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滇藏路的六个地标之芒康·古盐井小镇

2013-08-26 13:04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走滇藏线进西藏的芒康,首先要过盐井,而盐井所产的质量最好的白盐,吃起来并不是很咸。

一名妇女在盐井里劳作的景象

盐井是一个镇,属于西藏芒康县。现在能看到零散的马锅头们,用青稞来换盐,大多是为了给牲口食用的红盐。走滇藏线进西藏的芒康,首先要过盐井,而盐井所产的质量最好的白盐,吃起来并不是很咸。在这1.5公里沿着澜沧江的水岸线上,现在嘎达村和盐井村的2000余口人,由50多个盐水泉眼供养着。岩石下的凿坑就是盐水,在当地人眼中取之不竭。过了端午,盐井就进入了雨季,洪水每年漫过卤水井,顺便冲垮各家的盐田,但这在盐井人看来就是“天理循环”,毫无怨言。“给你,也就要收回去。”他们说。为了避免这种宿命,河边高达四五米的卤水井,是政府在上世纪70年代为村民修建的,至今仍是村里的“聚宝盆”。

陡峭崖壁上每一块小小的盐田不过几平方米,但是用木头架子高高低低地撑起来,只有站在山顶俯瞰,才能看到那些阡陌成片的、闪闪发光的红泥土盐田上还有白色的结晶。盐田本身是一件极为繁琐的手工品。每一块盐田的下面都支撑着七八根木头支柱,全部都是松木,因为山上高寒,这些树要长30年才有这个程度。每一根松木盐柱,都是拥有者的巨大财富,因为支撑着盐田,常年被盐水渗透,看似许多盐卤,拿手去摸却是扎实冰冷的,扎在土里的部分也不会腐坏。这些木头一般不轻易挪动,当地有个习惯,除非家里有红白喜事了,才拆掉一两根下来换钱。一根木头至此完成了支撑的任务,被劈成小块泡入水池,基本上要泡两三个月,木头里的盐分才能全部析出。这水浇到自家盐田里,几天晒干后,盐的产量能比普通卤水浇的地,高两三倍,一根木头能析出几百斤盐来。

这样沿用至今的古法,使盐井的盐特别富有诱惑力。去拜访了前年我去盐井时所住的卡瓦格博旅馆,女主人一见到我就两眼放光。因为她在长沙上大学的女儿,看到了我们2010年对盐井的报道。“你要住下来,吃李子,喝我酿的酒。”她的汉话依然不灵光,也从来没有学会过上网,但是这并不影响摄影师、艺术系学生和慕名而来的旅行者成为她的客人。她拉着我把电话写在酒柜的面板上,那上面已经写了好几个她的远方朋友的电话。当地是藏族和纳西族混居,总的来说还是女人当家做主,女子有继承自家盐田的权利,男人只能“嫁出去”。女人是当地的主要劳动力,而她的丈夫则贩卖虫草,整日开着车跑生意。女主人送我时,已经备好了极甜的李子,和她酿的纯葡萄酒。

盐井有西藏境内唯一的天主教堂,因此,当地的葡萄酒享有盛名,酸但醇厚,于是喝法不同,她要我兑两斤冰糖进白色塑料方桶里。而李子深红发亮,每一颗都甜得让人纳闷。盐井低处山谷中,到处有葡萄架子,长着核桃树、李子树,因为2000多年的产盐史,这里又是山谷,没什么青稞种植,也不饲养很多牲畜,所以村子都很干净,果子树是为了自己吃才栽的,紫外线天然将病虫害挡住。总觉得盐井人脸上那种怡然自得和慷慨,与财富的世代积累、得天独厚的生存条件有很大的关系。另一个盐井的名物是“加加面”,一口一碗,主人不断一小窝一小窝地煮,然后不断端着碗巡视,谁碗空了,立刻就添新的,面条是当地自己晒干的油香筋道的挂面。这样吃东西的形式,倒像是当地人招待来客玩的游戏,往往有人喊出“十五碗!”“三十碗!”山上流下大股清澈的雪山水,绿树荫荫,很多大树却没有阴森感,绿得非常漂亮。现在盐井的路也修得非常好了。开车可以直通到盐田的顶端,然后摸着热热的陶一样质感的古盐地,一点点爬到江边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