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完美教师意外遇害(2)

2013-09-27 13:37 作者:王珑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9期
质朴、和蔼、勤勉、认真,在师友、同事、学生的口中,孙武康获得的评价一致:一名难以多得的教师,一位严格却不刻板的高三班主任。而这样的教师却遭遇了被自己学生割喉杀害的意外,着实令每一位教育从业者感到痛心与无力。

教师

临川二中的班级按照学习成绩高低分为“零班”、“快班”和“普通班”。孙武康老师从高一时开始担任2011级(2)班的班主任,这是个“普通班”。高二开学后不到两个月,(30)班之前的班主任孔祥辉,50岁左右的物理教师,因为自己家里有事请辞了班主任。由于(2)班人数相对较少,这个班被拆掉,孙武康老师被调到(30)班接任班主任。(30)班是个“快班”,但在“快班”里算是较差的。在事发前,他作为班主任教了雷向捷将近一年的时间了。今年9月开学,这是孙武康老师第一次带高三毕业班的班主任。王本荣告诉本刊记者:“孙老师带了这个班以后,他们班的成绩和纪律明显好了很多,以前走过他们班总是闹哄哄的。”

孙武康老师1981年生人,本科和硕士均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他是临川二中全校最勤勉的教师,一个人带三个毕业班的化学课,又是高三(30)班的班主任,还兼着化学竞赛的辅导,教出过两个全省竞赛第一名。高三年级有115名教师,只评选9名全校优秀教师,他是其中之一。“一个30岁出头的人,头发都花白了,你可以想见他的兢兢业业。”陈伯荣告诉本刊记者。毕业班、班主任、带竞赛,这些都是需要付出心血、性价比却不高的工作内容,但孙武康真心喜欢教学。“高三只有周六晚上和周日下午休息,他是那种如果家里没事,周日还会到办公室备课的人。一般教师的教案上只列个提纲,他的教案上写得密密麻麻,而且,他从工作第一天起就记工作笔记,一天都不落下。”彭存洛向本刊记者回忆。

孙武康的家在临川二中老校区附近的清华国际学园,50多平方米,家具简单,窗户朝北,现在月供还没还完。他的妻子姓毛,在抚州市区的临川第十小学教书,从临川二中过去要乘30分钟的公交车。之前妻子带着女儿住在娘家,这样一是有人照顾,二是孙武康自己可以全身心带毕业班。早上的晨读,白天的课程,晚上的自修,都需要班主任清点人数,为防止意外他还得手机24小时开机,他的手机是那种型号最原始的诺基亚。他凡事亲力亲为,连给各班登记分数的事也从来不让班干部代劳。

临川二中办公室主任熊海水告诉本刊记者,孙武康2008年硕士毕业来到临川二中工作,此前,他有四位本科同班同学2005年就在这里工作了:吴胜、叶家飞、滕利芳、黄艳丽。在南昌外国语学校任教的黎老师与孙武康大学同寝室,他在事发前的周日刚和孙老师通了45分钟的电话,说起他读了研究生本可以去企业做研发,最后还是选择了当时本科学历就能做的教师,有没有觉得不值。“这有什么值不值,就是自己爱好呗。”孙武康回答。

邱春新是孙武康本科班级的辅导员:“孙武康的专业考试成绩一直在班里排前三名,他也因此被推荐免试读研。他四年里一直背着一只灰色的斜挎包,穿着很简朴。”同事王本荣说,“这个人啊,麻将不会打,不抽烟,喝酒也就一瓶啤酒。平时特别节俭,从来没见他买过名牌衣服。虽然家里条件不算好,但他对朋友很大方,一起吃饭经常抢着买单。”

孙武康的QQ名叫“上进boy”。他在个人说明一栏里写着:“既然决定去做一件事,就要把它做完,做好。这个世界只承认成功者,而要成功,就要奋斗。”他的人生轨迹也是如此,靠着个人的刻苦,一步一步前进。出生于江西省吉水县黄桥镇上金壁村的孙武康是全村人的骄傲,他是村里第一个研究生。为了当教师有一副好身体,他每天6点起床跑步,每年参加校运动会的1万米赛跑;为了感受教师上课的气场,他求学时每节课都坐在课堂的第一排;为了当好班主任,他第一次带班的时候给各位师友轮番打电话,求教班级管理的经验。

