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争看弱叶堕烟海——酒令及其文化

2013-09-25 15:31 作者:闫志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酒令是一种在酒席宴上,众多饮者按照一定规则和次序进行饮酒的游戏。作为极具中国特色的会饮游戏,行酒令犹如赌赛,输家不免多饮,胜者也有赏爵,目的是使在场者意兴阑珊、极欢而散。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描绘《红楼梦》第六十二回的场景(清代孙温绘)

酒令溯源

由于传统酒令规则严密,游戏参与者莫不严肃以待,形式如同朝堂行政,故而酒令亦有“觞政”之称。汉代刘向《说苑·善说》中云:“(战国)魏文侯与大夫饮酒,使公乘不仁为觞政。”行令程序也相当严格有序。座客中提议或主持行令的人被称作令官或令主,令官要先饮一杯令酒,之后提出行令,限定题目、形式和要求,以及罚酒规矩等,此谓“出令”。出令后一般由令官起令,也有掷骰子决定由谁起令。起令后逐个行令谓之“随令”,一人行完一轮酒令称作“完令”,所有参与者行令一轮是为“收令”,收令后也可以重新开始。

酒令及其别名皆突出一个“令”字,蕴含了命令、秩序、规则的意义。“酒令大于军令”(故事见《史记·齐悼王世家》),是所有饮酒者对酒令规矩的一致尊崇。因此有人将酒令的起源追溯至西周初年的《尚书·酒诰》,并非毫无道理。

作为游戏的酒令最早的形式是投壶。投壶之戏流行于东周秦汉,其形式是双方对垒,将箭在一定距离外掷入壶中。由于壶口窄小,若想在数步外准确投中有相当难度,自然成为分定胜负的游戏。其实,《左传·昭公十二年》记载晋侯与齐侯会饮,席间便有投壶游戏。投壶可能源于周代的“射礼”。射礼由“乡射”、“大射”两种级别的射礼组成,其目的是“教民习战”,同时也有选拔贵族子弟入仕的“选举”功能(先秦儒学教育课程中有“射”一科,其源来自射礼选拔人才的功能)。射礼一般在学宫举行,其程序大体是将射者分成两队,分别射靶,以中靶数量计算成绩。射礼一般伴随着乡饮酒礼、燕礼等酒会,射箭成绩的高下不仅有物质赏罚,而且往往成为饮酒的标准。由此可见,投壶是射礼的简化形式,且早已剔除了“选士”的政治功能,演变成仅仅是侑酒的游戏。

酒令分类

随着时代演进,酒令的种类和花样越来越多。清人俞敦培的《酒令丛钞》将酒令分为古令、雅令、通令和筹令四种。但观其书,所分四类中古令与其他三令多有重叠。后人也有按照具体游戏规则将酒令细分成300余种。今人王仁湘先生在中国饮食文化研究领域建树颇丰,他将酒令分为筹令、雅令、骰令、通令四类。此一分类较之以往更加科学,但是其中的筹令、骰令和通令之间的相近之处也颇多,而雅令却与上述三者差别较大。因此这一分类仍未臻善。王宝明先生的分类体系也是四大类,但真正涵盖酒令游戏的是其所谓“语言文字形式的酒令”和“游戏形式的酒令”两大类。这一分类看似粗疏,但最大程度地区分了酒令的性质。

从各家的分类不难看出,酒令的两大基本形式:一为借助工具进行游戏,一为纯粹的语言文字游戏而无需借助任何工具。其中以前者类目众多、形式繁复,大体可分为筹令、骰令和通令三种。
所谓筹令,就是以抽签方式决定饮酒者,所抽之签即是酒筹。酒筹上会预先写有饮酒准则,其语言有用经典文献、小说戏曲人物、历史人物等,也有自然景物,但无不以成系列为标准。1982年,江苏丹徒丁卯桥一座唐代银器窖藏被发现,其中出土了一套银质涂金酒筹。这套酒筹包括令筹50枚、令旗一面、令纛杆一件、龟形筹筒一件。令筹上錾刻令辞均出自《论语》章句,如:

一箪食、一瓢饮自酌五分
      敏于事而慎于言放(即不需饮酒)
      食不厌精劝主人五分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录事五分
      ……

属于典型的经典章句类。

上举《酒令丛钞》在“筹令”目类下有“红楼人镜”、“水浒酒筹”、“西厢记酒筹”等条,显然是以小说戏曲人物为令辞;而“饮中八仙令”、“无双酒谱”等则是历史人物。中国的传奇小说出自传统史传文学,喜好塑造群体形象,读者耳熟能详者如“十三太保”、“八大锤”、“金陵十二钗”等,其实脱胎于《后汉书·党锢列传》中的“八俊”、《元史》中的“四狗”等历史叙事。正因有此“群体形象”(无论真实的还是虚构的),才使这类令筹的令辞各具特色又互有联系,游戏起来妙趣横生。

筹令中最著名的则是小说《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的一则。该回描写宝玉过生辰,众姐妹和随侍丫鬟夜聚怡红院为其庆生,由于参与者多数是文化程度较低的丫鬟,所以就采用雅俗皆宜的筹令作为行酒助乐的游戏。小说写道:“晴雯拿了一个竹雕的签筒来,里面装着象牙花名签子。”在作者的妙笔安排下,牙签令辞以花为名规定抽签者的饮酒方式及数量,既符合“群芳夜宴”的身份与氛围,又在令辞中隐含了在座者的未来命运。

骰令是指以投掷骰子行令饮酒。相传三国曹植首创骰子,形状立体多面,每面刻有点数,点内涂色,故又称“色子”。有的骰子用名贵玉石制成,故而掷骰又称“投琼”。骰令有两种行令方式,一种是单以投掷骰子决定饮酒形式。《红楼梦》六十三回中,麝月起初建议玩“抢红”,即是投掷骰子时以所得红点多少定胜负。另一种则是作为游戏类酒令的辅助,如玩射覆时先依次掷骰,点数相同的配对行射覆之令;再如前举筹令行令之前也要经过掷骰,按所掷点数数到某人令其抽签。由于在行骰令时行令者及旁观者往往呼喝狂躁,元明之后渐为文人雅士所排斥,最终充于下潦,难登大雅之堂。

通令涵盖范围较广,包括击鼓传花、抛球、打杠子以及划拳等游戏。宋代诗人范成大《上元记吴中节物》有句云:“酒垆先迭鼓,灯市早投琼。”句中包含了掷骰和击鼓传花两种酒令。清代王韬的《淞隐漫录》中《李四娘》一篇有“猜拳交杯,击鼓传花”句,皆是通令游戏。通令形式简单,雅俗共赏,因此流行最广,至今仍有遗迹可循。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