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学院后浪 > 剧本 > 正文

No.3:关于结构(下)

2013-08-01 14:27 来源:后浪电影学院·后浪出版
无论故事会怎样进化或变革,或是被怎样地分割和细化,对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计算机绘图和技术发明暂且不论,所有的电影剧本都归属在情境脉络的结构之中,这就是电影剧本的根本形式,是它的基础。

电影全都与故事有关。"无中不能生有"这是神经错乱的李尔王在神智恢复清醒时说的。无论是何种构成方式、想法、概念、专业术语,或分析评论,无论电影是以直线或循环的方式行进,或是被分解和切割为碎片小段,这点都不会有丝毫的改变。无论我们是什么人,无论我们在哪里生活、是属于哪一个世代,故事独一无二的叙述方式不会改变。从柏拉图开创了利用洞穴墙上的阴影讲述故事开始,这种方法就一直沿用至今从未过时。用画面讲述故事的艺术是不依时间的变化、文化的差异、方言的不同而存在的。步入西班牙埃尔米拉洞穴并观看岩石上的绘画,或者是走进希罗尼穆斯·波希的绘画和早期法兰德斯原始画的世界,或者是徘徊在威尼斯阿卡德米亚美术馆的画廊里,凝视那些美妙绝伦的画板,你就进入了一个用视觉讲故事的壮观境界。

无论故事会怎样进化或变革,或是被怎样地分割和细化,对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计算机绘图和技术发明暂且不论,所有的电影剧本都归属在情境脉络的结构之中,这就是电影剧本的根本形式,是它的基础。只要看一看影片《终结者2》,《蜘蛛侠2》,《超人总动员》,《谍影重重2》,《暖暖内含光》,《满洲候选人》等等,它们的讲述方式都是服从于戏剧性结构范式的。

我对于自己怎样着手去写一部非线性的影片有些把握不定。当今许多剧本的写作似乎都采用了某种小说的技巧——意识流、闪回、回忆以及旁白评论等--以便能更贴近于主要人物,进入他们的心灵深处。不管这些影片是如何地形形色色,它们都被一个共同的纽带所维系,那就是一个强有力和坚实的结构意识。它们都具备一个开端、中段和结尾,而且故事都围绕着一个关键事件并且由它将故事线固置在一起。影片《生死豪情》,《非常嫌疑犯》,《小镇疑云》),《木兰花》,《美国美人》,《记忆碎片》,以及《土拨鼠之日》都是很好的典范,而且对它们的学习研究可以使你确信这些故事都是围绕着一个关键事件展开的。关键事件是故事的轴心和发动机,它将故事向前推进并且向我们揭示故事的内容是关于什么的。

《谍影重重2》所围绕的关键事件是贾森·伯恩(马特·达蒙饰)极力回忆过去,事件发生在柏林,在那儿他杀死了一位政客及其妻子。在《暖暖内含光》里的关键事件是克莱门蒂娜(凯特·温丝莱特饰)通过抹去全部与之相关的记忆来结束她与乔尔(金·凯瑞饰)的关系,这个关键事件将整个故事建置起来并且使我们观众与主要人物在同一时间一起经历所发生的事情。在那失忆的三天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是《满洲候选人》整部影片所讲述的内容,它是故事线里的关键事件。

在《英国病人》里有两条故事线:一条表现当前,当时奥尔马希(刚刚获救但已被烧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了,他的身体被绷带包裹得严严实实。他在前往医院的路途中与他的护士汉娜开始相互了解,他若有所思地诉说着他的过去以及他与已婚之妇凯瑟琳之间的恋情,我们也随着闪回和闪进处在过去时间与当前的时间之间,从而见证了这两条关系线的发展。编剧安东尼·明格拉从头至尾构筑了当前的故事,并且从头至尾构筑了奥尔马希和凯瑟琳的故事,只是在适合推动剧情的地方穿插了各种相关段落。这个手法的确非常有效。

如果当结构不起作用时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从根本上说,一个电影剧本没有结构也就没有了方向。它四处游荡,就像一系列片段在寻找着自身。例如一部类似于《21克》这样的片子,尽管有一个强劲有力且有趣的想法,去描述一个关键事件(一起车祸)对很多人物的生活产生的影响,但是在我看来它并不奏效,因为在影片展开时并没有一个结构性的单元,仅有一系列段落似乎是以不规则且非线性的方式被随意地凑在一起。故事中没有凝聚力。罗伯特·阿尔特曼编导的《婚礼》,或是《美国热力唱片》,尽管都有一个不错的创意,但似乎缺乏任何清晰可见的戏剧性动作或发展线,所以无论它是采用怎样的构筑方式,也仅仅是去强调一个戏剧性情境,而缺乏一条故事线。在这些影片中叙述情节的贯穿线似乎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一个好的电影剧本具备一条强劲有力的戏剧性动作线。它从某个地方起头向前推进,逐步向前直到结局。它具有方向性并确定为一条发展成长线。如果你打算作一次旅游或度假,你不会让自己直奔机场,找地方停车后步行到最近的航站楼,查看有哪些适合的航班,然后再作出你要去哪里的决定,你是这样做的吗?当你出门旅行时,你总是要去某个地方,你有一个目的地。你是从这儿启程到那儿终止。

这就是有关结构的一切。它是一个工具供你打造出一个具有最高戏剧性价值的剧本。正如前述,结构就是将所有的东西收纳在一起,即那些构筑你电影剧本的所有的动作、人物、情节、事变、插曲和事件。

诺贝尔奖获得者,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已故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曾经指出:自然的法则是如此的简单以致我们根本就看不到它。为了找到它,我们必须提高我们的理解力并不受复杂性的干扰。例如,早在牛顿提出"对每一个作用力都存在一个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反作用力"之前四百多年,人类就已经观察到这类自然现象,也即所谓的"牛顿第三运动定律"。

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简单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