“这事出来后,网上有些人怀疑孙武康对待学生太严厉了,刺激了青春期孩子的逆反心理。这话太伤人了,也不可能。这样一个幽默的人绝不是一些网友想象的那样刻板教条、激起学生怨念的闷葫芦。”孙武康的师友告诉本刊记者。多位教师告诉本刊记者,孙武康对学生的沟通很讲究方式方法,从来没有打骂。“他确实很负责,常到班级门口转,但这会让那些不爱学习的学生反感吧。”
学校

作为“江西省优秀重点中学”的临川二中以其“管理严,教风良,学风好,校风优,质量高”闻名省内外。临川二中位于抚州市临川区上顿渡镇,不远处就是临川一中。近年高考,江西省有几乎一半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来自这两所学校,出自这里的全省文、理状元也屡见不鲜。因此,整个江西省,包括南昌市的家长们慕名把孩子送来,交上万元的择校费,在周边租房子陪读。临川,又被称为江西的“高考基地”。

抚州市教育局调研员胡雨龙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全国有大约1000个县的教育系统工作人员来临川考察过,常提出这样的疑问,说你们的硬件条件也没我们好,师资也没有比我们强多少,为什么那么多学生考上名牌大学?

“我是这么回答的,原因很多,涉及历史传承、政府重视、社会支持、学校与家庭努力等方方面面,但是,如果要高度概括,就是一个字——‘逼’,古有‘逼上梁山’,今有‘逼上北大清华’。就是通过校际之间、班级之间、学生之间近距离的竞争,把人的潜能激发到极致。这种模式不是江西抚州的特产,湖北黄冈、山东曲阜、河北衡水等地莫不如此。优质学校本身就是稀缺资源,学习本来就是一件苦差事,在我们国家应试教育体制不发生变化的前提下,这就是‘华山一条路’。而且,抚州这种‘苦读苦教’的教育文化是当地教育资源决定的,整个江西省,211学校只有一所,江西的经济文化水平在全国来看也是相对落后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江西的孩子不读书,怎么闯出来?以后怎么跟北京、上海的孩子比?所以,江西省各地的家长慕名把孩子送到临川来读书,希望能提高孩子的成绩,这个大背景是要必须看到的,当然不排除一些家长的期望值过高,也给孩子造成了过大压力。”胡雨龙说。

临川二中现有新、旧两个校区,新校区大约80%的建设经费来自外地学生的择校费。根据学生中考成绩的差异,择校费分为几档:6000多元、8000多元、1万多元,2.4万元封顶。该校现有初、高中6个年级,174个教学班,平均每个班级约有70人,人多的班达到90人左右。其中,高三年级有37个班,如果再加上挂靠在该校名下的高考复读班,总计有51个毕业班。

临川二中以优质生源为主,学生本身的学习习惯就好,对于所谓的“苦读苦教”并没有不适应。“对于交了择校费的学生,只要他们愿意学,接受这套教育体系,我们有信心大幅度提升他们的成绩。”陈伯荣说。根据临川二中夏季作息时间表,5点55分起床,21点50分第三节晚自修下课,每日三餐从开饭到上课预备铃分别有45、150、65分钟的休息时间。临川二中总体的二本院校录取率在60%以上,考不上二本的就属于比较差的学生。

该校的老师们告诉本刊记者,事发后,大家夜里很难睡着,虽然上课难以打起精神,但在课堂上只能表现出坚强,来安慰那些受到惊吓的孩子们。在QQ群里,大家反复讨论着这件事,从最初对雷向捷的愤慨,为孙武康而伤心,到之后对教学方式的探讨。像雷向捷这样的“双差生”,大概占一个年级的5%,按照一个年级2500人的基数计算,这样的学生也不算少。但“双差生”不可能被轻易开除,这个过程需要层层申报。因此,雷向捷在这样的“超级学校”里度日如年,家长怀揣着望子成龙的迫切心愿,老师期望着通过长期谈心感化他,但雷向捷想得到的其实只是退出的许可。当性格偏激的学生,陷入他所厌恶的环境中不能逃离,对象不明的怨恨愈积愈深,直至一次导火索的出现。哪怕面对的是一名完美的教师,作为极端个案的悲剧仍然不可逆转地发生了。

陈伯荣老师在《教育之殇国之痛——沉痛悼念孙武康老师》一文中这样写道:“此次事件中,受害最深的不仅是死者及其家人,还有学校和活着的老师,而最需要抚慰的恰恰是他们。老师的职业,已然成为高风险的职业。”

应要求,文中部分被采访者为化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