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专栏 > 正文

徒德说

2013-08-08 14:07 作者:文东
这些年来,"师德"固已鲜保,弟子礼也似乎失传了。师徒之间的礼数,固然不必像过去那么古板,但在师长面前要谦恭、礼敬,却仍然应该是弟子的基本修养。

 

上月在中央美院听了一场名叫《弦歌雅韵--诗词古文吟唱》的讲座,主讲人是七十余岁高龄的陈长林先生。陈先生是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国家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唯这次讲座的内容,既非计算也非古琴,而是差不多已经失传的古诗文吟唱法。旧时的塾师在教授诗文时,要用到这种吟唱法,简单地说就是把诗文用一种腔韵唱出来,以帮助童蒙记忆。上过旧式私塾的人可能都见过且会,后来新式学堂逐渐不用,便慢慢的几近失传了,只有像陈先生这样的古稀耄耋老人,还能凭记忆传授左右,这次讲座,是一次难得的公开讲授,弥足珍贵。

讲座很精彩,陈先生作了不少示范,或朗声吟哦,或鼓琴而歌,两小时的时间,在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结束时,陈先生已颇体力不支,但仍然留了些时间给听众提问。几位青年学子先后抢得话筒,提了几个十分冗长的问题,其间一二次,陈先生不得不请提问者重复一遍问题,唯其如此,也仿佛不得其"下问"的要领,盖这些问题本身其实并不是问题,倒像是一种陈述,意思大约是学生我一向好学敏求,对先生你的讲授内容思考得更深入、更系统,我之所思,不知先生你想到过没有,对你以后的教学有所启发否?语气上,看得出来他们在努力显得谦恭一点,但其所问则极为不逊。

提问的学生,或者并未意识到自己的不逊,甚至可能他们从小到大,都不曾掌握逊与不逊的尺度。这些年来,"师德"固已鲜保,弟子礼也似乎失传了。师徒之间的礼数,固然不必像过去那么古板,但在师长面前要谦恭、礼敬,却仍然应该是弟子的基本修养。这种基本修养,在很多人身上阙如了,我闲暇时寻思这个问题,觉得其原因要追溯到很多年前。

盖我朝立国之初,有用马列思想改造旧式知识分子的运动,运动的中心当然是在学校,于是像清华、北大等院校的党组织,就发动"积极上进的"青年教师,在代表旧式知识分子的老教授们的学术著作中"找茬",拈出其中"反动落后"的内容,作为改造、批判的突破口。继而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批斗就接踵而至,要把老先生们批服;不服,就批倒、批臭。这些老先生们原来都是学术泰斗,在学校有崇高地位,后辈学子寻常里见了无不毕恭毕敬,"执弟子礼其恭"。现在陡然有投机之士跳出来,奉旨打"翻天印",众生惊骇之余,也无如之何。

及至文化大革命,对斯文的践踏达到顶点,李皖《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记文革中有《嚎歌》,专为"牛鬼蛇神"所写,并令自唱。书又云:"一九六七年,音乐家马思聪逃去美国,他所列举的离开中国的原因,其中就包括被强迫唱《嚎歌》这令人发指的精神凌辱。"能逃出去的,是幸运的,子曰道不行乘槎浮于海;逃不出去的,就只有一锅烂掉了。"师德"就是被这样的运动打倒、踹烂的,弟子们,也就是这样被教坏的。两代失学,三代失教,如今大国崛起,国民倘若有钱,则无所不能,唯要做一个斯文人,真是难乎其难。大街上、网络上,国民动辄拳脚相加、恶言相向,便是运动的余绪。

易中天教授尝于电视节目上斥责女主持人无知无礼,也不能全怪她本人,她大学里的老师,说不定也是文革产物,没法把她教得知书识礼。因为先前的仪范已经荡然,想要彬彬然有君子之风的人,也不免不知所措。很多人学习古典文学,学习传统的书画、琴棋、茶艺、花艺,其动因之一,大约是想学习做一个中国式的体面的文明人,然而在学习过程中,常常忍不住无意间冒犯师尊,致师徒之间搞得很不愉快,这个真是很无奈的事,学生们早已经不知道如何"执弟子礼"了。在陈长林先生讲座上提问的学生们,大约也是这种情况。

师有师德,徒有徒德,两德之不存,即是民族精神破产的征兆。俗语云,解铃还须系铃人,肉食者谋之乎?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