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秋虫六忆(4)

2013-08-26 11:55 作者:王世襄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怡情养性应当是养蛐蛐的正当目的和最高境界。

忆器

南宋时,江南养蟋蟀已很盛行。一九六六年五月,镇江官圹桥发现古墓,出土三具过笼。报道称:"都是灰陶胎,两只为腰长形,长七厘米,两头有洞,上有盖,盖上有小纽,纽四周饰六角形双线网纹。其中一只内测有铭文四字,残一字,"X名朱家"。另一只为长方形,长亦七厘米,作盖顶式,顶中有一槽,槽两侧饰圆珠纹。圆珠纹外边斜面上饰料方如意纹,一头有洞。长方形的蟋蟀过笼,一头有洞,当是捕捉蟋蟀时用的。腰长形过笼两头有洞,宜于放置圆形斗盆中放蟋蟀用的。"(见《文物》一九七三年第五期封三)

所谓腰长形的即外壁一边为弧形,可以贴着盆腔摆放。一边外壁是直的,靠着它可以放水槽。这是养盆中的用具,报道谓用于斗盆,实误。仅一端有洞的因不能穿行,已不得称之为过笼。北京有此用具,名曰"提舀"。竹制,上按立柄,用以提取罐中的蛐蛐。捉蟋蟀是用不上的。古墓年代约为十二世纪中叶,所以三具为现知最早的蟋蟀用具。可证明约一千年前它已定型,和现在仍在使用的没有什么区别。

宋代蟋蟀盆只见图像,未见实物。万历间刊行的《鼎新图像虫经》绘盆四具。其中的宣和盆、平章盆可理解为宋器,至于标名为王府盆、象窑盆,时代就难说了。四盆并经李大翀(音"充")《蟋蟀盆》摹绘,造型、花纹与《虫经》已大有出入。当因摹者随手描绘所致。故类此图像只能为我们提供一些参考材料,而无法知道其真实面貌。李谱还有所谓"宋内府镶嵌八宝盆"、"元至德盆"、"永乐盆",未言所据,来源不明。这些图的价值,比该书《盆考》述及的各盆也高不了多少,它们的可靠性要待发现实物才知道,现在只能姑妄听之而已。本人认为谈蛐蛐罐不能离开实物,否则终有虚无缥缈之感。本文所及品色不多,去详尽尚远,但都是我曾藏或曾见之物。不尚空谈,当蒙读者许可。

养家都知,蟋蟀盆有南北之分,其主要区别在南盆腔壁薄而北盆腔壁厚,这是南暖北寒地气候决定的。我所见的最早实物为明宣德时所制,乃腔壁较厚有高浮雕花纹的北式盆。这是因为自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十九年(公元一四二一年)国都北迁后,宣宗朱瞻基养蟋蟀已在北京的原故。罐高十一厘米,径十四点五厘米,桐华先生旧藏,现在天津黄绍斌先生处。盖面中心雕两狮想向,爪护绣球,球上阴刻万胜锦纹,颇似明雕漆器上所见。左右飘丝绦。空隙处雕花叶。中心外一周匝浮雕六出花纹,即常见于古建筑门窗者。在高起的盖边雕香草纹。罐腔上下有花边两道,中部一面雕太狮少狮,俯仰嬉戏,侧有绣球,绦带飞扬。对面亦雕狮纹,姿态略有变化。此外满布花卉山石。罐底光素,中心长方双线外框,中为阳文"大明宣德年造"六字楷书款,于宣德青花瓷器、剔红漆器上所见,笔意全同。故可信为宣德御物。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有一龙纹罐,盖内篆纹戳记"仿宋贾氏珍玩醉茗痴人秘制"十二字,罐底龙纹图记内有"大明宣德年制"款(见石志廉《蟋蟀罐中的几件珍品》,《燕都》一九七八年第四期),曾目见,戳记文字及年款式样均非明初所能有,乃妄人伪造。

