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化妆盒的黄金年代

2013-08-16 11:08 作者:李晶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3期
20世纪初的珠宝,如同一杯嘶嘶带气的鸡尾酒,浓郁热烈,掺杂着撩人性感的气息。此时,立体主义、非洲艺术、装饰风格、东方异国情调各自粉墨登场,妙不可言。

1

金匠大厦会客厅

【从左至右依次为:银嵌宝石花饰化妆盒丝质袋、埃及人像(布里奇曼艺术图书馆收藏)、埃及人像(布里奇曼艺术图书馆收藏)】

1922年,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发现并发掘了古埃及图坦卡蒙法老墓。墓室内有图案鲜明、色彩繁复的壁画,这些壁画以及出土文物,成为最早有关使用化妆品的考古学证据。克丽奥佩托拉七世(埃及艳后)的时代,古埃及的女性发展了眼部化妆,她们将捣碎的孔雀石涂抹在上下眼睑、睫毛及眉毛上,以化妆墨来加强妆彩。这种黑色眼影粉被称为“锑粉”,古埃及的女人们相信它能够驱邪除恶。化妆品在古希腊和古罗马也有着广泛应用,那些专门负责调制胭脂、香水和膏脂的奴隶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化妆侍后”,女人们试图用化妆来凸显自己,吸引异性的注意。

到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苍白无血色的肌肤备受推崇,被视为贵族生活的表现,因此一些能让皮肤更为白皙的化妆品,甚至包括致命的碳酸铅,也如胭脂一样成为健康与青春的象征。欧洲化妆的盛行始于17世纪,最初是天花痊愈的女性用来遮掩脸上的疤痕。在18世纪,化妆品仅限于被包养的情妇和妓女使用,维多利亚女王曾公开宣称,使用化妆品是不礼貌、粗俗的行径。直到19世纪末,化妆的概念才普遍被女性接受。各种珠宝品牌不失时机地推出粉盒、化妆盒、首饰盒,在舞会、晚宴中既能作为装饰的一部分,亦能方便携带。

英国的金匠公司(GoldsmithsCom-pany)展出亚洲收藏家“两依藏”收藏的300多件不同种类的化妆盒。每个盒子都包含着复杂的手工艺,有时一个盒子同时需要金匠、银匠、珠宝装饰师等一起长时间通力合作完成,多数化妆盒由黄金或银打造,上面镶有钻石、红宝石、蓝宝石、珍珠、翠玉等各式珠宝,盒内的秘密小空间,令人赞叹设计者的创意与巧思。里面装有女士晚间外出时所需的物品,包括梳子、粉饼盒、口红、镜子、香烟盒,甚至还有便条纸及笔。展出的300多件化妆盒多数是法国的高级珠宝商所制作,包括梵克雅宝(VanCleef&Arpels)、伯敻(Boucheron)、宝格丽(Bulgari)、卡地亚(Cartier)、尚美(Chaumet)、爱丝普蕾(Asprey)、格拉夫(Graff)、蒂芙尼(Tiffany)等品牌。为了展示这些珍宝,金匠公司特别将展示空间装饰为20年代的巴黎沙龙风格,播放怀旧沙龙音乐,让参观者一进入展场,仿佛走进时光隧道,重温昔日的法国风情。

英国金匠公司历史悠久,公司位于伦敦圣保罗大教堂东北处。古代许多欧洲国家,金银作为使用货币长期被置于赦令或法规的管理下,必须由政府指定的鉴定所检验,符合一定的纯度标准,才允许上市交易。1300年,英王爱德华一世颁布法案,宣布符合规定标准的金银器必须经金匠公司鉴定并打上标记。1327年金匠公司首次获得皇家特许证,负责对金银等贵重金属制品做品质鉴定。目前的金匠大厦(Goldsmiths'Hall)是金匠公司在原址上第三次重建,这座外表古朴厚重的建筑已经有170多年的历史,电影《女王》、电视剧《唐顿庄园》等都在此取景,里面陈设装饰都是19世纪重建时的原样。

金匠公司市场部总监阿曼达·斯塔林(AmandaStucklin)给本刊记者说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据说最初美国人到了梵克雅宝的店里,老板见到一位女士把口红、镜子都放在香烟盒里,法国人受不了了,说夫人你不能这样,这实在不够优雅,你应该买一个我们的这种化妆盒,里面都分好类,你可以把东西都放进去。于是这类化妆盒在欧美开始流行。”

