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谁来保护南极海?(6)

2013-08-05 10:52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1期
“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特别会议于7月16日晚在德国小城不来梅港闭幕。会上讨论了由新西兰、美国、澳大利亚、法国和欧盟共同提出的关于在南极海建立两个海洋保护区的提案,但是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反对,这两个提案都没有获得通过。

南极磷虾就是预防性原则的一个好例子。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副所长赵宪勇博士告诉本刊记者,学术界关于南极磷虾的储量有很多估算方式,彼此相差10倍以上。如果平均一下,大概有3亿吨左右。根据现有的数据计算,每年可以安全地捕捞561万吨磷虾,可是去年全球的磷虾捕捞量只有15万吨,似乎不太可能影响到磷虾的种群数量,因此磷虾一直被认为是管理得最好的海产品,貌似非常安全。

但是,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几位科学家在2011年5月出版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PNAS)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证明南极半岛附近海域的磷虾数量比30年前下降了40%~80%。受其影响,附近海域的阿德莱企鹅和南极企鹅的数量也下降了50%以上。作者认为,下降的原因很可能是气候变化导致的海冰减少,但也有可能包括其他一些尚未明确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这块海域恰好是南极磷虾捕捞船最集中的区域,中国也在2011年从日本买进了一批磷虾船,加入了捕捞磷虾的行列。因为磷虾不易捕捞和保存,磷虾行业曾经很难盈利,但自从挪威人发明了直接从海水中抽取磷虾,以及磷虾就地加工等技术后,捕捞量迅速增加,盈利变得容易了。如今挪威、中国、智利和韩国等国都有磷虾船在南极海作业,收获的磷虾可以作为饲料出售,也可以用来提取深海鱼油,用途广泛。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南极磷虾很可能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安全,采取一定的预防措施很有必要。

总之,以上提到的这几个问题都是可以讨论的。但是,大会第一天,俄罗斯代表突然发难,质疑CCAMLR是否有权力制定海洋保护区,从法律上攻击海洋保护区提案。原来,CCAMLR是在《南极条约》框架下成立的一个俱乐部性质的组织,不属于联合国系统,而联合国通过的《国际海洋法公约》也有意避开了南极问题,使得南极的法律地位一直有些特殊。从某种角度看,《南极条约》之所以能比较顺利地通过,与条约成员国的俱乐部性质密切相关,因为国际法往往需要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才能通过,只要有一个国家不同意都不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谈判之所以步履维艰,和联合国成员太多有很大关系。相比之下,对于像CCAMLR这样的门槛极高的俱乐部组织,其成员国比较容易达成共识。但是,此次俄罗斯突然发难,乌克兰随后附和,大大出乎大家预料。

“俄罗斯的担心是毫无必要的,CCAMLR完全有资格制定海洋保护区,很多地方性渔业协会一直在这么做。从名义上讲,这样的法律只针对成员国,但实际上其他国家也得遵守,类似情况屡见不鲜。”来自国际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所(IASS)的法律专家杰夫·阿德龙(Jeff Ardron)对本刊记者解释说,“比如,苏联解体后正值‘泰坦尼克号’残骸被发现,于是有家公司买了艘苏联潜艇组织游客前往参观,并且偷拿船上的东西。问题被曝光后,加拿大、法国、英国和美国签署了一份协议,认定‘泰坦尼克号’残骸属于人类遗产,任何人不得擅自动用船上的东西。俄罗斯虽然没有签署这份协议,但也立即禁止了自己的潜艇,否则的话,上述四国一定会施加外交压力,俄罗斯受不了的。”

“其实相关的法律问题早在若干年前就已经搞清楚了,俄罗斯代表之所以这么做,纯粹是想以此为借口,拖延时间。”阿德龙补充说。

提斯杜克认为,俄罗斯政府真正担心的是失去在南极的存在感,因为俄罗斯的科考船不够多,需要捕鱼船来体现俄罗斯在南极的存在。如果因为设立保护区使得俄罗斯捕鱼船不能盈利的话,俄罗斯在南极的存在感就将大打折扣,此后在这一地区的发言权也将受到威胁。

结语

本次大会的第一天晚上,主办方设宴欢迎各国代表,并当场和德国南极考察船船长通了电话。这艘名为“极地之星”(Polarstern)的考察船当时正在南极的威德尔海(WeddellSea)执行科考任务,此时正值南极的冬天,附近是没有渔船的,只有像“极地之星”这样具备3米破冰能力的科考船才能在这里航行。

“极地之星”是德国极地研究所的镇所之宝,这家研究所就位于不来梅港,本刊记者专程前往参观,看到了考察船从南极带回来的一些样本,以及大量的南极科考照片。据该所新闻官西娜·洛施克(Sina Loschke)介绍,德国是全球实力大国中很少的几个在南极没有直接经济利益的国家,他们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科考上,研究重点是气候变化对海洋生态系统的影响。

“我们所去年的研究经费约为1.1亿欧元,其中80%来自联邦政府,其余的则来自州政府。”洛克向本刊记者介绍说,“在南极搞科研是很费钱的,‘极地之星’只要一出海,每天就要花掉6万欧元。德国科学家也可以选择从南非直接坐飞机飞往德国设在南极的科考站,但是非常昂贵,一张单程机票要价8000欧元。”

德国人在南极的存在感,是德国政府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另外,上述这几个数字解释了为什么南极至今仍然只对少数几个国家开放的原因,南极就像一个门槛很高的俱乐部,只有最具实力的国家才能玩得起。南极用自己严酷的自然条件作为武器,挡住了大部分人类的脚步。

谁来保护南极海?除了南极俱乐部的这几个成员国外,恐怕南极最重要的保护神就是它自己了。问题是,如果人类依然用“冷战”的思路看待这片大陆,等到全球变暖真的发生了,南极的环境不再如此严酷的时候,它还能自保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