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朱镕基与上海的艰难改革(中)(2)

2013-09-03 13:55 作者:吴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上海,一直包围在各种各样的争论中:改革该“放”还是该“收”、产业如何转型、要不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金融改革要不要迈大步?对于地方官朱镕基来说,往前推动改革从不曾犹豫过,他所要做的,只是如何策略地为上海找到出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任上海市纺织局局长的梅寿椿

原料告急

梅寿椿领导的上海市纺织局,便是上海当时生产和创汇的重要部门。81岁的梅寿椿向本刊回忆说:“上海当时一年生产总值200多个亿,上缴中央100多个亿,其中我们纺织赚45个亿,创汇占到全市的40%多。”上海纺织的产值当时占全国纺织业一半以上,“市政府进口小轿车也要找我们帮忙,因为我们能创汇”。

但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原材料问题就困扰着上海纺织业,“去要原材料得拼命”。梅寿椿说,纺织工业的原材料棉花、涤纶、腈纶等,什么都缺。1988年纺织部配给上海纺织部门的涤纶是1500吨,完全不够全年生产。梅寿椿去找国家纺织部部长,部长说:如果再给你上海分一些,有些省市就完全没有了,总不能一点不照顾他们吧?部长给出了一个主意:金山化工就在上海,你们缺的三种纶里边,有两种都是上海的,你要不自己去找嘛!原材料紧缺背后,除了国家逐步下放权力,减少配给之外,也与其他地区经济发展起来后都急需原材料有关。

梅寿椿说,于是他找到金山化工的领导,这位老朋友提了4瓶茅台,半开玩笑地对老梅说:“你喝一杯,我就给你100吨的原材料。”梅寿椿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仍旧两眼放光:“这我还不赶紧喝,一杯就是100吨啊!”那顿酒的结果是,梅寿椿喝了1.3斤,几乎倒下。爽快的金山石化领导说:“你喝了多少,我再给你翻倍的材料。”最终给了梅寿椿3000吨,把他乐坏了。

今天向本刊回忆起这个场景,老人家笑开了花,可是当年缺乏原材料的困境,让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闯”朱镕基的家。1988年朱镕基从国家计委借的一个亿外汇额度,“大方”地给了上海纺织8000万的额度。有了这些外汇额度后,上海纺织局选择时机订了外棉2万吨,但签约时间特别紧张,只有两三天时间,可上海纺织局缺少与外汇额度配套的人民币8000万元。梅寿椿向市政府、银行各相关部门求援,因为金额太大,没人敢拍板。

实在没有办法了,梅寿椿说,他只能在某天傍晚18点多,来到朱镕基位于康平路46号的家。朱镕基的夫人劳安接待了他,说镕基还没回来,让老梅坐下来等等。老梅坐下不久,朱镕基回来了,见面就问:“你来有什么事?”梅寿椿有些难以开口,说:“不急,朱市长你先吃晚饭。”朱镕基端起碗又问:“你们纺织的事情不少,今天到底是什么事?”老梅说:“我们已经搞到进口棉花2万吨,品质价格都合适,现在就是缺配套人民币。”朱镕基一问,需要8000万元,顿了一会儿说:“这个数字不小。这次解决了原料问题,以后还要解决吗?”老梅马上表示:“以后没有了,我保证今年超额完成任务,不向市长再提原料问题。”朱镕基说,“你说话作数!”当场打电话给人民银行毛行长,说:“纺织局老梅在我这儿,明天他们急需贷原料款8000万元,是我同意的。”

梅寿椿说:“这就是朱镕基的特点,他能解决问题,找别人解决不了的事情,找他能解决。别人不敢拍板的时候,他敢拍板。”

但是这个敢拍板的市长,也以敢骂人闻名。梅寿椿记得1988年的除夕,朱镕基刚刚到上海工作第十天,当时还只是市委副书记,已经开始负责全面工作。大年三十的下午朱镕基召集各个局长汇报工作。外经贸委汇报了一半,朱镕基问了几个问题,负责人答不上来,直接被轰了出去。梅寿椿准备了一大叠材料,第三个汇报,朱镕基说:“我不看你的材料,我问你几个问题。”便开始问上海纺织一年要用多少棉花、多少化纤、多少涤纶,国内什么价、国际上什么价。一连十几个问题,老梅都答上来了,朱镕基才缓和了一下气氛,说“你脑子还很清楚嘛”。这才说:“你简单汇报一下,两页纸的内容就可以了,多的不要讲了。”梅寿椿现在说起朱镕基开会的风格,眉毛会不自觉地扬起,边笑边摇头:“大家都怕被他轰出去,当着几十个人,多没面子。”

朱镕基喜欢工作到半夜,碰到需要解决的问题,直接给下属打电话,往往是问几个数字,问完了就挂电话。梅寿椿说他因此不敢夜里零点前睡觉。“在朱镕基下边做事就不要图舒服,他那么拼命,我们还能早早就睡了吗?”

不过偶尔遇到让朱镕基满意的工作,他也难得会表扬下属。梅寿椿说,1989年纺织局完成了年度计划,春节时他接到了朱镕基的电话,表扬上海纺织。这几句话把梅寿椿高兴坏了,在老家嘉兴过年的他,马上打电话给纺织局的值班室,让全局同志都知道:朱市长特意打电话表扬我们了,“大家都高兴地不得了啊”。梅寿椿说,上海纺织有50多万职工,都是非常好的工人,只要上面号召鼓励几句,大家就会毫无怨言地加班,再大的困难也坚持生产,完成目标。

当时效益非常好的纺织业,只是苦于原材料紧缺,一旦有条件生产,利润仍然可观。梅寿椿说,上海纺织有很大的优势,棉、毛、丝、麻、化纤、纺织印染、机械等工艺都是全套的。
但是随着中央进一步放松经济管制,上海的支柱产业不再具有保证低价供给原材料的优势了。1990年3月,朱镕基在向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汇报工作时谈道:“第一个问题是上海向何处去,中央究竟把上海摆在什么战略位置?……我现在考虑,要解决上海的问题,挤中央不行,靠其他省市也不行。比如棉花都不肯给我们了,1987年的30万吨是全数分配的,1988年的20万吨是靠中央费了好大劲才解决的,1989年只有15万至16万吨,只占一半了,今年估计只能拿到三分之一,纺织工业要是这么萎缩,那么占上海出口的40%就没有办法完成。上海这个趋势,靠中央、压中央、挤中央不行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