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谁来保护南极海?(5)

2013-08-05 10:52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1期
“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特别会议于7月16日晚在德国小城不来梅港闭幕。会上讨论了由新西兰、美国、澳大利亚、法国和欧盟共同提出的关于在南极海建立两个海洋保护区的提案,但是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反对,这两个提案都没有获得通过。

艰苦的谈判

从技术上讲,这两个提案还是有很多细节是可以讨论的。

首先,设立保护区是否会影响到渔民的利益?南极海洋联盟的俄罗斯代表格里高利·提斯杜克(Gregory Tsidulko)告诉本刊记者,俄罗斯代表团认为,新西兰提出的罗斯海保护区提案对俄罗斯渔船不公平。因为距离太远,俄罗斯渔船的捕鱼成本本来就比新西兰高,建立保护区后,俄罗斯渔船的成本就更高了。

代表新西兰政府参加谈判的新西兰渔业代表格雷格·约翰逊(Greg Johansson)对本刊记者介绍说,去年一共有23艘渔船在罗斯海作业,分别隶属于6个国家。其中新西兰所占份额最大,总量大约在4500万新西兰元左右,但这个数字相比于新西兰每年14亿新元的渔业总量来说并不算多。为了保护罗斯海,新西兰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

不过,南极海洋联盟的阿根廷代表告诉本刊记者,罗斯海保护区提案并没有减少犬牙鱼的捕捞上限,只是把开放捕鱼的海域面积缩小了23%而已,渔民的实际损失并不大。问题在于,CCAMLR一直实行“奥林匹克捕鱼法”,即不对每条渔船单独设限,而是大家公平地抢,谁抢得多算谁的,只要最后总数不超上限就可以了。如果罗斯海保护区法案通过了,各国渔船必须重新寻找新的航道,一开始可能需要一段时间适应,熟悉这片海域的新西兰可能会得到一点好处,多抢到一点鱼,但优势相当有限。

无论如何,新的法案必将对捕鱼业产生影响。有些国家援引《养护公约》第二条,认为海洋保护区提案违反了“合理利用”的原则。但是坎贝尔认为,所谓“合理利用”不应只包括渔业,还应把科研需求包括进来。南极海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未受人类太多干扰的海域,为研究海洋生态环境的科学家们提供了一个几乎是唯一的天然实验室。

罗杰斯教授告诉本刊记者,截至目前,科学家们已经在南极海发现了8800种物种,其中超过一半的物种只在南极海生存。因为水温寒冷,以及缺少人为干扰等原因,这里生活着很多奇怪的物种,比如冰鱼体内没有血红蛋白,是唯一没有血红蛋白的脊椎动物。犬牙鱼则进化出一种神奇的抗冻蛋白,防止体内形成小冰晶。这些动物对于科研的潜在价值太大了,而且别无分店,必须加以保护。

琼斯博士补充说,南极海保护区并不排斥捕鱼业,上述两个提案在最初设计时就考虑到了渔民的需要,保留了不少传统渔场。另外,有些地区因为缺乏数据,一直禁止捕鱼,如果变成保护区,科学家们就可以在那里开展工作,收集数据,为将来有一天开放捕鱼做好准备。

其次,有些代表认为,捕鱼业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也会自发地保护环境,而且南极海地区的很多研究数据都来自渔船,以及搭乘渔船的科学家。比如,俄罗斯代表团成员、俄罗斯极地研究所所长瓦来里·柳金(Valery Lukin)博士告诉本刊记者,俄罗斯目前只有两艘政府出钱的极地考察船,却有6艘能够在极地作业的私营渔船,俄罗斯科学家经常搭乘这些渔船出海考察。如果禁止捕鱼,这部分数据就没有了。

针对此疑问,坎贝尔表示,公海捕鱼一直处于相互竞争的状态,仅靠渔民们的自律是不行的,失败的例子屡见不鲜,北大西洋鳕鱼和太平洋金枪鱼种群的崩溃就是最近几年发生的两个经典案例。至于说到利用商业渔船做科研,坎贝尔也有不同意见。他告诉本刊记者,捕鱼船能做的科研项目其实很有限,主要是给鱼做标记,以及统计以前扔下海的标记鱼。但是,很多渔船都存在隐瞒标记鱼数量的情况,这样就可以在估计鱼群总量时得出更高的数字,以便提高配额,所以说依靠渔船做科研并不可靠。

更重要的是,渔船做科研纯粹是为捕鱼服务的,应该叫作资源调查。真正的科研范围要广得多,比如南极地区是研究气候变化的绝佳实验室,有大量科学家在从事这方面研究,捕鱼业对这个问题是不感兴趣的。

第三,超过半数的代表都对海洋保护区的大小和位置有疑问,要求CCAMLR提供更多的科研数据作为支持。比如,新西兰和美国的提案把罗斯海北部的一系列海底山脉划入保护区内,因为科学家相信这里是犬牙鱼产卵的地方,但有些国家的代表不认同,他们认为科学家只是猜测而已。针对这类意见,琼斯博士解释说,建立保护区本身就是为了更好地做科研,比如罗斯海保护区专门设计了一块允许进行适量探捕的区域,作为禁捕区的对照,这样就可以帮助科学家更好地研究人类干扰到底会给海洋生态系统带来怎样的影响。另外,虽然目前有些海域的数据很多,有些海域不够充分,但这并不妨碍科学委员会做出决定。比如罗斯海北方的海底山脉也许不是犬牙鱼的产卵地,但因为地形的关系,这块地方对于保护罗斯海生态系统的价值非常大,有充分的理由将其划入保护区内。

第四,包括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代表认为CCAMLR本身已经是全球运行得最好的养护组织了,南极海的渔业管理是全世界最严格的,现有制度已经足够好了,没有证据表明南极海生态系统受到了破坏,因此也就没有必要建设海洋保护区。坎贝尔认为,上述看法缺乏远见,因为建立海洋保护区正是《里约宣言》所倡导的预防性原则在海洋环境中的实际应用。目前已有的科学研究存在很多不足之处,管理层应该考虑到由于知识不完善而引起的不确定性,为可能出现的意外做好准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