发挥人的天赋才能。”

英国学者彼得·汤普逊戏言,两个年轻人因为康德哲学而动手,也许是因为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人的妻子有不良企图,因为他赞同康德的这一观点:婚姻只是两个性别相异的成年人之间的契约,他们约定可以使用对方的性器官,这一契约可以在短暂的婚外情时临时暂停。但是另一个人认为这是一种侮辱,而且他认为婚姻的基础是爱情,所以他连续开了几枪。

康德思考的是人性本恶,如果又没了宗教的约束,人如何能够遵守道德规范?也许打架的场景是这样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善良意志是善的,不是因为它的结果,也不是因为它适合实现某个目的;它因为其意志而是善良的,即,它本身是善良的。”另一个人听了之后陷入尼采式的狂暴,掏出了手枪。

康德说人是目的,因此打人是不对的。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中说,如果你有一种遏制不住的干某件事的欲望,可以这样来反制这种欲望:想象你面前是一个绞刑架,一旦你干那件事的欲望被满足,你就会被绞死。但是拉康说,更有可能是这样:有些人只有在面前有绞刑架时才能得到满足。康德认为,理性和自我保存的欲望会战胜我们的激情,但是人也有冒险、越轨、暴力的冲动。尼采式的冲动往往会战胜康德式的安稳要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