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读世界 > 观察 > 正文

埃及过渡政府的挑战与任务

2013-08-06 12:10 作者:邹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曼苏尔对其高压镇压的行为,看起来很有可能将埃及再度引向独裁社会。”

7月27日,埃及首都开罗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穆尔西支持者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造成逾百人死亡

7月26日,埃及前总统穆尔西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在首都开罗及亚历山大等地举行了规模空前的示威活动,对峙双方及警方之间爆发了多起流血冲突,造成逾百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穆尔西被罢黜后,穆兄会和埃及军方之间长期存在的敌意骤然激化,国内暴力冲突一再升级。7月25日,军方向以穆兄会为首的宗教党派发出停止暴力活动的48小时“最后通牒”;内政部也要求穆兄会尽快结束示威活动,并警告将采取强硬措施。穆兄会没有理会这些警告,26日,在埃及某法院下令拘留穆尔西的消息刺激下,抗议对峙就直接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埃及社会目前已处在了内战一触即发的边缘。而7月17日,埃及军方领导人、国防部长塞西却在电视讲话中公开鼓励民众上街游行。他说:“我敦促人们本周五走上街头,以证明他们愿意授权我、军队和警方对抗可能出现的暴力和恐怖主义行径。”

“塞西的话中隐含着埃及军方的希望。”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中东政治研究员莫曼尼(BessmaMomani)告诉本刊,“他们意在通过这场公开支持秀为反击穆尔西支持者的抗议筹集力量,他直白地鼓励以‘全国对抗’来抵制恐怖势力。政变后,军方一直在大力推行这一概念。很明显,他们所说的‘恐怖势力’,是拒绝接受穆尔西被免职的穆兄会的成员及支持者。”

“过去的几周已经证明,穆兄会被边缘化使许多埃及人松了一口气,即使他们为此付出了‘民主进程边缘化’的代价。但是,穆兄会毕竟是赢得过一场大选和一场宪法公投的,其支持者不会轻易投降。他们认为自己应得的统治权被夺走了,并且还被迫为穆巴拉克时代的主要腐败势力的回归做出了牺牲。无论正确与否,这种背叛感都在为抗议和暴乱煽风点火。”莫曼尼进而说,“塞西也明显意识到了这一点。推翻了一个民选政府,他清楚地感觉到了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政变后,他也曾试图说服世界,埃及正在向平民政府过渡。但是,以更多的暴力去压倒抗议声音的做法,并非实现民族和解的真正方式。更何况,这也许将再搭上数千条埃及人的性命。无论民众的政治诉求何在,眼下的暴力与混乱的持续恶化都不是他们想看到的,而这却正是塞西通过周三演讲邀请他们加入的。他这样做,无异于‘玩火’。”

“无论过渡政府为民众注入了何种希望,都要面对来自穆兄会的愤怒和敌视,以及他们准备尽其所能地干扰政治进程的决心。”纽约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中东政治研究员库克(StevenA.Cook)则告诉本刊,“穆兄会可能终将失败,但他们的静坐、抗议以及对暴力和殉难的有力渲染,都大大加重了眼下政治现实的棘手程度。无论如何,穆兄会对民意投票的忠诚是没有错的,如果穆尔西仍在位,不管其政府表现如何,这种执政导向都可能最终会帮助穆兄保住地位。而现在,曼苏尔对其高压镇压的行为,看起来很有可能将埃及再度引向独裁社会。”

目前,埃及已基本完成了过渡政府的组建工作。临时总统曼苏尔公布,将通过大选产生第二任总统,令国家脱离军方接管。但是,在库克看来,新的政治进程仍然存在一个明显的谬误——它与当下政局不相符。“穆尔西被罢黜后,埃及本应得到一个重建合理政治秩序的机会,但现在看来,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那些虽不是穆兄会及其政府制造的,但毕竟也没能有效解决的社会问题——失调的经济、老朽的基础设施、运转不灵的公共医疗系统与政府服务等——已经存在多年,并可能将继续引发社会动乱。”

“目前,埃及需要的是能干的经济带头人,他必须具备能从科威特、沙特、阿联酋筹集金融资源的能力,并能在制定经济政策时处理好各种矛盾的声音和诉求。同时,他最好能监督宪法修正,在做出具体修改时进行公投,并且为议会大选做好准备。”库克说,“但新内阁的成员却是:2011年3月至11月任埃及总理的沙拉夫、2011年12月至2012年8月任过渡政府总理的詹祖里,以及许多原穆巴拉克政府官员。这就意味着,作为一个整体,埃及的新领导人并不一定具备重新有所建树的能力。”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lifeweek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