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学院后浪 > 剧本 > 正文

No.9:如何写好你的对白

2013-08-01 15:16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对白的写作是实践性的。你写得越多就会越感容易。没有人一开始就能够落笔成章。

对白是塑造人物的一种工具。它也是人物的一种功能(function of character)。毫无疑问,在对白描写方面有些作者的确比其他作者更为擅长,但是如果你对自己的人物有了足够的了解,如果你感到自己能自如地活在他(她)的内心里,你写的对白就具有足够的个性,并能恰如其分地捕获那个人物的"内在本质"。你就可以诉说、展现,或者解释这些东西,从而揭示人物。

人们常过分纠结于对白的写作,是由于他们不懂得对白究竟是什么,或它的作用是什么。他们过分拘泥于对白的写作了。他们认为好的对白就是剧本的"一切",而当他们着手写作时,他们的对白总是不能符合他们的愿望,他们就变得烦恼忧虑、失去自信,或许有时会发怒和抑郁消沉。很快,他们会发现自己在检讨他们的作品了,对它进行判断和评估并且变得吹毛求疵。如果他们继续处于这种状态之中,他们或许就会全然地停止写作,因为他们没有感到自己的对白写得足够地好。

对白的写作是实践性的。你写得越多就会越感容易。没有人一开始就能够落笔成章。写出优美的对白是一种技艺,这就像作画、弹钢琴、游泳和骑自行车一样。熟能生巧。不要在意,它是多么的好或如此的糟糕。要相信过程,它会比你自己更要强大。要让你的人物自己说出话来。不要中断你的写作,只是在心里知道你对文稿的判断和评估,但不要让这些评判影响你的写作。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心甘情愿地去写一些差劣的对白吧。不要使自己陷入想从第一个字、第一页起就写出完美无缺的对白那样的困境。

对白的目的是什么?对白具有两个功能:它要么推动故事向前发展,要么就是揭示人物。下一次你在看电影时,仔细倾听影片的对白,最好是在家里的DVD机子上看,这样你就能对影片进行分析研究。取一张纸对每个场景里面的对白所起到的作用作出标记。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针对每个场景的某些方面,专门就对白的这两个功能进行列表分项。试着做一下,看看我说的是否有理。

告诫自己要甘愿去写上五十到六十页糟糕的对白,在多数情况下,缺陷都会在写作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得到消除和改善。你会发现人物对话里某些短语或表述,尤其是韵律或节奏往往会赋予你的人物以个性。在你初次落笔成稿的剧本行将结束时,你自己都会对变化感到吃惊。当你在修改这些文稿时,你的对白将会自然而然地得到改善。

有一些工具可以用来帮助你更为有效地进行对白的写作。其中之一是使用盒带或数码录音机,记录下你与某位朋友或熟人之间的谈话。回放并且仔细倾听。注意一下,它是多么的零散琐碎,思想的来回转换是多么的快速。如果你想看看"真实"的对话是什么模样,可以将它以电影剧本的格式打印出来。注意听听其中的言谈习惯和语音的抑扬变化,找出言谈和用词的"风格"。然后设想一下让你的人物以那样的"韵律节奏"或那种"言语"说话。

在对一个电影剧本进行视觉化以前它是一项阅读体验。如前所述,对白的一个重要功能是推动故事向前发展。就这个方面而言,它必须将必要的事实和信息传达给读者,以便他(她)能够知道在故事线的发展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推动故事向前运行就意味着提供必要的解说(exposition),以便读者和角色知道所发生的事情。解说被定义为推动故事向前发展或揭示有关人物所必需的那些信息。解说通常是,但并不总是借由对白实现的。人物谈论所发生的事情是为了建立故事线的下一个发展方向。太多的解说会变得陈腐老套、平淡庸俗和令人生厌。对它你真的不需要用得太多,你只需将情景建置起来就可以了。