我因久居北京,对南方盆罐一无所知。北方名盆,高中读书时开始购求,迨肄业研究院,因不再养蛐蛐而终止,前后不足十年,有关知识见闻,于几位秋虫老宿相比,自然相去远甚。

秋虫老宿,近年蒙告知盆罐知识者有李桐华、黄振风两先生。桐华先生谢世已数载,振风先生则健在,惟十年浩劫,所藏名盆已多成瓦砾矣。

北京盆罐为养家所重者有两类,亦可称之为两大系列,即"万里张"与"赵子玉"。万里张咸知制于明代,底平无足,即所谓"刀切底"。盖内有款识,盖、罐骑缝有戳记。戳记或为笔管,或为"同"字,或近似"菊"字而难确认。澄泥比赵子玉略粗,故质地坚密不及,术语称之曰"糠"。正因其糠,用作养盆,实胜过子玉,其带皮子有包浆亮者尤佳。同为万里张,盖内款识不同,至少有八种,再加净面无纹者则就有九种,此非深于此道者不能言。桐华先生爱万里张胜于子玉,故知之独详。我历年收得四种,再加桐华先生所藏,尽得寓目,并拍摄照片,墨拓款识,故大体齐备。以下为明万里张各盆款记:明万里张盖内款"万里张造"(盆直径13厘米)、明白山(万里张)罐底款(盆直径11.9厘米)、永战三秋(万里张)罐底款(盆直径12.2厘米)、永站三秋(万里张)罐底款(盆直径12.9厘米)、怡情雅玩(万里张)罐底款(盆直径12.6厘米)、春游秋乐(万里张)罐底款(盆直径11.9厘米)。

赵子玉罐素有十三种之说。邓文如师《骨董琐记》卷六记石虎胡同蒙藏学校内掘出蟋蟀盆,属于赵子玉系统者有:淡园主人、恭信主人之盆、古燕赵子玉造、敬齋主人之盆、韻亭主人之盆等五种,不及十三种之半。清末拙园老人《虫鱼雅集》《选盆》一条所记十三种为:白泥、紫泥、藕合盆、倭瓜瓤、泥金罐、瓜皮绿、鳝鱼青、黑花、淡园、大小恭信、全福永胜、乐在其中。《雅集》所述相虫、养虫经验多于虫佣、虫贩吻合,此说似亦为彼等所乐道。桐华先生以为其不能令人信服处在前九种即以不同颜色定品种,何以最后又将四种不同款识之盆附人。一似列举颜色难足其数,不得不另加四种,凑满十三。故子玉十三种应以不同款识者为限,分列如下:一、"古燕赵子玉造",桐华先生特别指出此六字款如末一字为"制"而非"造",皆伪,屡验不爽。"都人子玉"则真者末一字为"制"而非"造";二、淡园主人;三、都人赵子玉制;四、恭信主人盆(大恭信);五、恭信主人之盆(小恭信);六、敬齋主人之盆(大敬齋)二号盆;七、敬齋主人之盆(小敬齋)三号盆;八、韻亭主人盆;九、闲齋清玩;十、大清康熙年制;十一、乐在其中;十二、全福永胜;十三、净面赵子玉,光素无款识。

黄振风先生则别有说,认为赵子玉不仅有十三种,且另外还有"定制八种",亦即赵子臣所谓"特制八种",而"大清康熙年制"因非子玉所造,故不与焉。"八种"并经振风编成口诀,以便记忆:全福永胜战三秋,淡园韻亭自古留,敬闲二齋双恭信,乐在其中第一流。"八种"之戳记分别印在盖背面及足内。其款识及戳记外框形式如左:一、"全福永胜",盖背面横长圆外框,一名"枕头戳",四字自右而左平列。足内长方形外框,"古燕赵子玉造",两行,行三字。二、"永战三秋",四瓣柿蒂式外框,每瓣一字,"永"在上,"战"在右,"三"在左,"秋"在下。三、"淡园主人",方形外框,两行,行两字。四、"韻亭主人盆赵子玉制",大方形外框,三行,行三字。五、"敬齋主人之盆",窄长方形外框,天津称之曰"韮菜扁戳",一行六字。六、"闲齋清玩",方形外框,两行,行二字。七、"恭信主人盆赵子玉制",大方形外框,三行,行三字。此为"大恭信"。"恭信主人之盆",窄长方形外框,一行六字。此为"小恭信"。大小恭信以一种计。八、"乐在其中",盖背面方形外框,两行,行二字。足底内"都人赵子玉制",长方形外框,两行,行三字。此罐比以上七种更为名贵,故曰"第一流"。

