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专栏 > 正文

从农村到城市

2013-08-02 10:14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人类的发展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有时也会走弯路,但我们不必过于惊慌,要相信人类改正错误的能力。

 

从农村到城市
人类的发展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有时也会走弯路,但我们不必过于惊慌,要相信人类改正错误的能力。
文袁越
智人这个物种经过几十万年的进化,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无论是身高长相还是身体素质,我们和祖先都有着巨大的差别。问题是,这些变化到底是好是坏呢?
纵观历史,对人类的健康状况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农业和工业的出现。在此之前我们的祖先只有两种人:猎人和采集者,前者负责猎杀野生动物以获取肉食,后者负责采集野果和可供食用的种子。农业改变了人类的饮食方式,工业改变了人类的工作方式,这两件事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直接导致了我们的身体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拿农业来说,几乎所有的历史学家都相信,农业为人类提供了相对可靠的食物来源,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次巨大飞跃。确实,自从中东地区的先民们发现野生小麦是可以种植的之后,农业这个概念便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地球,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立即拥抱了这个新发明。
如此吸引人的发明,一定会让我们的祖先变得更加健康结实吧?过去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但在1984年,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University)的人类学家乔治·阿米拉格斯(GeorgeArmelagos)和马克·科恩(MarkCohen)合写了一本《农业诞生之后的古病理学》(PaleopathologyattheOriginsofAgriculture),首次提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观点,即农业的诞生反而使得人类的健康状况大幅下降。
这个观点是综合了此前20多篇学术论文后得出的结论,在当时引起了很大争议。不过,后来又有多名考古学家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类遗骸进行了比较研究,证明两人提出的这个观点是正确的。阿米拉格斯将这些研究结果系统整合,写成一篇综述文章发表在2011年出版的《经济学与人类生物学杂志》(EconomicsandHumanBiology)上。
这篇综述汇总了来自中国、东南亚、美洲大陆和欧洲等地的考古学数据,采用统一的标准对上述地区出土的遗骨进行了统计研究,发现所有地区的人类自从进入农业时代后,身高都矮了下来,健康状况也全都发生了恶化,几无例外。比如,农业诞生后人类的骨骼密度均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头盖骨出现凹坑的概率大大增加,说明患有贫血或者营养不良的人数猛增。另外,几乎所有进入农业社会的人群患传染病的概率都提高了。
“人类始终认为粮食生产才是最重要的,这才导致了农业的出现。”阿米拉格斯说,“但是人类却为农业的诞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因为农业使得人类食物来源单一化了,这个趋势甚至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如今人类所需卡路里有60%来自玉米、水稻和小麦这三种作物。”
具体说,早期人类虽然只能靠野兽和野果充饥,但这些食物的营养成分均衡,属于高质量的食品。与之相反,早期农业往往只包含少数几种以淀粉类为主的农作物,虽然管饱,但营养价值低,反而容易患上营养不良症。另外,随着农业的诞生,出现了畜牧业,人类首次和动物亲密地生活在一起,导致了传染病流行。猎手们虽然也要宰杀动物,但因为猎人的活动范围广,人口密度较低,传染病很难流行开来。
农业的另一个副作用就是让我们的祖先定居了下来,出现了村庄。食物的丰富导致人口爆炸,村庄演变为城市。纵观历史,城市一直是多数人渴望生活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城市人口的比例一直在增加的原因。但是,早期城市却是一个充满垃圾的肮脏之地,英国BBC电视台不久前播出了一套纪录片,名字就叫《肮脏的城市》。这部片子真实地再现了伦敦、巴黎和纽约早期的情况,那时候大街上到处是人畜粪便,泰晤士河和塞纳河里漂浮着生活垃圾,暗黑色的河水散发出阵阵恶臭,甚至连凡尔赛宫里也堆满了仆人们随地留下的大小便。
肮脏的代价就是瘟疫,其中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14世纪,由老鼠传染的黑死病直接导致1/3以上的欧洲人死亡,其中仅在伦敦就有5万人病死,占当时伦敦总人口的一半以上。
当瘟疫结束后,伦敦市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新的法律约束市民行为,伦敦的面貌大为改观。巴黎和纽约也是如此,在经历了肮脏的过去后终于下决心改革,如今伦敦、巴黎和纽约是世界公认的三大最有魅力的城市,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居民前往定居。
同样,经过1万多年发展,人类的饮食状况也大为改观。如今大部分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营养均衡的重要性,也都有能力做到饮食结构的多样化。其结果就是,在最近这100年里,发达国家的居民身高一直在增长,发展中国家的居民也正在迎头赶上。
这两个案例告诉我们,不要害怕新生事物的出现,人类是有能力修正错误的。

智人这个物种经过几十万年的进化,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无论是身高长相还是身体素质,我们和祖先都有着巨大的差别。问题是,这些变化到底是好是坏呢?

