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走向秘境雅鲁藏布大峡谷(下)

2013-08-28 10:00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很多徒步大峡谷的行文中,都能找到相同的地名和路线。唯独有一个人的路线,所到达的终点与别人不同。

那拉措森林

滇藏珠天蚕蛾

探路者

在很多徒步大峡谷的行文中,都能找到相同的地名和路线。唯独有一个人的路线,所到达的终点与别人不同。无论事实上还是历史沿革上,现在所指的大峡谷地带,不仅只有一个墨脱。珞巴和门巴的部落一直延伸到察隅、门隅和珞瑜,尾部到达巴昔卡后,雅鲁藏布江流入印度的阿萨姆。过去,位于雅鲁藏布江峡谷的墨脱,属于上珞瑜;墨脱以南的雅鲁藏布江流域,整体称为下珞瑜。而现在墨脱所涵盖的地域,包括了下珞瑜,直到巴昔卡。

“你知道‘巴昔卡’的意思,在珞巴语里是宽阔的水面。”徒步探险家旺秀多吉告诉我。他1975年出生,听他的叙述简直是真人版少年Pi。因为在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时有5个多月没有说一句话,多吉说他落下了口吃的毛病。现在说话也是要停顿的。2001年9月,多吉第三次走进大峡谷。“2000年9月和11月,我从派乡出发,走传统路线到达墨脱。第一次本来想从排龙乡出来,结果走错了路,走向了波密县城方向,结果碰到马熊。”多吉那时的装备是一身藏袍和一把小刀,一块3米×4米的塑料布,羊皮袄当被子盖。“我吃野果子中了毒,就在一个水潭边上喝水。喝水导致毒性发作,趴在水边动弹不得,很快来了一只马熊。我想我完了,我意识很清楚,就是一点不能动。”结果,马熊竟用树枝土和草把多吉埋在了水边,“应该是当时不饿”。多吉第二天醒来,“天刚麻麻亮,我浑身是软的,但是已经恢复了力气,可以逃走了”。11月再入这条路,多吉说他被雇佣做了帮军队背通讯器材的背夫。“当时要往峡谷里面架电视天线,拉那个大锅,接收信号。那时挣钱去了,当时1公斤背一天38块钱,挣的不错,我挣了5000多块钱,背了40公斤。说心里话,这个不夸张,这是拿命开玩笑,稍微运气不好,就没命了。”第二次线路从排龙进,从派乡出来,这一次多吉看到了军队驻防地方所放置的军用地图。多吉只要是走过的地方,一看地图,马上山水树木平地雪山就在眼前。多吉说,中国地图对于他来说,是活的。除了港澳台,其他任何一个地县乡,都是立体的在眼前,哪条路哪条河哪座山一清二楚。

走察隅是2001年11月。“我从云南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沿着独龙江进入西藏林芝地区的察隅县,到了察隅县以后,我沿着察隅河走到了下察隅镇,再沿着贡日嘎布曲向上游走到了上察隅镇的一个叫荣玉的小村庄,然后从这里开始翻越贡日嘎布雪山到达雅鲁藏布大峡谷。贡日嘎布曲是察隅河上游的一条主要干流。贡日嘎布曲下行到下察隅并入察隅河主干一路南流,最终与雅鲁藏布江汇流进入了印度洋孟加拉湾。”

“我从察隅县城沿着察隅河一路下行到下察隅镇,这一路的气候几乎与云南怒江州的独龙江的气候一模一样。主要的共同点,都是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满山遍野的油桐、芭蕉、竹林和大片的荷塘,一个个僜人的吊脚楼,散落在河谷中一大片绿海之中,给人感觉就好像是你到了西双版纳的基诺山一样。我这一路在察隅县境内徒步行走,好几次都是在各个少数民族人家里借住。这里的少数民族有:藏族、门巴族、珞巴族、僜人、独龙族、怒族等。”多吉开始远离人住的地方,远离边境和麻烦,进入无人区。

“在上察隅镇的荣玉村,过了贡日嘎布曲就要开始翻贡日嘎布雪山了。有一座很老的木桥,两头桥栏杆上还有年代很久远的木刻山神雕塑,整座桥上挂满了五彩经幡。五彩斑斓的地衣厚如绒毯,从河边一直铺到雪线下面。在林中的玛尼石堆上有不少的‘六字真言’和石刻佛像依稀可辨。莽莽林海一路都是上坡路,林区的山路阴暗潮湿,云雾弥漫。‘时有时无’而且岔路很多。好在我提前打听清楚了,进入墨脱的路途上,沿途都有当地的老百姓经常过往时垒起玛尼堆。可以用来当作路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