以上惟"淡园主人"及"小恭信"为三号罐,余均为二号罐。又唯有"敬齋"及"乐在其中"两种足底外缘做出凹入之委角线,名曰"退线",余六种无之。

振风先生背诵子玉十三种之口诀为:瓜皮豆绿倭瓜瓤,桃花冻红鳝青黄,黑白耦合泥金盆,净面都人足深长。"十三种"中净面光素无款识。都人子玉款识为"都人赵子玉制",长方形外框,两行,行三字。其余十一种款式均为"古燕赵子玉造",长方形外框,两行,行三字。振风同意桐华先生之说,"古燕赵子玉造"款式凡末字为"制"而非"造"者,皆伪。并指出"古"字一横下,或有一丝两端下弯之线,或无之,二者皆真。有弯线者乃戳记使用即久,出现裂纹之故。据此推测,戳记当用水牛角刻成。

一、瓜皮绿;二、豆瓣绿;三、倭瓜瓤,其色易于鳝鱼黄混淆,分别在倭瓜瓤盖面平坦,而鳝鱼黄盖面微微隆起,亦曰"馒头顶";四、桃花冻,其色红于藕合盆;五、鳝鱼青;六、鳝鱼黄;七、黑花;八、白泥;九、藕合盆,其色接近浅紫,十三中惟此底足有退线;十、泥金盆,罐上有大金星及金片,如潵金笺纸;十一、净面;十二、都人赵子玉制,盖与足底款识相同,凡末字作"造"而非"制"者皆伪;十三、深足子玉,罐底陷入足内较深。

黄振风先生与拙园老人之说,可谓大同小异,故似出同源。其所以被称为"十三种",除确知为赵子玉所造外,皆无定制者款识,于"定制八种"之区别即在此。黄先生既能言之甚详,且谓"八种"、"十三种"曾与赵子臣商榷印证,可谓全同。不言而喻,桐华先生之说与子臣大不相同。

桐华、振风两先生之虫具知识,笔者均甚心折,而子臣既出虫贩世家,更一生经营虫具,见多识广,又非养虫家所能及,故其经验阅历,尤为值得重视。笔者自愧养虫资历不深,名罐所藏有限,且有未经寓目者,因而不能判断以上诸说究以何为可信,只有一一录而存之,以备进一步之探索及高明博雅之指教。惟究其始,赵子玉当年造盆,不可能先定品种"八"与"十三"之数,并以此为准,不复增减,其理易明。后人据传世所有,代为落列排比,始创"八种"、"十三种"之说,此殆(音带)事物之规律。若然,则各家自不妨据一己之见而各有其说。各说亦自可并存而不必强求其一致矣。

赵子玉罐虽名色纷繁,然简而言之,又有共同之特征,即澄泥极细,表面润滑如处子肌肤,有包浆亮,向日映之,仿佛呈绸缎之光而绝无由杂质之反射,出现织细之闪光小点。棱角挺拔,制作精工,盖腔相扣,严丝合缝,行家勿庸过目,手指抚摸已知其真伪。仿制者代有其人,甚至有在古字一横下加弯者,矜持拘谨,不难分辨。民国时大关虽竭力追摹,外形差似而泥质远逊。

万里张及赵子玉均有特小盆罐,或称之为"五号",超出常规,遂成珍异。某家有一对,何人藏四具,屈指可数,为养家所乐道。实物如桐华先生之小万里张,四具一堂,装入提匣,专供前秋、中秋上局使用。小子玉则有邓西忠旧藏一对"乐在其中",直径不到十厘米盖背面款识为"乐在其中"足底内为"都人赵子玉制"堪称绝品。可能为王府公主或内眷定制者。填土虽贱,却珍逾球璧。