纵观历史,对人类的健康状况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农业和工业的出现。在此之前我们的祖先只有两种人:猎人和采集者,前者负责猎杀野生动物以获取肉食,后者负责采集野果和可供食用的种子。农业改变了人类的饮食方式,工业改变了人类的工作方式,这两件事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直接导致了我们的身体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拿农业来说,几乎所有的历史学家都相信,农业为人类提供了相对可靠的食物来源,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次巨大飞跃。确实,自从中东地区的先民们发现野生小麦是可以种植的之后,农业这个概念便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地球,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立即拥抱了这个新发明。

如此吸引人的发明,一定会让我们的祖先变得更加健康结实吧?过去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但在1984年,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人类学家乔治·阿米拉格斯(George Armelagos)和马克·科恩(Mark Cohen)合写了一本《农业诞生之后的古病理学》(Paleopathology at the Origins of Agriculture),首次提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观点,即农业的诞生反而使得人类的健康状况大幅下降。

这个观点是综合了此前20多篇学术论文后得出的结论,在当时引起了很大争议。不过,后来又有多名考古学家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类遗骸进行了比较研究,证明两人提出的这个观点是正确的。阿米拉格斯将这些研究结果系统整合,写成一篇综述文章发表在2011年出版的《经济学与人类生物学杂志》(Economics and Human Biology)上。

这篇综述汇总了来自中国、东南亚、美洲大陆和欧洲等地的考古学数据,采用统一的标准对上述地区出土的遗骨进行了统计研究,发现所有地区的人类自从进入农业时代后,身高都矮了下来,健康状况也全都发生了恶化,几无例外。比如,农业诞生后人类的骨骼密度均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头盖骨出现凹坑的概率大大增加,说明患有贫血或者营养不良的人数猛增。另外,几乎所有进入农业社会的人群患传染病的概率都提高了。

“人类始终认为粮食生产才是最重要的,这才导致了农业的出现。”阿米拉格斯说,“但是人类却为农业的诞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因为农业使得人类食物来源单一化了,这个趋势甚至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如今人类所需卡路里有60%来自玉米、水稻和小麦这三种作物。”

具体说,早期人类虽然只能靠野兽和野果充饥,但这些食物的营养成分均衡,属于高质量的食品。与之相反,早期农业往往只包含少数几种以淀粉类为主的农作物,虽然管饱,但营养价值低,反而容易患上营养不良症。另外,随着农业的诞生,出现了畜牧业,人类首次和动物亲密地生活在一起,导致了传染病流行。猎手们虽然也要宰杀动物,但因为猎人的活动范围广,人口密度较低,传染病很难流行开来。

农业的另一个副作用就是让我们的祖先定居了下来,出现了村庄。食物的丰富导致人口爆炸,村庄演变为城市。纵观历史,城市一直是多数人渴望生活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城市人口的比例一直在增加的原因。但是,早期城市却是一个充满垃圾的肮脏之地,英国BBC电视台不久前播出了一套纪录片,名字就叫《肮脏的城市》。这部片子真实地再现了伦敦、巴黎和纽约早期的情况,那时候大街上到处是人畜粪便,泰晤士河和塞纳河里漂浮着生活垃圾,暗黑色的河水散发出阵阵恶臭,甚至连凡尔赛宫里也堆满了仆人们随地留下的大小便。

肮脏的代价就是瘟疫,其中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14世纪,由老鼠传染的黑死病直接导致1/3以上的欧洲人死亡,其中仅在伦敦就有5万人病死,占当时伦敦总人口的一半以上。

当瘟疫结束后,伦敦市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新的法律约束市民行为,伦敦的面貌大为改观。巴黎和纽约也是如此,在经历了肮脏的过去后终于下决心改革,如今伦敦、巴黎和纽约是世界公认的三大最有魅力的城市,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居民前往定居。

同样,经过1万多年发展,人类的饮食状况也大为改观。如今大部分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营养均衡的重要性,也都有能力做到饮食结构的多样化。其结果就是,在最近这100年里,发达国家的居民身高一直在增长,发展中国家的居民也正在迎头赶上。

这两个案例告诉我们,不要害怕新生事物的出现,人类是有能力修正错误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