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从擦声而过,到声声相逢

从擦声而过,到声声相逢

【来源: 爱乐 2013年第6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孙健 2013-07-29 15:05 编辑: 王晨凤
核心提示:贝多芬的小提琴奏鸣曲,或者钢琴奏鸣曲并非狭路相逢,必将择一,当我们在后者那儿驻足太久的时候,不妨让那页书签暂且去往别处,让心中的标签暂且放下。任何伟大的音乐都并非同一,正像贝多芬深邃而庞杂的思想——他痛苦过,彷徨过,亦风趣过,幽默过……

有时候,我们对一位作曲家的认知就像在看一本读了又读的精彩小说,我们凭主观感受反复聆听其中最爱听的部分——当然,从某种角度上说,这就像我们重温书中最爱看的情节,而在合上书的一刹那,我们便下意识的把书签塞在那页早已滚瓜烂熟的精彩情节上,我们习惯于反复聆听最爱,这就像是下次开启前的预备动作,此后,则在心中给这段音乐再次贴上那个久远不动的陈旧标签。

换言之,我们的兴趣开始于聆听,止步于习惯,而当习惯成为纯粹的惯性,回味则亦有可能成为枷锁。而对那些足够精彩的“小说”而言,这种因止步而捆缚的枷锁则显得尤为可惜——是的,比如贝多芬。现在,不妨先让我们依此线索从前向后,重新回忆一下我们早已了然的乐圣贝多芬。

我们最常听贝多芬的什么作品呢?这问题似乎不难,在多数人的多数时间里,会挑选其交响乐中的《第三交响曲》、《第五交响曲》、《第九交响曲》、弦乐四重奏则很有可能会挑选拉祖莫夫斯基,如果是奏鸣曲,则很有可能挑选到“华尔斯坦”或者“热情”、“月光”、“悲怆”等等,而在我们的书签一再夹在这几部分时,我们对乐圣的形象亦加以巩固。亚历山德拉·科米尼在其所著的《贝多芬肖像的变化:一次造神研究》一书中曾提出一个有趣的看法,称在建立贝多芬的肖像时,视觉艺术手段,例如印刷、绘画、雕刻等等仅仅起表达效果之用,而起核心作用的,则应归功于庞大的内部肖像建立者,即几百年中的作曲家、演奏家、作家以及评论家,换言之,从某种角度上说,我们对贝多芬的认识以及再认识,正基于此。当这些内部诠释者信誓旦旦地聚焦于宏观的音乐史时,则必然会熟稔地运用提喻法,将贝多芬的某个局部特征加以扩大甚至无限扩大,比如他的英雄性特质。梅纳德·所罗门曾将贝多芬创作阶段中的重要转折期,即1803-1812年称之为“英雄性阶段”,意指这一时期其重要作品的精神特质,而这种“英雄性”则收获了诸多的“所见略同”,如威廉·凯尔德曼便将这一时期进一步细化为两个阶段,即“英雄风格第一阶段”以及“英雄风格第二阶段”。

的确,蕴含着英雄与史诗性等深度思想内蕴的音乐作品,的确是贝多芬音乐作品中的脊梁,但却正如精彩的情节本身无法勾连起一部小说一般,承载着英雄性的思想内蕴,也无力承载贝多芬音乐作品的全部。在谈及贝多芬的作品类型时,沙利文曾明言,“贝多芬并不总是在探索音乐作品的深度。他并不总是忙于重大问题以及最具意义的精神历程探索。诸如此类的作品包括第四、第六以及第八交响乐(笔者注:这几部交响乐作品均创作于上述所言的“英雄性时期”之中),它们思想状态的描述并非如此强烈。”沙利文的一番分析十分有趣,亦值得警惕,固然,第四、第六、第八交响曲或许是我们早已烂熟于心的作品,但当视角发生了质变,则往往意味着,我们亦可以进行一次有趣的推倒重来,重新洗牌。而当我们悄悄撤下那些熟知的页码书签,以“非英雄性”的目光重新审视那些擦声而过的作品,则亦会发现,那里停着一个幽默、机敏而风趣的贝多芬,比如,在他的钢琴三重奏、大提琴奏鸣曲中,又或者,在他的十首小提琴奏鸣曲之中——这将是笔者这一次谈论的重点。

现在,让我们把反复聆听放置于一个崭新的音乐语境,贝多芬的十首小提琴奏鸣曲的前因后果之中。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61期(2013-06-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