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专访 > “我们忽略了多少美丽的东西!”——西班牙古乐演奏家、指挥家约迪•萨瓦尔访谈录(下)(2)

“我们忽略了多少美丽的东西!”——西班牙古乐演奏家、指挥家约迪•萨瓦尔访谈录(下)(2)

【来源: 爱乐 2013年第8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詹湛 2013-07-30 15:23 编辑: 王晨凤

您是西班牙人,所以我想了解一下您对西班牙作曲家阿里亚加(Juan Crisostomo de Arriaga)的看法(译者注:阿里亚加1806年生于毕尔巴鄂的里戈伊蒂亚;1826年卒于马赛。他被后人誉为“西班牙的莫扎特”,天赋极高,但未经充分发展就在二十岁的时候辞世了)

他是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一个伟大的作曲家。如果不是仅仅活了二十岁的话,他的成就应该可以和门德尔松等人媲美。现在,人们拿他与莫扎特类比,主要是因为莫扎特也是早逝的天才,而阿里亚加活在世界上的日子甚至更短。 对于有些音乐,我们应该在接受它们之前充分了解其背景,而另一些则完全可以凭第一印象下结论。贝多芬和门德尔松的交响曲就是截然不同的情况。阿里亚加在巴黎学习和创作过一段时间,我曾经花了很大的精力研究他的音乐,并录制了他所有的交响曲和序曲。当我愈投入地演奏它们,对它们的喜爱就愈发强烈。

接下来我们就要提到音乐评论这一行当。我举个例子吧。当代作曲家约翰·亚当斯写了一首关于核弹的史诗歌剧《原子博士》(Doctor Atomic),但是仅演出了一次之后,评论界就大呼它是垃圾,并且声称它的写法完全是对人声的残酷折磨。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马勒和勃拉姆斯同样被这么打击过。萨瓦尔先生,您对这样极端的评论怎么看?

这些情形,有时是很难理解的。作为演奏者,我们和音乐已经打了很久的交道。但是问题在于,每一场音乐会中的演奏,对我们与音乐的持久关系而言,只是一个小小的瞬间( one instant );然而对于评论界而言,这个小小的瞬间,却是唯一的瞬间( the only instant)。因此,要找到“一个瞬间”和“唯一的瞬间”之间的平衡,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我看来,音乐真的是一个主观极了的东西。无论是你的演绎,还是听众的聆听,都带有同样浓烈的主观色彩。比如,剧场里坐着两千个观众,那么就会有两千种理解音乐的方式,从而产生出两千种感受。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独有的感知能力去获知每一个瞬间的情境。所以,如果人们以更谦恭的方式说一句:“我的感受是这样的……”,而不是简单粗暴地指责:“这个写得糟透了……”,那么事情会好很多。因为,事实不仅仅只有一个。在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事实是多样的,会衍射出许许多多的可能性 ,无法一概而论。

我更愿意认为:音乐就是音乐,而纸张和评论是完全另外一回事。音乐评论嘛,在我看来最重要的责任在于,提供了一份关于现场与演出真实情况的、最起码的(却是最小化的)客观表述。虽然听众的感觉和读者阅读一份文本的感觉可以做一下类比,但音乐更应该被聆听,而不是借由文字这一层来传递的。

当你把观众们带领进来,随着音乐拍手的时候,那种感觉太棒了!

说到观众们,他们常常实在是很被动的——单纯地聆听,然后欣赏。而有些乐曲,比如拉莫的《行列舞曲》(contradances),最初就是写给大众的曲目。你可以拿它与19世纪美国沙龙里的那些通俗曲目相比较,节奏上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特别是一开始,完全是以大众舞曲引人入胜的。所以有时让人们加入到音乐中来,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我知道,您常常去担任客座指挥,您觉得指挥这个身份对您而言是什么样的?

相对小编制的室内乐而言,大乐队显然更难以表现出足够的灵活度、柔韧感和清晰的分句。我认为作为一个指挥,重要的是学会如何呼吸。和歌唱艺术一样,弦乐演奏同样需要呼吸。音乐决定了这一点,分句的长短快慢就像是呼吸。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63期(2013-08-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