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演出 > 正文

《蒋公的面子》:我们要和当代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对话(2)

2013-09-29 11:12 作者:赵妍、赵相杰来源:时代周报
“所有的好戏都是指出道德的边缘所在、困境所在。《蒋公的面子》之所以火,不是因为戏里有抗战和‘文革’的悲剧,而是因为人性中永远不可能改变的悲剧性和喜剧性,因为我们自己这种卑微的状态。”

《蒋公的面子》后台化妆。   CFP 供图

《蒋公的面子》的故事,就从“蒋介石自以为他能搞定”开始。

1943年5月,蒋介石正式出任中央大学校长。“他做校长以后,大多数学生很高兴,因为学生认为国家元首来做校长,学生不闹了。”吕效平说,“但是教授们不高兴了,教授们认为以你的学识、经历,做党校、军校校长差不多,做中央大学的校长,你能做学术吗?你能终身献身于学术吗?你能不问党派只做学术吗?有些教授扬言要走。”

在南京大学中文系广为流传的故事便是“蒋介石当时想请中文系最有影响的教授吃年夜饭,希望跟大家进行沟通把这件事情搞定”。“但是据说我们系里这三个老先生就很犯难,给不给蒋介石这个面子呢?但我们的老师也没有跟我们说,他们最终是去了还是没有去。”吕效平说。

这三位老教授在《蒋公的面子》里成为了时任道、夏小山、卞从周三人。三个人物性格特点鲜明,时任道思想进步,追求民主自由和学术独立,他的学生呼吁抗日,上街游行被当局打死,他斥蒋介石为独裁者,因而拒绝赴宴。但令他为难的是,他同时又有求于老蒋—他在桂林的一批藏书朝不保夕,很想通过蒋介石保住这批书并运回重庆来。于是,他想到了一个近乎黑色幽默的“好办法”—自己保住面子,让别人去赴宴帮他说情挽回藏书。更大的黑色幽默在于,他想拿回藏书并不是因为有多么爱书,而是想变卖以度日—因其一贯的清高,家中已经快揭不开锅了,时太太甚至瞒着他去向他素来看不惯的卞从周借钱。

夏小山是一个看似中立实则骑墙的代表,他没有明确的政治倾向,与人为善,极爱美食和麻将。他听说宴会上将有一道老字号的火腿烧豆腐,因而心驰神往。但他之前在学生面前扬言不承认蒋介石这个校长,出于文人的面子和虚荣,如今这封请柬令他为难了。他提议把请柬上的蒋校长改成蒋院长(行政院长)或蒋委员长(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就同意赴宴。蒋公的面子其实不重要,自己的面子才是最要紧的。

卞从周则是与体制合作的知识分子的代表。他不鼓励学生游行,给《中央日报》撰稿,支持国民政府。接到蒋公的请柬后,他竭力主张并力图说服两位同侪同去赴宴,并抛出了两大诱惑—时任道的藏书、夏小山的火腿烧豆腐。但再三鼓动未果,并被时任道和夏小山斥为谄媚,从而恼羞成怒,面子下不去,也摆出一副不去赴宴的姿态。

“夏小山的原型是胡小石,时任道的背景是陈中凡。卞从周则完全是一个捏造的人物。”吕效平说,“无论三位教授有着怎样的差别,是拥蒋还是反蒋,总体上看,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价值,就是知识分子人格的独立。他们并不把蒋介石请吃饭当做是皇帝的赐宴。即使是建制化的卞从周也没有这种倾向。”

没接到关于“文革”戏的批评

“1943年三位教授激烈争论要不要给蒋公面子”并不是《蒋公的面子》的全部—“文革”中,曾经三位“蒋介石请吃饭,还要考虑一下”的老先生,被要求交代是否接受蒋氏邀请。

“加入这段,是我们想直接地批评这么多年以来对大学教授的精神奴役,采用了一个非艺术的简单化的方式。”吕效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实我们认为最好的方式就是一张桌子、一个整块的时间把这个故事演下来,希望故事发生的时间和我们演出的时间是完全一样的,不要有跨度。加入这段是因为两个因素做的妥协,最要紧的因素是我们自己才气不足,我们的才气不足以一张麻将桌就有充沛的剧场审美资源的戏。另一个原因是我们稍微有点着急想表达我们的想法,想把当今的精神状态和那时老师们的精神状态做一个鲜明的比较。但这个表现太直接了一点,我认为如果我们的才气更好一点肯定要把它改掉,但现在没有这个才气。”

“现在媒体上讲‘文革’的也多了,不只我们一家。所以江苏省委宣传部、市委宣传部、南京大学党委没有任何人批评我们,迄今为止没有听到任何关于我们这段戏的批评。”吕效平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