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刘阳:圆明园流散文物的寻觅者

2013-09-26 10:30 作者:吴丽玮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9期
影视制作专业出身的刘阳爱好老北京的历史,结果他把爱好玩成了专业,并且做着一件很多人关注,却始终没人潜心去搞的研究——调查流散在外的圆明园文物。

刘阳

左图:清乾隆 胭脂红地轧道锦纹粉彩缠枝花卉纹梅瓶(放山居旧藏);右图:清乾隆 浅黄地洋彩锦上添花“万寿连延”图长颈葫芦瓶(放山居旧藏)

寻找的路径

圆明园的流散文物有哪些?究竟散落在哪里?除了刘阳,可能再找不出第二个人去认真调查这件事。

刘阳今年32岁,他从15岁开始断断续续整理圆明园流散文物的资料。刘阳说,他十几岁时才第一次走进圆明园,比同龄的其他北京孩子来得都晚些。但因为当时圆明园内的展览表现出强烈的民族情绪,他也第一次得知圆明园在乾隆年间的地位毫不逊色于故宫,由此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刘阳是一个北京历史的狂热爱好者,上中学时,他经常在课余时间走街串巷,寻访古迹。爱上圆明园后,每个月他都要到圆明园后面的书市转一圈,看到关于圆明园的新书就买回来,再加上订阅的文物类报纸和杂志,没事干时就按照书上的线索在街巷里寻找文物散落的踪迹。

2001年,刘阳本科毕业,因为家里没有负担,他没出去工作,于是花在圆明园研究上的时间更多了。一开始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散落在国内的各种石刻物件上,这些文物大多处于开放的环境,踪迹可寻。除了逛北京胡同,有时他会买一张夕发朝至的火车票去沈阳、南京、苏州等地寻访。最初是按图索骥,这些有过较为规范记载的文物大多位于北京大学、中山公园、国家图书馆分馆、颐和园等地。逐渐地,一些七七八八文章中的只言片语也成了他寻访的线索。“有一次看到一个老干部写‘达园宾馆’的纪念文章,写它的历史时提到院内有一个原来放在圆明园大宫门外的前湖碑,于是就自己跑去找、拍照。”刘阳说,很多圆明园文物都零散分布在北京的一些私宅内,去参观时常吃闭门羹,为了一睹真容,有时去三五回才能幸运地进去看上一次。

在这一时期刘阳常在平媒和网络上发表关于圆明园的文章,因此得到了圆明园遗址公园一位老领导的赏识。2004年,他得以进入圆明园管理处工作。但圆明园的工作并不如他所想象,很快他就发现,包括圆明园在内,国内几乎没有专门研究圆明园历史的学术机构,他虽然在文史处,所做工作也仅是编写景点介绍牌、检查石刻、在圆明园展览馆搞布展和讲解的工作,在工作中他唯一获得的学术资料是一次整理旧物时翻到的几张翻拍的模糊圆明园老照片。

圆明园内最有价值的瓷器、玉器、书画等文物大多被英法联军劫掠到海外,除了一部分被收藏在各大博物馆和美术馆外,绝大多数都被军官私人收藏。随着几次拍卖海晏堂铜兽首引起的轩然大波,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圆明园文物。在这种情况下,形形色色的人因刘阳的名气和圆明园任职的身份找上门来,刘阳说半年内他就曾接到过13个电话,每一个都信誓旦旦说自己拥有龙首,希望刘阳能帮忙宣传,最后证明没一个是真的。当然也有货真价实的收藏家慕名而来,刘阳由此得以接触到世界上一流的收藏圈子,从而获得了更多珍贵的圆明园文物资料。

台湾古董商周海圣对本刊记者说,在注意到刘阳发表的文章和出的两本小书后,他决定到圆明园来结识此人。了解到刘阳是一个纯中立的研究者,周海圣帮助他认识了更多收藏界的朋友,同时也接触到了国际顶级的中国文物拍卖活动。就刘阳目前的能力而言,能够了解海外私人收藏的通道只能是拍卖市场。尽管拍卖圆明园文物一次次挑起了国人敏感的神经,但拍卖过程中透露出的详细数据和照片为收集圆明园旧藏文物的信息提供了重要依据。刘阳说,国外的拍卖行中他一般只会关注苏富比、佳士得和邦瀚斯三家,因为他们的拍品都比较可靠。“因为我不懂瓷器、字画的鉴别,只能依靠他们的把关来为自己收集资料。”刘阳说,拍卖行会为每次拍卖会准备精美图册,提供拍品较为详细的介绍和高清晰照片。英国佳士得拍卖行曾举办过三次“放山居”圆明园文物专场拍卖会,前两次分别是1965年和1971年,最近的一次在2004年。他曾向周海圣求助寻找这几次拍卖会的图册,2004年的这本比较好找,最早的那本周海圣托了国外朋友帮忙影印了一份。刘阳说,一次他得知,英国的一场拍卖会上将有一个出自圆明园的怀表,他托前去参加竞拍的周海圣带一本图册回来。“没想到他直接把怀表买了回来,还在台北找了专业的文物摄影师在棚内拍了照送给我,光是拍照就要8万~10万新台币。”

在这种散漫的调查过程中,刘阳逐渐总结出几条清晰的文物判断标准。

最容易辨明身份的是从英法劫掠者手中直接进入到欧美博物馆的藏品。侵华法军总司令蒙托邦把从圆明园劫掠来的最精美文物献给了拿破仑三世和欧仁妮皇后,这些文物被收藏在枫丹白露宫中的中国馆里。巴黎荣军院军事博物馆、法国国家图书馆等地也都有类似来源清晰,未经转手的圆明园旧藏。还有少部分文物虽转手多次但传承有序至今,例如“清乾隆御制碧玉泥金佛狮”,由整块优质和田碧玉大原石雕琢而成,被当时的英军对华全权大臣额尔金第八代伯爵(James Bruce,8th Earl of Elgin)从圆明园掠走,之后被其曾孙继承,后又由巴隆·阿灵顿第三代男爵(3rd Baron Alington)收藏,并于1940年传承给自己的女儿,直至其2010年去世,这一珍贵玉器被公开拍卖,刘阳由此获得了该文物100多年来流转的信息。

有明确圆明园特征的文物,例如法国吉美博物馆的“圆明园”玺、法国国家图书馆藏《圆明园四十景图咏》以及国人最为熟悉的西洋楼海晏堂铜兽首等文物的身份也确定无疑。此外,《颙琰童年像》、《道光帝喜溢秋庭图》、《南宋苏汉臣百子嬉春图页》等有档案明确记载为圆明园旧藏的文物也无可争议。同样,盖有“圆明园宝”、“淳化轩”、“淳化轩图书珍秘宝”等圆明园专用鉴藏印的书画作品也确属圆明园文物。淳化轩是乾隆皇帝设于圆明园中的御书房,位于畅春园正中。收藏于大阪市立美术馆的《骏骨图》由南宋末画家龚开所画,这幅画右上角印有“淳化轩图书珍秘宝”印和“淳化轩”朱文长方印,说明此画原藏于圆明园淳化轩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