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Ran > 正文

眼镜

2013-09-18 17:10 作者:洁尘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好玩的事情一般都是无聊的事情,好玩的时候一般也都是无聊的时候。在我,一直都是这样的。

(插画:孙佳)

【赏影】

日本女导演狄上直子的电影作品整个一个淡字。迄今为止,她的三部代表性作品,依序是《海鸥食堂》、《眼镜》和《厕所》。前后两部我都撰文感叹过,中间这一部《眼镜》,是2007年的作品,较之前后两部作品,淡得更加莫名其妙,淡成影子,无从把握。

前段时间,在网上搜电影,看到有《眼镜》,于是又看了一遍。

淡成影子。这个我之前的观感没错。

影子也好看呢,只要静下心来,细细端详,影子里有好多味道呢。

一个叫中村的戴眼镜的中年女人(后面可以知道她的职业是大学教授),来到僻静海岛上的一个“哈曼达”的旅店。旅店老板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长相平庸,性格开朗,一切似乎都是一付无可无不可的样子;旅店里有一个古怪的戴眼镜的老太婆,半是主人半是客人,她名叫樱花,在附近的海滩卖刨冰(要到后面才知道樱花挺厉害,是一个周游世界的人物);经常来酒店帮忙兼玩耍的有一个附近小学的年轻女教师,也戴眼镜;再到后面,中村的一个戴眼镜的男学生尾随上岛,来到了“哈曼达”……

这五个眼镜,汇聚在一个地广人稀的海岛和一个乏人问津的旅店里,该有多少故事可以讲?比如旅店老板跟樱花老太婆之间是什么关系?大学女教授跟她的学生之间是什么关系?那个青年女教师又跟这些人之间可能发生什么关系?……封闭环境里,五个各怀心事的人,这是典型的推理小说的故事土壤,也是畸恋故事的培育温床……

但是,狄上直子就是狄上直子,她关闭了这个故事各种可能性的各种通道,她就让它没有故事;她让她的人物没有来路,没有去处,就悬置在此时此刻并安于当下。从这个角度讲,狄上直子深得佛家精髓呢。

没有故事的五个人,在一部电影里干什么呢?做早操,织围巾,吃龙虾,吃刨冰,吃烧烤,看朝阳,看夕阳,看海水……。

电影中唯一的一个波澜是在影片开始后不久。旅店里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没有玩的方式,除了对着海发呆,无所事事;房间还没有门,中村早上醒过来,看到樱花老太太端坐在她的床前,微笑着说早上好。中村有点被吓着了,她打听到岛上还有一家旅店叫做“玛里的皇宫”,急忙搬过去。老板热情迎接,并告知这家旅店给客人的各种安排,种地啦干活啦,反正这家店的风格就是不能闲着,劳动光荣积极有为。久违的药师丸博子饰演“玛里的皇宫”的老板,就演了一场戏,热情活泛,十分传神。中村教授一下子就被吓着了,相比之下,还是那个古怪静谧的“哈曼达”更适合自己,于是返回。

这一段戏让我觉得十分会心,其中那种隐晦的幽默感让人莞尔。我平生最怕的陌生人就是那种跟打了鸡血一样的积极热情且忍不住要分享要沟通要去感染别人的那种人。我觉得这种人就有攻击性。

在《眼镜》里,五个眼镜在海边一起吹风吃刨冰的那场戏,堪比《海鸥食堂》的四个墨镜看夕阳的那场戏:美景无敌,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有陪伴,无人声,影子投在阳光里,一股美妙的气在天地间穿梭流淌,全身毛孔都舒展开来。这种场景,很无聊,很好玩。好玩的事情一般都是无聊的事情,好玩的时候一般也都是无聊的时候。在我,一直都是这样的。

[ 原创艺文栏目“燃”内所有作品仅代表作者观点,感谢关注。 ]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