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读者俱乐部 > 话题讨论 > 诗歌和经济史——21俱乐部CEO读书会苏小和专场

诗歌和经济史——21俱乐部CEO读书会苏小和专场

话题讨论

内容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05-09 10:40

我是幼年的瓷片,是刚刚出生的乌云。

我没有经过火烧,就被你们摔碎。

没有学会下雨,就被大风吹散。

我啊是一枚不会说话的词语,所以至今不知道,我是谁。

诗歌,作为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在历史的长河中,滋养过无数人的心灵。而在生活节奏日益提速的今天,我们也应在喧嚣中抽出片刻宁静的时光来朗读诗歌,抚慰自己的灵魂。苏小和的诗,带着一种将祝福、祈祷、怜悯、盼望、赞美融合在一起的崭新的语调,用诚实的纯粹的诗歌让我们的心变得柔软。

著名的财经作家苏小和,因在经济学领域内彰显人文主义精神、呼唤自由权利的言论,而受到读者的热切关注。他的文字也许能算是大陆最优美的经济学美文。而其诗歌写作如《小雅歌》则带着边缘性,适合小众群体,其间哀歌集意象丰富、视野宽广,轻轻诉说着爱与永恒。长短不一的文字,如同一束束光芒,照亮人心;短歌集则短小、精致、宽容、内在,一方面直面人性的幽暗,一方面直指价值之光。

2013年7月27、28日,他带着新诗集《小雅歌》来到杭州和上海,参加了两场“21俱乐部CEO读书会”,并做主题演讲《自由名义下的诗歌与经济史文本》,并与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知名学者傅国涌、知名作家任晓雯、夏佑至、徐瑾等发起对话,共同探讨诗歌、经济史、文学、自由精神和信仰的力量。

以下为精彩观点节选:

苏小和:

真正在长期的意义上,只有企业家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变化。如果没有企业家的话,我们今天是上不了网的,我们没有微博、没有互联网,我们深深地知道政府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因为市场力量和我们所说的信仰力量有同构性,缓慢的推进,妥协的艺术,共谋、和平、渐变这是同一个逻辑。

诗歌,它是一个私人性的写作。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文学的叙事里面,以至于我们忽略了历史本身的问题,所以我的写作真正回到个人的位置,就是胡适讲的话,很多人说他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但他晚年的时候他说他是一个“个人主义者”,我是很赞同胡适先生的这句话的。所以我的写作既是对主流意识形态的一种背离,一种还原,同时也是对我个人写作的一种回归,所以我希望我的写作尽量变得私人化。

中国的文学文本在更多的意义上是一个虚空的彷徨,无论是海子,还是更久远的陈子昂、李白,事实上更早期的是一种虚空、孤独的写作,也就是说写作的中心意义上并没有支点。比如陈子昂的《登幽州台》,它也有一种在时间面前的无力感,一种孤独感。中国古代文本的确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超越心灵的追问,但它不是我们基督信仰里面对信仰的写作。

吴晓波:

自由其实跟古罗马的雅弩斯一样,就是两面神,它有两个面孔,一方面是时空,第二个方面是秩序,我们企业家也好,每天面对的是不确定性,作为任何企业也好,他永远是摇摆在秩序和时空之间,然后寻找一种最佳的状态。无论是哪一个国家,他把这个的权利交给你,如果交给一个权杖的话,可能你的不确定性变得很大,你把这个权利交给每个人民,就会分散这种压力,通过一种生态型的选择,推动一种制度化的建设,能够形成一种秩序。

傅国涌:

我们今天谈的这个诗歌是要思考人的命运,人的处境。我们处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如何面对今日和未来,如何面对过去、今日和未来?这是历史来解决的问题,也是诗歌来解决的问题,所以这个诗歌和历史之间最后也可以找到相同的地方的。我说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归根到底其实就是一个词,如果你想通了的话,一个词就把世界上饲料的东西都概括了,就是“关系”这个词。我讲到这个词的时候,大家可能就笑了,说中国人还不会搞关系吗?你不会拿着几瓶茅台酒送过去吗?再不会包几个钱给送过去,这就是关系。但是我说的关系不是这个关系,这是中国人把这个关系庸俗化了以后的最糟糕的一个关系学,这是最低级的。正确的关系是人与上帝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其他的一切的关系。

关系就是忠实的面对你自己,关系就是忠实的面对超越你之上的更高的存在,关系就是忠实的面对这个世界,忠实的面对你遇到的每一个人。关系有干净的关系,不干净的关系,但是归根到底关系都是有关自由的东西。

任晓雯:

我认为在我个人心目当中,什么是文学的标准是非常清晰的,我认为我要写成什么样的小说是好小说,什么样的小说比另外的小说更高级,我有非常清晰的尺度。但是在整个的文学世界里面,它必然存在每个人不同的衡量和标准,这才会有文学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比如说我要写孤独,我要利用早年的孤独来写,我长大了以后我可能会用其他的方式来写,这就是人和人之间寻求爱和宽恕的可能,这是我的核心东西。也许以后我就不一定写社会现实的东西,那个材料是外在的,我写的核心它始终是我内心最不想表达的东西,然后我再用别的材料来裹起来,虽然我的小说集里面从第一篇到最后一篇差别很大,所以说,我跟小和一样我很诚实。

夏佑至:

我后来想有没有一个东西,比如说文学的复杂性,什么是文学,什么是文学性,文学性它具有的复杂性。是不是可以单一的坐标来衡量的,这是我第一个困惑。我再讲一下我的另外一个困惑。和小和一样,我对经济学的阅读也是从哈耶克开始,它的作品《通往奴役之路》,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熟悉的书,但是在西方学者来说,一直是有争议的一个话题。很多人认为这本书就像我们媒体写作一样的,写给大众来看的。

从今年起,21俱乐部推出了丰富的品牌活动,以此服务中国最优秀的商业新闻读者。21俱乐部CEO读书会,就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阅读一本好书,邀请作者、专业人士和感兴趣的读者,发起朗诵、演说和讨论,让每一个参与者都成为互动的主体,并且有一定的收获,我们相信每一个人所蕴含的观点和智慧都是不可估量的,21俱乐部非常乐于成为大家的交流平台。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