其他名罐如"瓦中玉土精盆",雕镂蝴蝶而填以色泥,故又曰"蝴蝶盆"。"南楼雅玩"盆,主人即《虫鱼雅集》述及曾养名虫"蜈蚣紫",咬遍京华无敌手,死后葬于园中纡环轩土山上,并为建虫王庙之南楼老人。此盆并非用澄泥轮旋成形,而是取御用金砖斧砍刀削,砥砺打磨而成。四字款识亦非木戳按印而是刃凿剔刻出阳文文字。所耗人力物力,超过泥填窑烧,何止千倍!其他私家制罐,款识繁多,道光时"含方园制"盆乃其佼佼者。用泥之细不亚于子玉,款识亦朴雅可喜。

一般养盆以有赵子玉为款者为多,戳记文字式样,不胜枚举。其他款识也难讲述,大小造型,状态不一,因不甚被人重视,故更缺乏记载可稽。

过笼,北京又称"串儿",谓蛐蛐可经两孔串来串去。名贵的过笼同样分万里张、赵子玉两个系列。

万里张过笼轮廓柔和,造型矮扁,花纹不甚精细,不打戳记而代之以在盖背面按印指纹。下举二例:一、万里张菊花纽(亦有称葵花纽)过笼,除纽外全身光素,有大小两种。二、万里张五福捧寿过笼,纽为高起的圆寿字,四周五福围簇。

赵子玉过笼棱角快利,立墙较高,花纹精细,不加款识。常见盖内印有叶形戳记中有赵子玉三字者皆是赝品。下举真者数例:一、赵子玉单枣花、双枣花过笼,亦有称之为桂花者,除纽外全部光素。造型大小有别,小者又名"方寸",宜用于晚秋较小的盆中。又有扇面式的,月牙形水槽贴着摆放,可为盆内留出较大空间。二、赵子玉五福捧寿过笼,与万里张相似而花纹较繁,将光纹改为纹地。于此亦可见前后的渊源关系。如过笼正面立墙有刀割花纹,则名曰"五福捧寿拉花"。"拉"北京方言刀刻之意。三、赵子玉鹦鹉寿桃过笼,寿桃作纽,两侧各有展翅鹦鹉。亦"鹦鹉偷桃"。如立墙有刀刻花纹,名为"鹦鹉寿桃拉花"。

所谓旧串,和旧养盆一样,花色繁多。其佳者为"含芳园制"。盖上印有菊蝶、古老钱、蟠龙、花卉等花纹者以及红泥、黑花等又逊一筹。

《虫鱼雅集》讲到:"水槽亦有真伪。至高者曰蓝宝文鱼,有沙底,有瓷底。次则梅峰、怡情、宜春、太极、蜘蛛槽、螃蟹槽、春茂轩,不能尽述。"怡情朱色勾莲于嘉、道时。春茂轩各式乃太监小德张为慈禧定烧,出光绪景德镇窑。昔年笔者一应俱全,且有德化白瓷、宜兴紫砂以及碧玉、白玉、玛瑙者。十年浩劫,散失殆尽矣。

上局用具还有净水瓶,即大口的玻璃瓶。或用清代舶来品盛洋烟的"十三太保"瓶,因每匣装十三瓶而得名。磨光玻璃有金色花纹,十分绚丽。其用途是内盛净水及水藻一茎。蛐蛐胜后,倾水略刷其盆,掐水藻一小段放盆内,供其滋润牙帘。

此外还有放在每一个罐上的"水牌"。扁方形,抹去左右上角。考究的为象牙制,次为骨或瓷。正面写虫名、买的日期、产地及重量。背面为每次战斗记录、包括日期、重量、战胜某字某虫等。它分明是为蛐蛐建立的档案。北京的规矩,非经同意不得翻看别人的水牌。

其他用具如竹夹子、蔴刷子、竹制食抹等均为消耗品,从略。惟深秋搭晒所用竹簾,分粗细三等。极细者真如蝦须,制作极精,今亦成为文物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