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两位“俄狄浦斯王”在当代

2013-09-29 11:1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9期
在《俄狄浦斯城》一剧的第三幕,悲剧气氛快要达到顶点时,安提戈涅采用了略微蹦跳的步伐走向哥哥尸体,露出了看似轻松的微笑。“这其实是苍白的微笑,也许只能算一个穿插情节。在那些无法承受的东西面前,我们也许只能这样去面对,去忍受那些黑暗、扭曲和病态,用不屑支撑着自己继续前行。”导演斯蒂芬·基密西说。

歌剧《俄狄浦斯王》剧照 

《俄狄浦斯城》接着《俄狄浦斯王》,三天内两部戏接连演出,因此有人形容为过了一个“俄狄浦斯周末”。从制作角度看,两部戏差别巨大,前一部是德国柏林德意志剧院的话剧,由当代德国人把四个古希腊剧本改编串联在一起;后一部则是易立明导演的歌剧,剧本改编和音乐创作完成于20世纪初,分别出自大名鼎鼎的让-科克托和斯特拉文斯基之手。然而,比较起来,这两部戏实质上却有不少相似之处:都对原文本做了符合自身表达需要的大幅剪削,都在剧情上清晰附着了至少一个坚硬的现实议题,都有一个明显的风格特征:理性思辨。

话剧《俄狄浦斯城》导演斯蒂芬·基密西

从内容含量上看,《俄狄浦斯城》是一部相当有野心的戏,它集合了古希腊悲剧三大作家关于俄狄浦斯家族故事的作品:第一幕改编自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第二幕改编自埃斯库罗斯的《七将攻忒拜》和欧里庇得斯的《腓尼基妇女》,第三幕则来自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三幕戏,重新构架了一部新的忒拜三部曲。“当我们把四个剧本串联起来考虑时,注意到了三个与之前单独看时感受不同的地方。一个是安提戈涅的发展变化,她从一开始的温顺女儿,到后来成为坚定表明立场的女斗士,甚至可以说到最后她变成了一个女恐怖分子。第二个,则是克瑞翁这个角色的整体发展变化,他一开始是恭顺的臣子,后来他被扔到权力中心,他要学会如何行使权力,并在权力中心生存下去。对于他来说,这也是一条非常艰难的路。第三,对于命运的传承,比如父亲诅咒儿子,似乎是父亲造成了儿子的死亡,整个家族的悲剧命运有一条清晰的线索。”导演斯蒂芬·基密西这样告诉本刊。

如此庞大的创作体量,演出最终却只有干净利落的两个半小时。出于简化的考虑,原剧本中的歌队被悉数删去了,尽管这其实是许多观众来看古希腊悲剧时最期待的部分。全剧一开始,舞台尚未亮起,便是两个童声在剧场里回荡,叙述了忒拜城的危机和长者歌队的入场,还未待人回过神来,接着便叙述了歌队退场,并且“一去不回”。这短短几分钟的序幕让人遐想联翩。在斯蒂芬·基密西看来:“孩子象征着天真无邪,他们尚未堕落腐化,尚未被社会的潮流所湮没,一切在他们身上都有可能,孩子的身上也寄托了我们的未来。除了这些联想因素外,我们将歌队前置,也是为了刻意与随后歌队的彻底消失形成对比。我们向民众提出的问题是:剧中的我们在哪里?我们能做些什么?剧中出现的不是索福克勒斯笔下的‘长者歌队’,而用‘少年歌队’来代替,这恰恰是为了告诉我们,这部戏关注的是未来,人类一个可能的民主化未来。”

舞台上,演员不时向观众大力呼喊、注目、指点。舞台下,“报信人”一角在剧场角落陡现,穿过观众席,却并不上场,而依旧站在台口下方、观众席与舞台之间,讲述故事源头。导演用了一切手段把观众拉进演出中,其用意很明显:歌队并不是消失了,因为观众此刻就是歌队,只不过这支歌队一直沉默。如果将整座剧院的空间都看作戏剧发生的场所,这种沉默导致了环绕舞台的巨大真空。真空迫近的压力到底是舞台上的人还是舞台下的人感受更强烈?无论如何,舞美设计的主旨就是要让这一张力通过反射而在剧场里不断循环。乍一看,舞台和去年李六乙版的《安提戈涅》极其相似:极简主义,裸色,方方正正大斜坡,然而,关键区别就在于,《俄狄浦斯城》的舞台尽头并不是平地,而是呈抛物线高高弯起,方向往回旋,从侧面看就像半截水管的横截面。“也可以看作一个波浪的浪头,回旋的表面能极好地反射回声,也接收观众席方向来的能量,并将之反射回去。”舞美设计卡提亚·哈斯告诉本刊。

陡峭的曲面还成就了另一个舞台调度,演员不断向最高点冲锋、攀爬,却注定要跌落,将命运不可抗拒的意味展现得淋漓尽致。借此也凸显了主要角色的性格,例如克瑞翁,旁人试图像西绪弗斯一样徒劳地尝试攻克这座不可能攀越的山峰时,他只是靠近曲面,登上几步,占据一个相对稳定的位置,或者干脆站在一个重心安全的地方用脚去狠蹬曲面,以示抗议。这部戏采用了一个女演员来反串克瑞翁一角,她在第三幕中充满个人魅力的表演令克瑞翁成了全剧中诠释得最精彩的角色。
斯蒂芬·基密西承认,反串的安排和演员苏珊娜·沃尔夫的个人特质有密切关系,可以说有了这个演员,才诞生了女克瑞翁的设想,然而另一方面,他始终强调角色形象上的中性化意义:“因为(男性)权力的机制和变形在女性身上能够得到更好的展现。”全剧的服装设计的中心也是围绕这一点,所有角色无论男女,都穿造型类似的单色贴身上衣和宽摆长裙(或裙裤),脚蹬黑色布洛克硬皮鞋。“强有力的颜色为强有力的人物形象而设计。我们的确尝试过让演员光脚演出,但这在我们看来过于神秘主义,也过于接地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