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不屈的人文学科

2013-09-17 09:50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斯蒂芬·平克“善意”地提议人文学科引进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新共和》杂志编辑利昂·维塞蒂尔认为这种做法并不可取:“对文学文本的科学解读没有什么启发意义,而且往往很可笑。”

利昂·维塞蒂尔

给科学划界

美国《新共和》杂志编辑利昂·维塞蒂尔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文学评论家莱昂内尔·特里林,1974年前往牛津学习哲学,他对当时流行的数理逻辑和语言分析不感兴趣,选择了跟以赛亚·伯林学习政治哲学,每个周六下午都泡在伯林家里。维塞蒂尔的崇拜者认为他跟伯林很像:二人都有渊博的学识,都是世界主义者。但是伯林的传记作者伊格纳季耶夫说,这种看法错得离谱:“伯林是纯粹的学者,而利昂是一个花花公子式的知识分子,胆子比伯林大多了。”另外,伯林也许有一些论敌,维塞蒂尔的论敌则是成群结队的——主要是科学主义者。

今年5月19日,维塞蒂尔应邀在美国布兰迪斯大学毕业典礼上致辞。他演讲的题目是《为人文学科辩护》。他说:“几十年来,在美国,我们一直见证着人文知识和人文方法不断遭到诋毁。我们生活的社会陶醉于技术之中,快乐甚至晕眩地受到功用、速度、效率和便利的支配。技术心智成了美国人的世界观,它指导我们更喜欢实际的问题,而不是意义问题,不去问事物的真假、善恶,而是问它们是如何运作的、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维塞蒂尔说,这是一个科学主义的时代。“科学主义不是科学。科学是祝福,科学主义则是诅咒。科学敏锐地意识到它的限度,谦卑地承认其结论都是暂时的;科学主义则是教条的,贩卖确定性。它随时准备提供一切问题的解决方法,因为它认为一切问题都能用科学加以解决,所以它向非科学问题提供科学的解答。科学主义喜欢总体性解释,它把科学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这是对实验和经验主义精神的背叛。”

他反复指出,科学在人类生活中的地位问题不是一个科学问题,它是一个哲学问题、人文学科的问题。“科学是否适合解决道德、政治和艺术问题,这不是科学能够回答的。这是哲学问题,而科学不是哲学,虽然哲学从一开始就乐于接纳科学。科学没有资格把它的概念和方法扩展到其领域之外,用各门科学的程序和结论来推断人生的做法很常见,但这样做是不正当的,其理由不在科学内部。科学确实有一套世界观,但它是否足以充当全面的世界观还是一个问题。穆齐尔曾经说,世界观是对世界的观点,也就是说,是对整个世界的观点。而科学立场的广度并不像其辩护者以为的那样大、那样全面。”

学主义者否认人类生存的各个领域、研究这些领域的各个学科之间存在着差异,认为它们之间没有质的差别,只是表面上不一样,而一种更深层的解释、科学的解释将展现它们背后的同一性。科学主义者不尊重各领域之间的界限,他们跨越这些界限,把所有的领域都吸收进他们的领域。他们不是多元论者,在单一可知性的概念之下,拒斥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的区别。德国哲学家狄尔泰于1883年写道:“不可能从自然的机械秩序中引出精神或灵性事实。人类精神世界的事实之间的关系说明,它们跟自然过程的一致性是不可通约的,人类世界的事实不能从属于关于自然的机械概念确立的事实。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看到自然知识的终点、独立的人文科学的起点。”

维塞蒂尔告诫毕业生:“不要相信人文学科已经过时了。如果普鲁斯特是一个神经科学家,那么你并不急需了解神经科学,因为你有普鲁斯特。如果简·奥斯汀是一位博弈论专家,那么你没有理由叛逃至博弈论,因为你有奥斯汀。只要我们还是会思考、能感受的动物,在爱、在想象、在受难、会死去,人文学科就是不可或缺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