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张斌:体育故事 > 正文

那一年,他们可能都吃药了

2013-08-13 14:51 作者:张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德国柏林著名的洪堡大学的科学家们经过多年努力,将解密档案一一拼接在一起,发布一份800页报告,郑重地告诉德国人,联邦德国政府从1950至1989年柏林墙倒掉,近40年间,利用纳税人的钱研发各类兴奋剂,供联邦德国运动员大规模服用。

1954年的伯尔尼奇迹中有兴奋剂的味道

有人担心,封存档案一旦解密,往往意味着灾难。果真如此吗?其实未必吧。《南德意志报》近来制造了一次震荡,该报抢发消息说,德国柏林著名的洪堡大学的科学家们经过多年努力,将解密档案一一拼接在一起,发布一份800页报告,郑重地告诉德国人,联邦德国政府从1950至1989年柏林墙倒掉,近40年间,利用纳税人的钱研发各类兴奋剂,供联邦德国运动员大规模服用,涉及项目之广令人错愕,甚至11岁未成年选手也有服用类固醇药物的记录。在种种兴奋剂罪责中,有组织服用最为恶劣,国家行为则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

《南德意志报》的版面有限,800页报告不日即将正式发布,读到消息的人们除了无一例外地认定体育历史理论上必须重写之外,还会感慨“冷战”岁月中还有多少秘密迟早会像电影《窃听风暴》一般震慑人心啊。原本,民主德国、苏联以及东欧各国被披露出的昔日文件已经做实了,社会主义阵营各国才是兴奋剂泛滥的世界,各色惨烈的故事不绝于耳。如今,如果你在“维基百科”的搜索框中输入“联邦德国服用兴奋剂”这样的关键词时,所谓强大的知识体系还会不自觉地提醒你,你的意思是“民主德国服用兴奋剂”吗?

很少有人通读过那份800页的报告,因此记者在报道中还是出现了多处前后不一致的表述,到底联邦德国政府从何时正式知晓并介入到兴奋剂的研发与使用之中,一种说法是1950年,还有一说是上世纪70年代,但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联邦德国政治家们曾经不遗余力地鼓励运动员们服用兴奋剂,主要目的就是要与柏林墙那一侧的国度在运动场上一决高下。看着报告中罗列出的政府资助研制出的兴奋剂名单,活生生就是一部人类兴奋剂演进历史。更为可怕的是,这份报告并未告诉世人,政府的此种不可告人的行径何时结束的,甚至有人揣测,时至今日也未曾终止过,这可能有些言过其实了。

洪堡大学的研究独立进行,历时几年,今年4月就形成报告了,但迟迟未曾发布,原因在于涉及隐秘历史过多,如何才能避开德国法律中有关个人隐私的条款,公布出那些当事人的姓名以及身份,着实是个不小的挑战。科学家们翻检历史发现,德国人服用违禁药品的历史长久,“二战”中纳粹士兵们曾经大规模服用安非他命。上世纪40年代末期,德国足球运动员服用此类药品成风,世人不以为异。还记得《伯尔尼奇迹》那部影片吗?描述联邦德国队以哀兵之势出征1954年瑞士世界杯赛,感人至深,曾是2006年德国世界杯赛前的献礼影片,典型的德意志骄傲。科学家提醒我们,传奇历史中居然夹杂着违禁药物的味道,原有报道曾描述说,联邦德国球员服用维生素药物强身健体,配合着啤酒,勇往直前。其实,历史曾经记载过,数名联邦德国球员那时候被证实服用的药物是类固醇。如若这就是真实历史,尤西比奥以及葡萄牙伙伴们还能要回本该属于他们的雷米特金杯吗?60年了,历史还有机会还给历史吗?

依旧是世界杯,1966年,联邦德国再进决赛。那个历史瞬间的神奇之处曾经被归结为棕色的皮球是否真的越过了球门线,可是科学家们则惊异地发现,与真实历史相比,那个贝肯鲍尔与查尔顿近50年的争论几乎毫无价值。一封由时任国际足联秘书长安德雷杰维奇于1966年11月29日的密信中写道,“有非常充足精确的证据”显示在三名隐去姓名的联邦德国球员身体中发现了违禁药物成分。面对这封尘封日久的密信,英国人不无得意,在报纸上居然刊出——《1966年,他们可能都吃药了》。想当年,联邦德国人一直抱怨赫斯特打进的第三个球根本没有越过球门线,终于到了可以闭嘴的时候。2011年,曾经突然传出联邦德国队在1966年世界杯赛服用兴奋剂的秘闻,老国脚舒尔茨面对德国《图片报》信誓旦旦地表示:“我经历很多,服用兴奋剂简直是无聊的谎言。”我们该相信谁呢?

1970年,理论上是一个重要的年份,联邦德国政府在这一年成立了联邦体育研究所,简称(BISP),其上级主管部门居然是内政部,这不得不让人坚信,联邦德国人是为了1972年慕尼黑本土奥运会才匆忙组建这一机构的,科学家们在浩繁的历史档案中找出的一份发黄文件证实了这一猜测。更令人感到震惊的是,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期间,联邦德国代表团总共为其运动员注射了1800针兴奋剂,当时注射的药物主要是两种,提高运动表现立竿见影,但并不在当年的禁药名单上。其实当年就有人曾经记述,那届奥运会服用兴奋剂已经达到疯狂境地,那些明显服药的民主德国姑娘们身材伟岸,嗓音低沉,备受指责,一位官员出面反击道:“她们是来游泳的,不是来唱歌的。”也许,那时候联邦德国服药审慎,抑或是服药高明。

在关于兴奋剂领域中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高德曼困境”。高德曼教授曾经在1982和1995年两度对运动员进行测试:“如果神奇的小药片合法,但是有可能导致死亡,你会服用吗?”结果6%肯于吃药。“如果神奇小药片不合法,但是根本无害,你会服用吗?”结果12%愿意吃药。其间显露出微妙的心理,无论是柏林墙哪一侧,吞下药片的动机几乎是一致的,无关制度与主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