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专访 > “我们忽略了多少美丽的东西!”——西班牙古乐演奏家、指挥家约迪•萨瓦尔访谈录(下)(3)

“我们忽略了多少美丽的东西!”——西班牙古乐演奏家、指挥家约迪•萨瓦尔访谈录(下)(3)

【来源: 爱乐 2013年第8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詹湛 2013-07-30 15:23 编辑: 王晨凤

您对过去三十年间早期音乐的发展有什么看法呢?

从很多方面看,它都有让人乐观的变化。首先是好多年轻演奏群体加入了进来,然后是世界各国观众群壮大了许多。但是,事物也有其另外一面——我们没有足够的音乐学院,去以正确的方式学习古乐。在接下来的数年间,我们会努力为那些学习者创造机会。事实上,在西班牙和意大利,相关的音乐学院几乎没有,其他国家也不多,除了瑞士、比利时、荷兰与德国。法国在这方面才刚刚起步。我们必须去创立新的、专攻早期音乐方向的音乐学院,因为它所涉及的曲目实在太庞大了,谁也没法将整整六百年的音乐史安插到普通音乐学院的一个小分部里进行。

您在2013年香港艺术节上的演出曲目,大多来自您旧的录音。它们已经有五十多岁了……您选择了这些曲目: 圣·柯隆比父子、巴赫、马雷、弗朗西斯科·科雷亚·德·阿罗萨等等,还包括了一些无名氏的作品,它们对您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演出和录音并不完全相同,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我选择它们是因为它们对于展现低音维奥尔琴的发展历史很有好处。录音固然很美,但是音乐会是另外一回事,它们总能带给你新的惊喜——因为音乐会是活的、有生命力的东西。录音的作用之一,正是像一本相册一样提醒你:有过这么一场美丽的音乐会。但相册毕竟只是相册。

音乐是一件很特别的东西。那些古老的乐谱或者已经有三百岁,或者四百岁了,但是它们在你演奏出来的瞬间就可以说重获了生命。事实上,只有在它们响起来的时候,音乐才有了存在感。

在这场演出中,观众们仿佛走入了一个博物馆,或者电影院,从头听到尾之后,你会遍历了维奥尔琴的发展历程——但是有趣的是,音乐会开端处的阿贝尔(Carl Friedrich Abel ,1723-1787),大约是最后一批演奏维奥尔琴的人中的一位,而结束时的普雷福德(John Playford,1623-1686),却是历史上最早使用维奥尔琴的作曲家。所以我觉得这更像一次从今天往古老年代的回溯之旅:1780,1750……,越来越早,一直到16世纪。

不过,这些作曲家都来自不同的国家与地区,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大些,还是区别更大些?

地域的影响的确存在,但我认为最大的区别来自他们所使用的乐器。哪怕是同一个国家的作曲家,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所使用的乐器也是大相径庭的。所以我们一般会为不同的作品准备不同的乐器。比如我在巴塞罗那附近演出时,会带着适合各种历史年代的乐器“配备”,这样也使演奏更为忠实。与其说,每一个历史阶段的音乐都有其特性,不如说它们都有自己的“灵魂”。

我知道,您拥有着不少产自17、18世纪的古乐器。您能不能与我们分享一下关于那些乐器的小故事呢?

拿我自己的低音维奥尔琴来说吧。我是在英国买它的,一场苏富比的拍卖会,专题乐器拍卖会。情况就是这样的:一千磅,一千一,一千二,直到最后三千。太贵了。而那些买家一般是美国什么音乐博物馆的负责人,非常富有,有这样的对手显然很困难。无奈之下,我只好找到了一个朋友,对他说:“我需要那把低音维奥尔琴。”他说:“好,你留个电话。我到时候打给你。”过了几天,他打电话来说:“我已经帮你搞定了。不需要经过拍卖了。”我率先拿到了它,试奏之后,果然声音非常的美妙。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在短短三天内(周五试琴,周一就要付款)仍然付不起那么多钱。于是,我打电话给在西班牙、法国的好多朋友,到处借钱,才把它弄到手。(笑)

现代乐器和古乐器间的差异让人惊讶,那么您觉得用现代大提琴和低音维奥尔琴演奏那些音乐,比如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有哪些差别?