对白的第二个功能是揭示人物。这可以通过好多方法来实现。有些时候,你想直接告白,就像解说;而在另一些时候,你不想直接说出来,也就是有意与场景的走势相反,这就意味着以不易觉察和出乎意料的方式来写对白。事情看上去不错,而且对话交谈或许也很热烈、友好和开诚布公,但是人物所谈的有关内容却难听刺耳且充满了毒言恶语。《美国美人》中餐厅的场景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很好的例子。莱斯特,他的妻子凯洛琳和他们的女儿简正坐在餐厅的餐桌前共进晚餐。桌上有点燃的烛光,一簇美丽的鲜花摆放得恰到好处,冰镇的葡萄酒伴随着柔和的背景音乐。看上去真是太美满了,一个美国家庭正在一起享用他们的晚餐。

但是场景的内容却都是各种抱怨:"妈妈,难道我们总是要听这些电梯音乐吗?"女儿简发着牢骚。而凯洛琳的回答是:"不一定,我们不听这个也行,只要你煮一顿美味可口的晚餐,你想听什么都行。"这样气氛就急转直下,最终是以愤怒、沉默和内疚收场。

揭示人物的另一种方法是让其他人物通过对白来阐明这个人物。亨利·詹姆斯运用他创立的一个他所谓的"照明理论"(the theory of illumination),提出将故事的主要人物置于故事圈的中心,而故事里所有其余的人物则都在外圈围绕着他。每当某个人物和主要人物发生互动时,他(她)就"照亮了"这个主要人物的某个不同的侧面,就像步入一间黑暗的房间时,人们打开房间里各个角落不同的灯。与此相同,对白照亮并且揭示了有关人物的某些特质。

有时你可以运用潜台词(subtext)来写某个场景,潜台词就是在场景里"没有说出口的内容"。我的一位朋友是个演员,曾出演过许多电视连续剧,现在失业了需要找一份工作。他的一位好友刚巧受雇担任一部大片的导演。在这次重逢之前他们已经好久未曾谋面了,所以他们约好了时间聚一聚。我朋友的需求,毫无疑问,是想寻求在这部影片里担任一个角色。这位导演的需求则不甚明朗。这样,在他们聚在一起进餐的时候,有哪一件事情他们彼此都不会谈及呢?那就是我的朋友需要找份工作。这就是潜台词。

在《安妮·霍尔》里有一个极好的短场景准确刻画了这种情形。艾尔维·辛格刚刚与安妮·霍尔相遇,他们一起回到她的住地去喝一杯。他们走到阳台上,在他们相互交谈时银幕上的字幕闪现了他们实际的想法,而这些内容完全与他们相互交谈的言辞背道而驰。这可是个了不起的场景,它深入且全面地为我们说明了通过运用潜台词所能起到的效果。

戏剧性对抗的局面是写作精彩对白的另一种方法。既然你想要在你的场景里制造冲突,那么要不就借助于某个外在的力量,或者就是来自于人物的内部,你可以制造一个言辞上的冲突。在《杯酒人生》里,迈尔斯(保罗·吉亚玛提饰)和杰克(托马斯·哈登·丘奇饰)不断地在相互攻击,其实他们都是想要些别的东西。迈尔斯想要好好地享受一番品尝美酒的感受,而杰克则是想泡个妞儿。两个持有对立观点的人物使你能够通过对白激发冲突,从而推动故事向前发展,同时又能揭示人物。

最后,要提的是:对白还是一个很好的转场手段。一个词语或视觉性的转场将一个场景与另一个场景,也即是场景A与场景B相联结。你可以以某个人物正在说什么事情来结束一个场景,然后切换到一个新的场景并伴随以另一个人物继续同一个对白。例如,你可以让某个人物提出一个问题来结束一个场景,然后在一个新场景里由另一个人物来回答这个问题。这一点在《沉默的羔羊》(TheSilenceoftheLambs,1991,泰德·塔里编剧)和《朱莉娅》(Julia,1977,埃尔文·萨金特编剧)里运用得极为出色。你可以写一个蒙太奇段落--一个视觉性的系列场景,由一个单一的构想连接在一起,具有明确的开场、中段和结尾。《美国美人》通过一个真实的房产推销段落,对此作了完美的演绎和说明。凯洛琳想要卖掉一处房产,因此将它介绍给了几位不同的客户。对话在不断进行,剧情在推进,而每个场景中由不同的人物出现在屋子的各个不同的地方,但是整个段落实际上只有一个场景。这是一种压缩时间、地点和动作的手法。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