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喻恩泰:寻找纵横家张仪

2013-09-10 09:30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演大人物,哪怕演政治家、伟人,要演得其实还是那些细腻的真实的部分,也就是小人物情节。

从落魄到意气风发再到落魄,剧中饰演张仪的喻恩泰经历了怎样一段虐心的创作历程,很难定义这个历史人物的“名利”之求是需要还是理想

喻恩泰告诉本刊,他最初拿到《大秦帝国》的剧本,只有一个感觉,这回可是要和历史真实交锋了,所以他读完了剧本又去读《史记》。为了保险,还特意去找了一本文言文和现代文相对照的版本,随身带着,当作功课日日要看够页数,不想是书越读越多,心也越来越惶惑。“在我心里,司马迁当然是很权威的,但《史记》里面的张仪和我们剧本里的张仪真的不是一回事,《史记》里讲合纵连横,有张仪也有苏秦,他们都是鬼谷子的学生,他们之间也发生了很多关联,不乏许多至今还流传的江湖传说。这部《大秦帝国之纵横》里张仪尽其一生在自己的纵横大业,似是有用不尽的激情昂扬,内心总留几分孤寂。”

喻恩泰说,那段时间,他总在出差,走到哪里,他都想着这个令自己颇为矛盾踌躇的张仪。有一次从庐山去敦煌刚好在西安转机,就在鸟瞰整个陕西地区,飞机一点点接近咸阳机场跑道的降落瞬间。“我就觉得好像跟张仪碰上了。西安机场就挨着古咸阳,俯瞰下去,城市外缘还找得到那种苍劲亘古的地貌。我就想,当年张仪作为一个纵横家,他是经常要去咸阳的,这算是他办公室吧,他得去见秦王,而他也要为纵横大业出使,所以大概是和我一样老需要出差的那种人,过着迁徙漂泊的生活,那种旅人的心情,我们俩大概能有相通的感受。”

巧合的是,由于天气的原因那日中转后的航班临时取消,喻恩泰也不得不在西安过一个晚上,焦灼的人群里唯独他在暗自欣喜,他就留在了咸阳,放下行李就开始去街上溜达。“我拦了辆车直奔古城,满心希望是能找到一些相府的影子,可司机摇头,他说连秦王宫都不在了,哪来的相府?于是我就说去最老的建筑那里看看,结果又非常令我失望,根本就找不到任何一点当年古咸阳的影子,年头最长的建筑也不过是清朝末年民国初年的小楼和牌坊,咸阳早是一座全新的城市。”

城逛得索然无味,索性就在路边吃起羊肉串来,熙熙攘攘的夜市人群里,喻恩泰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一件大事:“就像这座千年帝都,至今虽见不到什么历史痕迹,但这不代表历史没有发生过,只是作为后人的我们看历史永远是飘忽不定的。司马迁有他的真实和他的文字,我们也可以有我们的真实和我们的文字,张仪可以是一个虚构的符号,也可以是非常丰富的实体,对我一个演员来说,有意义的是以我现代人的身心重新对待、重新发掘张仪作为一个人的真实性。”

喻恩泰说,从此张仪对他来说就成了填空题的一条线,一个开放的格子,一个永远可以深入下去的靠近,但说到底还是要用张仪自己生平说一段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故事。“所以之前犹豫和矛盾迎刃而解,原来我既不想朝着曹操的感觉说他,也不想再琢磨如何借鉴康熙、乾隆等等清宫戏的那套东西,我要自己把所有装在心里和脑子里的古装戏的影子全部抹杀掉,就像那些在咸阳街边卖羊肉串吃羊肉串的小伙子们,张仪也是具体的年轻人,我该想想几千年前在那里有这么一个小伙子的话,他是在怎样生活。”

很快就到了定妆的日子。本来化妆师给喻恩泰的造型是很典型的谋臣扮相,羽扇纶巾,须髯飘飘,几套衣服也都是飘逸灵秀的。但喻恩泰告诉本刊,好几套衣服换过去,也好几种妆容试下来,他和导演丁黑都不甚满意,虽然没有想好到底要怎样的张仪,但至少明白了哪些是需要避免的。“不能往任何古代政治家身上靠,诸葛亮不行,张居正也不行,甚至如果苏秦在第三部出现,张仪也必须和他有个明显的区分。我和导演的共识就是,一切伤害到角色独特性的干扰因素要全部排除,尽全力要做到耳目一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