展览依据时代风格展陈——“俄罗斯芭蕾舞团和东方艺术”,“立体主义”,“上海风格”,“浪漫历史主义”,“战争美学”。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俄罗斯芭蕾舞团在巴黎成立,舞团创始人谢尔盖·贾吉列夫(SergeDiaghilev)对当时艺术的时尚表达产生了深刻影响,俄罗斯芭蕾舞团在当时成为时尚品牌的代表。贾吉列夫并没有在本国土壤上宣传民族主义的神秘,而是将俄罗斯式的异国情调传送给了法国、英国和美国的追随者们。与传统的温顺、沉默和安静不同,这些芭蕾舞激发出毫无节制的夸张,以熙熙攘攘实现表现性。与贾吉列夫合作的年轻时装设计师保罗·波烈(PaulPoiret)因此成为这时期时尚的绝对统治者,因为他,女人们可以穿着哈伦长裤,去欣赏米哈伊尔·福金(MichelFokine)的《天方夜谭》中的东方式狂欢。就如作家保罗·莫兰德(PaulMorand)所言,俄罗斯芭蕾舞团台上的一切,见证了观众们无礼的行为,奢华的头饰,涂抹的脂粉。

这股风潮带动了时尚圈的新设计理念,于是高级时装的设计师们联手珠宝商,共同打造抢眼而亮丽的化妆盒来搭配服装。

制作于1920年的碧玉和红玛瑙粉盒,带有浓郁的东方风情,红绿两色的几何搭配,给视觉极大的冲击。卡地亚也在这时期不失时机地制作了一批法贝热风格的化妆盒。阿曼达告诉本刊记者:“法国人追求时尚,他们将俄罗斯芭蕾舞团的时尚风潮转变为更为实际的产品,这些化妆盒就是其中的代表。而身在圣彼得堡的贵妇们,但凡了解到有新的装饰品出现,一定会想方设法获得,时尚的东西在女人之间是不需要网络这种平台的,是本能的。”

在20世纪跌宕起伏的不同时期中,化妆盒的设计与工艺,也顺应大时代背景变化而紧随时尚风向标出现不同风格,成为当时主流艺术和时尚趋势的缩影。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香奈儿创造了一种“贫穷的奢侈”风格,这种成为“男孩子”的风潮充满年轻中性的魅力,开始引领时尚。立体主义的影响催生了很多复杂有趣的几何设计,设计师经常使用条纹玛瑙和水晶来搭配钻石,充满原创性,令珠宝首饰焕然一新。制作于1925至1930年的黄金及黑玛瑙化妆盒简洁、线条明快,并钤印有伦敦金匠公司的印记,由此可知,当时这件化妆盒是在英国地区销售。

展览中有趣的部分被称为“上海风格”,这个系列带有浓郁的中国元素。在西方一些学者看来,20世纪初上海的城市性从世界范围看,可以与巴黎这样的城市中心发展相关联。正如上海的一位老居民在20世纪初所写,当时“上海的娱乐业比任何别的通商口岸都发达,我们应该引以为豪”。租界迅速发展,到1910年它甚至成为外国旅游者的目的地。对于欧洲的设计师来说,上海曾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中国风潮的代名词。

署名“拉克洛什”的设计师制作于1925年的嵌翡翠琥珀化妆盒,在金质长方形化妆盒上,四个长面由琥珀装饰,两个短面雕刻翡翠面板,打开镶嵌钻石的扣件,里面是唇膏、粉隔和镜子,镜子侧面是象牙面板及金笔。琥珀盖饰有玫瑰色切割钻石“寿”字。由“拉克洛什”制作的另一件黑漆嵌螺钿化妆盒可能取材于18世纪末或19世纪的中国版画,主要的两面均为黑漆嵌螺钿的远东人物风景画,盒盖上镶嵌一颗明亮式切割钻石,犹如一轮明月耀空,黄金质地的竖直侧壁以绿色珐琅作底,粉盒四角也雕刻有中文“寿”字的表意图案。

当时,工业化妆品作为一个产业,尚在起步阶段,多数化妆品仍然是香水制造商们手工制作,包装质量并不高。因此,销售化妆品的商人同意用那些珍贵的、形状不一的容器来盛放各种散粉、口红和香水。到上世纪30年代晚期,化妆品产业开始面向普通家庭主妇,各种品牌纷纷用属于自己的容器来包装产品,精美的小化妆盒渐渐没落,成为收藏品。

阿曼达说:“展览期间,我给卡地亚打过电话,咨询他们是否还做这些东西。现在卡地亚、梵克雅宝等大的珠宝品牌依然在做,延续传统,但都是高级定制,极其昂贵。”1920到1960年是这些充满魅力、想象力独特的化妆品容器的黄金年代,在化妆品问世以来的漫长历史时期中,这是一个具有标志性、值得歌颂的年代。化妆盒的乐趣不仅在于其中蕴含的精巧工艺和丰富想象力,也不仅在于制作者如何神奇地将小型工程技艺运用到盒子的内部构造之中,而在于这些盒子在人类追求魅力与装饰的漫长过程中,仍然有力量唤起一个“黄金年代”的到来。

(实习记者蒋玲对本文亦有贡献)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