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刘阳:圆明园流散文物的寻觅者(3)

2013-09-26 10:30 作者:吴丽玮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9期
影视制作专业出身的刘阳爱好老北京的历史,结果他把爱好玩成了专业,并且做着一件很多人关注,却始终没人潜心去搞的研究——调查流散在外的圆明园文物。

清嘉庆 绿地白彩缠枝牡丹寿字纹瓶,瓶底贴有“Fonthill Heir-looms”收藏签,署“大清嘉庆年制”篆书款 (放山居旧藏)

刘阳的工资收入很低,每年靠一些稿费、顾问费或者出书再填补一些收入。在周围科班、高学历的同事笼罩下,影视制作本科毕业的他绝对是少数派,但他是因为兴趣才来的圆明园,因此比其他人活得潇洒。刘阳和妻子都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不需为房子和生计发愁,他把大部分收入放在研究上也不会觉得负担沉重。“90年代末网络刚兴起的时候,我在聊天室和论坛里认识了一些和我同龄的对老北京历史感兴趣的人,但那时20岁出头的年纪,还有心情一起玩,现在30多岁没人有闲工夫干这些了。”

研究支出中的大头在出国考察和购买珍贵资料。刘阳曾自费去了日本和法国,在东京跑了几家博物馆,没什么收获,去法国算是边度蜜月边考察,当时法国下大雪,遗憾地没去成枫丹白露宫。有时为了节省费用,他也会盘算着等国外的展览到香港或台湾地区展出时再去。刘阳还组织过一次海外寻宝团队行,他自己拉来赞助,带着圆明园其他研究人员一起去美国探访各大博物馆。“之所以选美国我是有点私心的,当时我已经没钱了,就想借这个机会把最贵的美国去了,有了美国签证,以后再去其他国家也比较容易。”刘阳说,但这次声势很大的海外寻宝行动效果并不好,“很多媒体都宣传我们是去追讨文物的,美国有些博物馆因此就不太配合。而且行程太赶,不能潜下心来慢慢研究”。

除了购买拍卖行精美图册需要的花销外,刘阳把大量的钱投入到购买老照片上。老照片是刘阳摸索出的研究圆明园文物的另一途径。“最贵的一张圆明园照片是在香港一个卖照片的小店淘的,1万港币。”搜集老照片的渠道很杂,也很不容易,有些是在收集的圆明园书籍中获得的线索,有些是在eBay上搜索到的圆明园二手老照片。刘阳曾在潘家园淘了一本书叫《Peking》,是民国时期的外国人写的,里面用了一幅德国摄影师佩克·哈默尔拍的圆明园照片。“这个德国人的信息很难找,我是在去香港看展览的时候托朋友用德语的Google查的。先查他具体是哪里人、死在哪里,找当地的博物馆或美术馆问,他死后有没有把老照片捐献出来。很巧的是我找到了他侄女的博客,于是发了封邮件给她,她很帮忙,不但帮我扫描了这张照片,还送了我另一张哈默尔拍的圆明园扫描件。”在eBay上搜索,有时能幸运地遇上极佳的老照片。“我一共买过五六十张,一共花了几万块钱。”eBay是带拍卖性质的购物网站,刘阳还遇到过一些很好的照片,但因为自己出价不够高被别人买走了。

无论是研究一些清宫的器物记载资料,还是分析老照片中的图景,都必须配合目前流散在外的文物做比对。刘阳只能靠记忆把他们相互匹配,方法简陋,效率也不高。“我在一张瑞典汉学家喜仁龙拍的远瀛观老照片上看到石柱下面的石刻构件,觉得很眼熟,想了很久才想到,我曾经在北大附小院里见过。我是偶尔去办事路过时见过一次,这么多年来没人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把它搞清楚真是太偶然了。”

对于个人来说,调查清楚流散文物的确困难重重。1946年,国民政府教育部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曾牵头组织一次对甲午战争后日本侵占中国文物的全面调查,这是20世纪以来中国最严谨的一次流散文物调查。参与此次调查的专家中目前只有文物界老前辈谢辰生健在,他向本刊记者对比了当时那次调查与圆明园文物调查的难易:1946年的调查得到了政府支持,通过图书馆、旧书店,郑振铎等人依靠私人关系找到的私人收藏等途径,在半年时间内他们获得了220多种资料,利用9个月时间整理出侵占文物的名录和去向。“这些资料大多是日本人所写的,因此名字和去向都很清楚,因为日本人看中文物的价值,他们也不认为自己是非法所得,所以收藏文物的人也都很愿意公布出来。但英法联军当时并不清楚文物的价值,抢回去是为了赚钱,他们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况且当时是靠国家动员来搜集的文献,现在依靠一个人的力量找全资料很难。”

最受人关注的圆明园文物追讨事件莫过于几次反对兽首的拍卖。“国宝工程公益基金”总干事牛宪锋告诉本刊,2003年,香港苏富比拍卖行准备拍卖海晏堂的猪首,当时还名为“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的“国宝工程公益基金”获知这一消息,通过拍卖行与美国的卖家取得了联系,最终文物通过私下购买的方式,由澳门首富何鸿燊以600多万港币的价格将其买下捐回国内。2009年,巴黎佳士得拍卖行准备拍卖鼠首和兔首,“国宝工程公益基金”委托法国律师起诉了拍卖行但败诉。“收藏家蔡铭超对我们说,如果无法阻止兽首上拍,他可以以高价竞得,但不付钱,否则文物被人买走可能又会消失了。”最终蔡铭超以2800万欧元拍下文物但拒不付款。“我们起诉了拍卖行,这件文物有了案底,以后很难再出手。拍卖行曾与我们协商兽首如何处理,我们的意见是必须由企业购买后捐给中国,最后是由皮诺家族无偿捐回了中国,但实际上皮诺家族本身就是佳士得的股东,而且两兽首的拥有者是圣罗兰和他的伴侣,圣罗兰品牌也属于皮诺家族。”

牛宪锋说,该基金会更多关注的是被破坏的不可移动文物,因此他们没再关注更多的圆明园文物。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在逐渐认可,民间收藏同样也能达到流散文物回归中国的目的。在周海圣看来,蔡铭超的行为给华人收藏家带来了一些麻烦。“他做了一个最坏的榜样,导致现在很多拍卖公司都针对中国的买家要求支付高额的定金。”周海圣说,约从2000年开始,中国买家在国际收藏市场上不断崛起,已经有大规模的海外流散文物被回购回国。“几乎欧美市场上博物馆、艺术馆收藏级别的中国艺术品都是被中国人买回来的,拍卖的情况常常是几个中国买家竞价,外国人旁观。”刘阳说,因为兽首引起了轩然大波,现在拍卖行对待圆明园文物的态度变得很暧昧。一方面,圆明园文物的价值在不断上涨,另一方面他们又要在介绍中避免出现“圆明园”字样以免惹麻烦。刘阳说:“拍卖行会用‘放山居’、‘慎德堂’或者藏家曾参与过1860年对清政府的战争等类似的标签暗示竞拍者。”但是因为国内的研究者对圆明园文物所知甚少,这样的暗示往往很奏效,不会引人注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