大提琴和低音维奥尔琴的区别首先是在构造上的。大提琴有四根弦码,低音维奥尔琴有七根。其次是音色上的,大提琴的声音更加有张力,但是未必有低音维奥尔琴拉出的声音那么“有感觉”,给个不合适的比喻——就像钢琴和羽管键琴的差别。这是两个世界,都可以很美。但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虽然维奥尔琴的现代复制品同样可以发出很美的声音,可是乐器的灵魂不在它的样式,而在它的年龄。你可以拿上了年份的好酒打比方。从物理学角度看,一来是木质的改变——它们随着几百年的时间变迁变得“松脆”了, 水分会流失,质量会变轻,木质的树脂、油分及天然物质会挥发。与之相应的是声音变得异常敏锐。二来是坚持演奏所产生的效应——如果你每天拉它们,那么它们的结构就会变得很有弹性,就像“活了”。

我可以告诉你一则趣事,关于我的乐器的。大约两年前,我一连几个月有演出,9月在南美,10月又去了南斯拉夫和俄罗斯,11月又去美国。三个月之后,意大利那边又有演出。一天,当我一打开琴盒,把琴拿出来,发觉它发出的声音就像石头那样“砰!砰!”闷闷的。我吓坏了。是不是在哪里不小心摔坏了呢?于是我赶忙把它带到了维奥尔琴修理师那里,他一眼就看出了毛病:“这玩意不是摔坏了,只是累坏了!”原来,乐器也有演奏强度的边界,即所谓的疲劳感存在啊。从此,我的本能就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我:乐器什么时候“不高兴了”,它们会默默地对你说:“请拉得轻柔一点,慢一点。让我歇歇,放松一阵子吧。”哈哈!你能说它们没有生命吗?

中国乐迷都对您2009年在Alia Vox发行的那张名为《伊斯坦布尔》的专辑印象深刻。您能和我们谈谈对土耳其音乐的看法吗?

嗯,好的。这张《伊斯坦布尔》是基于摩尔达维亚王子迪米特里·坎特米尔于1710年出版的《音乐的科学》一书。当年他曾在伊斯坦布尔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许多土耳其的传统音乐都被囊括了进来。我第一次见到它,是在某次去土耳其举办一场音乐会的时候,朋友把它送给我作为礼物。可是,我一翻开书,那些土耳其的文字对我而言与复杂的汉语没有什么区别。(笑)但是读了一段时间后,我发觉自己渐渐地能懂得其中的意思了。又过了大约一年,我也领悟到了土耳其音乐的神韵所在,便开始有意去记录它们。

土耳其的传统音乐很特别,首先是他们的记谱方式——音程计算以“库玛”为基本单位,每个库玛为22-23音分,常用的音程有5种,分别包含4、5、8、9、12个库玛。4个库玛为小半音;5个库玛为大半音;8个库玛为小全音;9个库玛为大全音;12个库玛接近增二度。所以他们的音准更加细密繁复。谱例中加有若干特殊记号用以表示土耳其音乐中的微音程,可以升高1个、4个、5个库玛;或者降低1个、4个、5个库玛,与西方传统音乐的升降号完全不同。而节奏上,除了我们常用的四拍子,它们喜欢用五拍子和七拍子,甚至十几拍,几十拍这样的节奏,所以复杂程度更高了,这也与土耳其人习惯用鼓打拍子有关。(译者注:此处参考了土耳其音乐资料。)历史上,乌克兰、摩尔多瓦共和国、罗马尼亚、亚美尼亚、土耳其等都曾属于奥斯曼帝国,所以他们几种文化之间的关联错综复杂。所以,为了录好这张唱片,我特地将那些土耳其当地音乐家请到了巴塞罗那,然后留出了大量排练及与Hesperion XXI合奏团磨合的时间,这张专辑正是两方面合作的产物。

最后一个问题。您对中国传统音乐感兴趣吗?

中国音乐很美,你们的乐器非常独特、丰富。我希望做一个像马可·波罗那样的文化使者,将欧洲的音乐文化传递到东方的同时,也将东方的音乐带到欧洲。我会在空闲的时候,找一些中国民族音乐的唱片和乐谱研究一下的。谢谢你们赠送的茶叶。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63期(2013-08-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