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轻抚时光之痕

轻抚时光之痕

【来源: 爱乐 2013年第7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孙健 2013-07-29 15:14 编辑: 王晨凤
核心提示::在柴氏的歌剧作品里,那个让人望而生畏的伟大词汇并不存在,他允许我们的脚步在遗忘的歌剧中肆意徜徉,亦允许我们在他的回眸中会心示意,在乐海中念念不忘。

《马捷帕》场景

相望于时光 

有时,我们言及一位作曲家的伟大,并非出于对其巨擘之作的仰止,而仅是因为:在时光的流移中,我们恰好跟上了一部作品的“脚步”。伟大并不总是让人望而生畏,它亦可以“卑微”到允许紊乱的脚步逐渐靠近,错落的共鸣次第响起。

1893年,是柴科夫斯基人生的最后一年,但对拉赫玛尼诺夫而言,关于他音乐的一切,才刚刚开始。1892年6月10日,在拉赫玛尼诺夫写给娜塔莉亚的信中曾说道,“对我的歌剧《阿连科》来说,其前景既快乐,又不快。快乐——因为这是我亲眼在舞台上看到自己的歌剧,并检验错误的一次很好的经历。不快——因为这部歌剧注定将会失败。”的确,在《阿连科》中,拉赫玛尼诺夫的风格尚不明晰,柴科夫斯基的印迹亦随处可见,它就像柴科夫斯基深受格林卡影响而创作的歌剧处女作《督军》,彼时的格林卡,恰似如今的柴科夫斯基。

但柴科夫斯基本人对这部歌剧的态度却值得特别关注。在出席了《阿连科》的排演后,他亲切地鼓励了对指挥家依波利托·阿勒塔尼心存余悸的拉赫玛尼诺夫,并对歌剧排演进行了指导。同年4月27日,《阿连科》首演,一同“列席”的,还有格林卡的《伊凡·苏萨宁》以及柴氏的《叶甫根尼·奥涅金》,于今看来,颇有深味。

两位拉式的传记作者贝尔滕森与利达曾记叙了《阿连科》首演当日一个有趣的细节。在歌剧结束后,柴科夫斯基在包厢俯身鼓掌,向观众们频频示意他对这部歌剧的认可。可以说,在经历了早期歌剧《督军》、《水仙女》的相继失利后,柴科夫斯基非常清楚,一位羽翼未丰的青年才俊究竟更需要什么。

当然,柴科夫斯基的影响并非仅仅映射在拉赫玛尼诺夫身上。对俄国作曲家而言,与柴科夫斯基相望于时光,似乎永远都是一件充满趣味的事。斯特拉文斯基曾称,“柴科夫斯基不觉间牵引出了我们民族最为根深蒂固的来源”,并称“《叶甫根尼·奥涅金》是一部最本质的俄国歌剧”。普罗科菲耶夫在评论柴科夫斯基的歌剧时则不仅称“《叶甫根尼·奥涅金》是一部最本质的俄国歌剧”,还认为其“每一个角色都已其独有的方式贴合于俄罗斯人的性格。”

也许,伟大并非总是一个高大的背影,有时,它仅仅是一次次期待你靠近的回眸。它等待着你轻抚时光的痕迹,在错落的历史与渐近的脚步中,与你重新相望。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62期(2013-07-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