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了不起的盖茨比》,生长于当下的爵士时代旧梦

2013-09-05 10:10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6期
“所以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不是真正的伟大,而是一种更为青春的鲜活的生命情绪。”

《了不起的盖茨比》剧照

《了不起的盖茨比》写作在1925年,那时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1896~1940)凭借《天堂的那一边》在美国文坛一炮而红已有5年。“他的所有小说仿佛在描写一场大型舞会,他带着最漂亮的女郎前去参加。而在同时他又似站在舞厅外面,一个中西部的少年,鼻子贴在玻璃上面,琢磨着门票有多贵,是谁雇的乐队。”公认为20世纪最重要的美国评论家之一的马尔科姆·考利对《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总结至今读来鞭辟入里。

在好莱坞,《了不起的盖茨比》曾经4次被搬上银幕。1926年的电影是黑白默片,胶片已无迹可寻,1949年发版本倾向于以叙说者尼克为中心,与原著偏离最大,而2000年的那一版盖茨比故事是电视电影的形式,因此1974年的电影改编被公认为最重要的“盖茨比电影”,故事由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亲自改编,杰克·克莱顿(JackClayto)导演,罗伯特·雷德福和米亚·法罗分别饰演盖茨比和黛西,但即便如此,仍旧没有收获足够的肯定。

没人能成功改编《了不起的盖茨比》,这在好莱坞于是成了不争的事实。导演巴兹·鲁曼生于澳大利亚悉尼,母亲是舞蹈老师,父亲经营了一家电影院,巴兹-鲁曼1985年毕业于澳大利亚国立戏剧艺术学院(NationalInstituteofDramaticArt,NIDA),之后用“红色帷幕三部曲”(AedCurtainTrilogy)在好莱坞奠定了歌舞爱情片王者地位(《舞国英雄》、《罗密欧与朱丽叶》、《红磨坊》)。他的电影永远充斥着火热的爱情,华丽的布景,醉人的音乐,以及美妙的舞蹈,一如他自己时时刻刻带给周围人的感受。

巴兹·鲁曼坦言自己是小心翼翼去接近“盖茨比”的。立项在2008年末,自觉于美国生活的隔阂使他一度踟蹰不前,到2010年索性举家搬去纽约生活,为的是在那里走访大量的富裕家庭,采访家族长辈的人生故事,处处留心上层人士们的生活交际细节等等,仅剧本修改就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导演自己将其形容为“难产的阵痛”。

《了不起的盖茨比》剧照

“《了不起的盖茨比》是美国中学生文学课本课文,甚至在澳大利亚,高中文学课本中也将它作为必修篇章。而困难的不仅是故事本身的人尽皆知,菲茨杰拉德作为爵士时代的诗人,用他个人化的经历牵扯出一幅丰富的社会生活画卷,这是小说的高明之处。小说里所写的不仅是一个爱情故事,更是一种时代氛围,以及对于造就这种自由甚至沦丧的氛围的反思。但如何在更加具体的电影时间和银幕景框里保留如此丰富的故事层析,是绝对的挑战。”

相比1974年科波拉的改编,巴兹·鲁曼更谨慎地尊重了菲茨杰拉德的叙事文本,这尤其体现在那些重要的故事场景呈现中。科波拉电影中的尼克是被盖茨比的佣人请去了盖茨比的房间,而巴兹·鲁曼甚至要比菲茨杰拉德更热情地渲染了盖茨比的神秘,而他最终的出场也如作者描述的那样,尼克是在与盖茨比相谈甚欢后,恍然惊诧传说中的盖茨比就是眼前人。盖茨比与黛西的第一次重逢,科波拉改编的电影里,那是阳光灿烂的一天,而鲁曼不仅再现了小说中那次见面时的大雨滂沱,并且用尽其极地将落雨当作了烘托会面局促荒诞的道具。

然而巴兹·鲁曼导演更强调的是对原著的精神重现。“写这个故事的时候,菲茨杰拉德只有29岁,不可否认的是那种年轻人处理外界事物本能的当下性,菲茨杰拉德写作就是非常当下的,书中展现的社会风貌几乎是用一种写意的速写方式完成。比如,他大胆地把1920年非洲裔美国人的街头音乐放进了小说,把当时酒馆里的音乐、流行音乐也放了进去。实际上,你如果去看看当初的书评,当时很多人都在批评菲茨杰拉德,觉得他忤逆了文化经典,但恰恰这些,成就了《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独一无二。”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