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济南老火车站:决绝拆除与草率复建(3)

2013-09-05 10:10 作者: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6期
1992年,在一片反对声中,济南老火车站被拆除,21年后,济南市政府又宣布“复建”老火车站,这一拆一建的历史过程却值得认真体会。

 

济南铁路局退休干部鲁申

老站记忆

“二战”后西德出版的《远东旅行》曾把济南老火车站列为“远东第一站”,这座带有哥特式风格的圆顶火车站由当时年仅24岁的德国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始建于1908年,1912年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而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张润武在《济南老建筑》中评价说:“济南火车站不论是群体的组合,还是建筑个体的造型,乃至精美的细节部分,都不愧为20世纪初世界上优秀的交通建筑,是当时中国可与欧洲著名火车站相媲美的建筑作品。”

鲁申从1975到1990年一直在老火车站的洋楼工作,对其非常熟悉:“老火车站修得坚固漂亮,德式建筑,蘑菇石包裹的外观,售票厅南北两墙上是宽大的拱形高窗,镶嵌着色彩斑斓的欧式玻璃,有时候部队义务劳动来搞卫生擦玻璃,要搭个梯子才够得到。顶到天花板有三四米高,夏天太阳也晒不透,很凉快。整座建筑全是红松铆榫结构,不用一颗铁钉,木地板、木楼梯,我每天踏过宽大的花岗岩台阶,听着钟楼上传来报时的钟声,进到二层的办公室,非常踏实,跟这座老建筑也非常亲密。”鲁申还回忆,当时老火车站室内都有电动挂钟和吊扇,是德国原件。有一年夏末,电扇停止使用后,按照惯例要把扇翅卸下来,再把吊扇的电机头用报纸包一下。但是,有人扳动了开关却并不知晓,等到来年夏天,再安装风翅的时候,才发现电机还在飞快地转动,电机只是微微发温,丝毫未损。“一年中,我们坐在室内办公,竟然都听不到电机旋转的声音。”

而钟楼则几乎是所有人最难忘怀的部分。“火车站的最高端就是钟楼,36米高,走进钟楼,沿着狭小盘旋的木梯一直走进钟表间,大钟在那里。大钟的驱动能源,是由两条带重坠的铁链作为永动力,一上一下,缓缓升降。钟表间里就是一个机器房,裸露的大小齿轮,相互咬和着慢慢地转动,带动表针指向时间。大钟在这里准确报时,转动了80年,每小时钟声都会响起,‘咚咚’的声音传遍火车站周边的商埠。”鲁申告诉本刊记者。而乔润生也说,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钟楼,“四面钟,直径有一两米,非常漂亮”。济南铁路局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于建勇还专门为钟楼做了纪录片。“管理钟楼的铁路职工叫周东岩,去年已经去世。他从1963年开始管理钟楼,他告诉我,钟楼有7层楼那么高,在下面就能听到钟楼上‘咣咣’的钟摆声,钟表的时针有9斤重,分针有12斤。‘文革’时候,周师傅怕红卫兵上去破坏,锁了两道锁,还把其他东西放到楼梯上不让红卫兵上去。钟摆原来是猫头鹰造型,是金的,具体金子有多厚不知道,但当时怕红卫兵砸、怕别人给它弄走,他就把钟油成黑色的了,所以在‘文革’时也没有受到破坏。”于建勇向本刊回忆说,“我刚来济南的时候,首先看到的也是大钟,非常精美,印象深刻。很多人跟我说,是因为钟楼和老济南站记住了济南,也有很多名人写过文章怀念济南老火车站和钟楼,但是,挺过80年乱世的火车站被拆掉,老钟也停止转动,非常遗憾。”

2008年6月,老钟在济南铁路局一个仓库内被发现,四个大表盘还在,表针、齿轮等部件都还完整,但铸铁底座已经出现断裂。“拆下来后也没有好好保护,在仓库里发现的时候都已经严重受损,想再恢复,应该是比较难了。”乔润生说,“当初好好的东西拆掉,现在又要重建,虽然老火车站承载着很多人的回忆,但是假的就是假的,原来的建筑材料找不到了,即使建出来也没有什么是跟原来一样的了,没有任何历史价值,还不如不要再揭伤疤。”而当年坚决反对拆除老火车站的专家也对如今的复建没有好感:“当权的政府官员没有文化,认识不到老火车站的文化和历史价值,20多年后又要复建,唯一的价值可能就是给后人留下教训吧。”

与毫无特色的新站相比,济南市民难以忘怀拆除的老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