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朱伟:有关品质 > 正文

有趣——“荒唐”

2013-08-28 14:08 作者:朱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荒唐”是什么呢?“唐”是大,广大,虚空才广大,所以,荒唐也在当时的语境里称“荒广”。

“荒唐”的说法,起源于庄子,他先用“荒唐之言”,与“谬悠之说”、“无端崖之辞”排列在一起。“谬悠”——谬是虚,悠是远;“端崖”——端是正,端崖是边际,“无端崖”也就是无边际。那么,“荒唐”是什么呢?“唐”是大,广大,虚空才广大,所以,荒唐也在当时的语境里称“荒广”。唐、虞、夏、殷、周,都是早时朝代名,传说尧就称“唐”,以示“荡荡道德至大”。《说文解字》正是在这个认识基础上,才解释这个“唐”是“大言”(大话)的。李渊后来是借用了这个“唐”,最终竟让他的后代享有了盛唐。

荒唐的本意是因荒而大,庄子就不是用它作贬义的。他在《庄子》的结尾“天下”中总结说,“寂漠无形,变化无常,死与生与,天地并与,神明往与。芒(芒,广大)乎何之,忽(这个忽是恍惚)乎何适,万物毕罗,莫足以归,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庄周闻其风而悦之,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恣肆于纵横)而不傥(tang,倜傥的傥,倜是超然,傥是怅然自失貌,超然失重若飞,倜傥就是卓而不群,潇洒不羁了),不以觭见(qi,牛角一低一仰为觭,引申为偏,觭见即偏见)之也。”

这段话的意思是,寂漠无形(因无形而寂漠),变化无常(迹随物化,因此无常),生死与天地共存,与神明同往(随造化而转变,神明因此同往),在如此广阔之间,随芒忽而遨游,还需要什么取舍呢?万象包罗,既然都不离其道,又何有归处呢?古之道术因此才以它为基础。庄子说他自己正是被此风尚鼓舞,才以无渊无绪之谈,随时放任而不拘役于成见,才成其著说。我一直觉得《庄子》是一部极美的散文,我特别喜欢“恣纵”这个用法,也因此而感慨:在那个时代,祖先的思想是何其飞扬,因其各自飞扬,在飞翔中彼此交集,才有百子争鸣。没有飞扬恣肆,又如何傲然俗世之上呢?不能傲然俗世之上,又如何能体会“莫足以归”,如何能将凡界与神界融通,与神明同往呢?

遗憾是,到了唐朝,即使是盛唐,荒唐也就等同于虚妄了,文人们不再能理解荒广的意义了,理教使翅膀退化了。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在他的《桃源图》诗中就用“神仙有无何眇芒,桃源之说诚荒唐”。眇是一只眼睛看到的景象,按照王充《论衡》中的描述,神是眇芒恍惚无影之实。韩愈已经将天人分割了,在他所在的大唐,人已经惶恐于荒广,思想已经难以超越凡界,因飞扬而自由出入神界了,所以看不到“眇芒恍惚无影之实”,无法出神入化,便只剩下遣字造句的想象力了。中华文化衰退的最大原因就在于此。到晚唐的郑谷,气度就只剩“苦涩诗盈箧,荒唐酒满尊”了。就只能靠朝代更迭来换血了。

荒唐这个字的用法,我喜欢苏东坡用于的自谦。他那么大的学问,还称自己“学问荒唐”。我因此觉得,这个字是应该用于自省中对自己的提醒的。苏东坡认为自己荒唐,于是就可以此二字认识到自己之偏狭,就能朝向更宽广的虚空,在宽广中才有恣纵。但宋之后,这个词却越来越多被用于对他人行为规则的苛责,因此荒唐就往往变成荒诞、唐突的组合,转变成荒诞不经的意思。“诞”字的意思也是大话,但与庄子的原意已经大大不同——它已经变成一种处处约束之词,用以提醒处处规则。在处处规则之下,还能再有庄子吗?——当然只能培养一代代小人。

恣纵变成了荒唐,这个颠倒,也是中国文化发展演变之缩影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