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利益与公平(2)

2013-09-10 09:40 作者:庄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光大证券的错误不在于什么乌龙指或市场操纵,之所以激起众怒,是因为他用毫无遮掩的危机应对,敲碎了人们在证券市场上实现公平、公正、透明的梦想。

肇事者说

捅娄子的光大证券在公告中称,经初步核查,在公司策略投资部按计划开展ETF套利交易时,由于订单生成系统存在的缺陷,导致在11时05分08秒之后的2秒内,瞬间生成26082笔预期外的市价委托订单;由于订单执行系统存在的缺陷,上述预期外的巨量市价委托订单被直接发送至交易所。交易开始前由审核人员核定的8000万元的额度也变成了230多亿元的资金投入,而最终成交72.7亿元。

光大证券董秘梅键形象地打了个比喻:“就像一个车好好的,突然抛锚了,但是以前一直就好好的,偏偏在最重要的一天碰到它抛锚了。”按此说法,这次事件应当完全归咎于系统设计缺陷问题,股票中的“乌龙指”是指股票交易员、操盘手、股民等在交易的时候,不小心敲错了价格、数目、买卖方向等事件的统称,这样看,由光大证券引起的这次股市动荡就更是“乌龙指”了,而潜台词的含义就是这是不可抗力所致,按照国际市场上的“乌龙指”惯例,这类事件的始作俑者都是不需要担负赔偿责任的。

显然,这样的说法并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吴灿首先质疑的恰恰就是董秘的失职,他认为,董秘作为上市公司的媒介,职责之一就是及时向市场发布公司出现的重大事件。而光大的董秘在中午休市被问询时,却信誓旦旦说所谓乌龙的流言都是子虚乌有。“难道光大证券连个基本信息传递的规则都没有吗?这种说法明显是在误导市场。”

更让投资者不满的是光大证券自己私下进行的减亏操作。11点07分,光大证券的交易员发现错误中止订单系统后,他们的期货公司就开始买入股指期货空单来对冲上午买入的股票份额,截至上午收盘,他们已经开了253张空头合约。直到这时,他们依然没有向市场公开消息,而是自己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出对策决定尽量将已买入的股票申购成ETF卖出。在我们的证券市场上,股票是当日买入,第二日才能卖出,也就是所谓的T+1,而ETF是装入了一揽子股票,它可以实现T+0的当天卖出,光大证券如此操作,相当于把自己买入的股票又打包卖给了市场。

同时,他们继续通过卖出股指期货来对冲新增持仓的风险。于是在下午复牌后,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总共卖出ETF金额约18.9亿元,用于对冲而卖出的股指期货合约6877张,全天用于对冲而新增的股指期货空头合约总计为7130张,一跃成为市场上最大的空头。

公司董秘梅键解释说,这是降低公司损失的第一反应,是一种本能。就光大证券而言,这种操作无疑是最好的了,我们可以简单做一个计算,光大证券由于失误买入的72.7亿元股票共损失3个亿左右,而股指期货当天新增的空头合约盈利超过一个亿,亏损已经缩小到了其公告发布的1.94亿元,而卖出的18.9亿元ETF的套利还没有计入其中。余明(化名)是一家证券公司的资深经理,他对本刊分析说:“他们这次ETF的套利更加复杂,减亏是必然的,做好的话由亏转盈都是可能的。”
尽管吴灿在“乌龙指”事件中并没有什么直接损失,但当他了解到光大证券在整个过程中的所作所为后还是异常气愤。“因为你丢了钱,所以就去偷、去抢?你自己掉水里了,你一把将别人摁水里,你管这叫求生本能,你是浮起来了,那别人呢?本能,我觉得应该叫缺德。况且,我们证券市场走过的23年,故意设圈套陷阱的事情还少吗?”

光大证券第一时间将责任归于程序设计缺陷,但余明以为,程序会出现这么大的漏洞根本就没这个可能。现在各家券商、基金、信托等所使用的交易程序都是成熟的厂商开发的相对成熟的产品,除非是厂商故意在他们的系统中埋了颗雷,但如果这样,这个厂商将来也就不能在这个圈子混了。被牵扯的上海铭创公司的程序软件有80余家券商和基金在使用,稳定性也同样得到了市场检验。余明怀疑,光大证券的这次乌龙,是由自己绕过风控的自营业务失当造成的。“我仅仅是推测,230亿元的资金规模远远超过了他们自己的资本金红线,同时,证券公司严密的风控完全失灵,这都说不过去,可能是他们出租自营席位闹出来的。”

光大证券公开否认了市场传闻的所谓台湾团队的存在,但承认风控的管理不善。据吴煊介绍,一个证券公司的风控一定是涵盖了整个公司的业务面,在证券公司的体系中是无处不在的,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风控可能会失控,或者说风控有盲点。风控一般可以分为几种,首先是一个风控的体系,包括内核制度、内准制度、上会制度等,还有就是风控的硬性指标,包括对公司净资本要求,对公司自营规模的限制,还有对持仓和个股买卖的限制。同时,风控有监督和追踪的机制,在日常经营中,风控虽然不可能做到完全预判,但至少在重大投资决策中,一定有制约因素。“也就是说,你今天要交易,风控一定会告诉你,你今天持仓的头寸是多少,你最大交易规模是多大。”而风控的执行,一方面有指标限制,同时也会通过系统或交易软件设定具体限制的参数,是有自动预警报警设置的。

吴煊说:“你要说单子持续的生成指令输入到电脑程序中,而风控无法加以停止的话,我认为这个理由不是特别站得住脚。”

那么能不能绕开风控体系操作呢?一般而言,任何一个公司都有合规总监,属于公司高管序列,合规情况一定是会影响公司的评级,对第二年的业务就会产生直接的影响。没有哪个证券公司会去恶意违规。而要绕开风控,要么是为了让项目的立项更有合法性,要么是为了简化项目审批的流程,要么可能是为了规避监管,但所有这些也还不可能完全绕开。除非是风控部门和项目部门一起来探讨。

显然,能让风控部门担着风险与项目探讨,那一定是为了公司更大的利益。

吴煊介绍说,就证券公司而言,这几年都热衷于创新产品的开发和经营,这次出问题的就是量化交易,这种交易属于高频交易,也叫闪电交易。据统计,高频交易的交易量已占欧美金融市场的三分之二以上。2006年新《证券法》的颁布、2010年股指期货的推出,以及2010年融资融券和2012年转融通业务的开通,使大陆高频交易市场飞速发展,已有多家机构乐观地指出,未来的10年是“对冲基金的10年”。

量化交易核心有两个,一个就是每个交易日必须调整的参数,另一个要素就是速度。通过不断提速的程序,由机器根据参数完成配对,虽然每次的盈利空间极其有限,但10秒可下单5000笔买卖指令的频率依然使总的利润相当可观。光大证券这次出问题的公司策略投资业务2012年已经成为公司新的盈利增长点,累计实现收入1.24亿元,为上年的33倍。

光大证券带领团队创造辉煌业绩的、拥有英国曼彻斯特大学金融博士头衔的杨剑波已经于8月18日停职接受调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