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巫士与异见(3)

2013-09-16 10:10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这个意义上,展览呈示了异见,但还未显现超越束缚的巫师——“艺术家身上的乌托邦式的超验部分”。

 

林其蔚作品《端砚》(Ⅱ) ,这次他带来三组素描以及物件组合

细节的政治性

 

参展的中国艺术家中,郑波的作品从另一个角度对艺术的社会和政治边界进行了探问。他并不像朱帕蒂·高希那样,要求作品成为或参与一个社会运动。他更敏感于交流方式,通过制造幻想和表演的契机去轻轻触动权力结构,他说,“细节本身也有它自己的政治性”。

郑波此次展示的作品《安贝德卡尔》(Ambedkar)看似和之前的印度之行无关——发生地置放在香港,艺术家关注和访查了香港菲佣的生存状态,并将印度宪法之父安贝·德卡尔(BhimraoRamjiAmbedkar)的思想与意见注入内地与香港的社会阶级对话。他的创作实际上包含了“隐”和“显”两个部分:场外是艺术家和菲佣社群的关系建立。郑波花费大量时间,多次在香港街头菲佣周末聚会的固定场所寻访,通过一位在香港生活了28年的菲佣的讲述,找到一首在菲佣中有身份认同的情歌,然后组织菲佣社群街头表演和录制。在现场,他呈现给观众的主体作品《为她而歌》是一件互动装置:悬挂在展室中央的、用铸铁打造的巨大喇叭,以及一个置放其上的小型播放器,里面装有那件录像作品。当观众受邀站在喇叭前,随播放器一起放声高唱,作品就循环播放下去,而当观众无声,作品也就静默。在这里,“大喇叭”的符号意象意味着一个阶层的“发声”,观众的角色也不止于游戏,他的涉入及涉入后的自然选择指向不同社群之间共存的意愿:或对话,或隔断。这件作品可能会让一些观众感到不舒服,因为按照郑波的设计,“展厅里面既是游戏,其实也是一个‘PedagogicalEncounter’,即教学情境,只是这个教学的权力结构不像我们以前谈的支配和被支配的关系那么死板”。

郑波擅长创造和观者互动的参与式平台,即一种“社会参与式艺术”(SociallyEngagedArt),这也是他近两年在中国美术学院讲授的课题。他说,跟学生讲“社会空间基础”这门课时,常带他们从美院出来,沿邻西湖边的南山路走一圈,一路会经过咖啡馆、餐厅、名车展厅等地点,他让学生短暂进入并感受这些不同的社会空间,最后回到浙江美术馆,“这就是把社会空间和机制批判结合在一起”。

郑波作为艺术家的经历比较有意思:他生在北京,去美国念大学,毕业后到香港工作,在一家国际咨询公司做了4年,在2003年辞职考入香港中文大学读MFA(艺术创作硕士)之前,他和当代艺术并无任何关系。他只是从大学开始就喜欢画画,尤喜画人像,据他说,倒不是为了画那张画,而是为了画的“过程”,因为可以和模特聊天,这种一对一的深入交流过程让他着迷。这一特性后来就一直驻留在他的创作中。2004年,已经在香港生活了5年的郑波第一次想到做跟菲佣有关的作品,那次他走访了5家人的菲佣或印佣,请每人都讲个笑话给他听,由此激发的菲佣-雇主-艺术家之间的交叉反应构成了作品。到2008年,他做了《贾里布群岛》,通过信件、录像、表格和讨论的方式,“建构”了一个时间倒转的岛屿为生活场域,并第一次以组织讨论会的形式让人群进入作品中。

《安贝德卡尔》最终还是回到了艺术家的印度经验。郑波曾说,他到印度驻村,最大的感想是观察到“平等”和“阶层”的问题。而在作品的“讲述”中,他缓慢意识到自己是在完成一个关于平等的对话。

(实习记者尤帆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