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电商“助产”年轻艺术家

2013-08-14 10:48 作者:周永亮、罗书银来源:雅昌艺术网
电商平台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了青年艺术家?艺术家该如何面对电商?该如何进入市场?

2013年中央美术学院本科毕业展现场

今年夏天,天津美院联合雅昌艺术网组织了“天津美术学院毕业展精品拍卖会”。嘉德在线、Hihey、艺典中国、亚马逊、国美在线等电商企业都或早或晚涉足艺术品,这给青年艺术家进入市场增加了一条途径。

电商平台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了青年艺术家?艺术家该如何面对电商?该如何进入市场?

从电商“起步”

李欢刚从美院毕业,前段时间他参加了某电商网站的拍卖,拍得2000元,他非常高兴。虽然这并非自己首次卖作品,但他觉得找到了自己一条新的途径,在此之前,他卖作品都是通过同学介绍藏家或毕业展。

而谈到这次网拍,“起初最初并没有特别在意,当时电商的工作人员找到我,说想在网站上拍卖我的作品,因为刚刚毕业后,还没有特别的计划,与其闲着不如参加这次活动。当初并没有想一定要卖出去,只是想找一个展示的平台。”

结果,他发现电商这个平台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挺合适,“因为自己没有人脉积累,能够参加的展览有限。电商平台就算没有这些,也可以展示或销售。”李欢说,如果想进一步发展,就不能单纯地依靠电商平台,与画廊或艺术机构的合作将更重要。

其实,这条路很多艺术家都走过。“嘉德在线十几年前就已经和年轻艺术家合作了,当时我也曾买过很多人的作品,当时价钱从一千到三千,很多人都是卡通一代的代表人物,2004年左右,他们的作品大道了四、五千左右,现在他们的作品都卖到五十万到六十万之间。”张思永介绍说。

而在电商平台出现之前,很多毕业生作品永远在工作室,“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浪费了一批人才和作品,但是随着良好的精明的买家和发现者及时挖掘出来,第一步就是他的伯乐,给高给低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把这个年轻人挖掘出来的时候,未来三、五年还能在这个基础上再上台阶这是很关键的”,所以多几个载体和平台对他们起到宣传作用,也是展现他们的教育成果和创作风格。

电商的出现确实加快了年轻艺术家被认知和进入市场的速度,也催生了他们对于市场的欲望。“电商也成为他们的手段和平台,可以快速让更多的买家公平地选择竞拍。线上的平台对年轻艺术家有很多推广,公共识别性比较强,而且便于及时地选择,也让他们有一个展现自己风格很便捷的渠道。”

复杂“心态”

前面张思永提到的最初活跃在电商平台上的卡通一代,他们并非一直坚守电商,仅仅把电商作为起点。在他们被画廊、策展人发觉后,他们的作品进入画廊、美术馆、艺术机构或拍卖行,这才奠定了他们如今的地位。

与展览相比,电商显然有自己的局限,“现在,由于电商配套服务和消费者消费习惯不同,电商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电商的消费群体更多的是艺术爱好者或机构,虽然专业机构也从众挑选艺术家,但并不很多。目前的电商平台,更适合的年轻艺术家作品,他们的作品价格相对较低,装点居室或作为爱好很多人都可以承受。”

“在当前中国的艺术格局中,画廊和拍卖行的一二级市场,是提升艺术家市场最主要的方式。而近几年,拍卖行逐渐开拓展览、私洽等业务,压缩了画廊的生存空间,能够得到画廊的认可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要在拍卖场上一展拳脚。”

在被机构签约或认可之前,艺术家更多地自己寻求机会,电商当然是一种途径,更多地参与各种评选也是一种,王聪就种艺术家,他刚参加了雅昌主办的未来艺术家展览。他生活、工作在河南郑州,当地艺术环境非常差,之所以选择郑州,“一方面是离家近,另一方面是生活成本较低。”现在她每年也参加四五个展览,“这些展览信息基本上都是从网上搜集的”,为此他还特地建了一个qq群,最初是讨论技法的,后来成为年轻艺术家共享展览信息的地方。

而艺术家在面对画廊或拍卖行时,他们的态度非常复杂。曾经有一位优秀的艺术家作品在某拍卖上拍出上百万的高价,“很多人都为他高兴,觉得可以很快地提高他作品的价格。”但他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后,特别焦虑,觉得“有人要整死他”,因为作品价格的大的起伏,对收藏家会产生极大的振荡。

在央美举办的毕业展上,某画廊想与一个学生签约时,忽然找不到学生了。于是他们四处询问学生去了哪里,有人告诉他,学生听说画廊想与他签约时很害怕,躲到外面去了。整件事情让人有点哭笑不得,但也反应青年在选择上的无助,他们涉世不深,不了解市场和社会,看到一些市场的不良现象就开始怕和市场接触,这样的艺术家如果被迫进入市场,在市场中受到挫折,很容易承受不住打击。

如何面对市场“诱惑”?

现在以挖掘青年艺术家为己任的项目,已经有泛滥的趋势,动辄上百名艺术家被一批批地挖掘出来,甚至拍卖行直接进驻学校,将学生作品上拍。

对此很多人都反对青年艺术家过早进入市场,“我不支持拍卖行过早将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带入市场,应该让他们慢慢成长,不能拔苗助长。青年艺术家不应该以一时的市场价格高低作为考量,最终能够存留下来的才是有强大艺术价值的东西,艺术是纯粹的,排除杂念才能更好地创作。”赵力认为。

现在的形式是市场已经不可避免,那青年艺术家该如何面对呢?“年轻的毕业生一定要正视自己如何面对市场的选择,是否清晰,是否摆正了位置。”张思永说。
寻找经纪人当然是最好的途径,孟永康在成为艺术家之初就拥有了经纪人,“这应该是我最幸运的地方,我可以专心地创作,而联系展览、拍卖等事务都由经纪人来负责。”每次的活动都有人在背后支持他。

像孟永康这么幸运的青年艺术家毕竟是少数,更多地还是要依靠自己。“我的建议是青年艺术家除了要创作,还要更多地了解运营、宣传方面的技能,让自己成为复合型的人才,毕竟中国艺术市场发展不成熟,还没有达到发达国家的程度。”长期关注青年艺术家的韩宇说。

同时,在学术和市场之间要找到一种平衡,“当然这种平衡可能并非完全一致,但要适合自己的境况。理想的状况是青年艺术家能够以学术引导学术,但对他们可能要求太高,因为他们面临的压力和诱惑太多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