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伞绽如花

2013-07-29 14:15 作者:杨一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油纸伞纸薄枝简,艺术家在上面涂抹山水,撑开伞便是撑出一片美景,轻灵淡彩,细雨哗哗地敲在伞面,打出一层2D与3D结合的烟雨江南,就是在这样的美感中,白素贞轻易搞定了许仙。

大雨行时,经常随身无伞,被浇得措手不及。所以我总想,这伞的发明其实并不够方便,都不具有摸兜即有的快捷。而且撑起伞来,不仅要因此赔上一只手的功用,要碰上胡乱恣肆的骤雨,裤腿全湿,连伞它自己也要被刮折了吹向天边。

再往下想,人为何要发明伞。应该是自从有了衣服,才让本该是一次灵肉舒畅的浇灌有了一点尴尬,祖先们低头望望自己缝制许久的亮丽兽皮,慌乱着钻到了岩洞中、藏到了大树下、折下了芭蕉叶、套上了杂草笠,逐渐就把雨滴当成了湿润的怪物,不乐意沾染。在历史的很长时间里,发明挡雨物件基本属于本能,并不需要繁杂又精妙的创意,胡乱找件巨物,往头上一盖,事情便也解决了。后来有人在串好的蓑草下面连接了一支柄,撑着遮雨,也就是伞的前身,叫做簦。在《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中曾描写过:"虞卿者,游说之士也。蹑蹻檐簦,说赵孝成王。"也有人继续化简,省去了托举之赘,做出套住全身的蓑衣笠帽,只不过远处望去,像一只硕大的鸡毛掸子,在迷蒙雨雾之中毛茸茸的行走。这样一种东西,大约随着上世纪七十年代化纤产品的出现就绝迹了。但是如今的雨衣穿上后也并没有比蓑衣的效果更好,反而像一只硕大的塑料袋子。

这些都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发明,不是形丑就是不便。据说最终还是鲁班的媳妇云氏,通过多年耳濡目染的功力,将竹子劈成细条后蒙上兽皮,又在支架上安装了活动骨架,使其变得可以自如收放。这样一来才算是彻底释放了伞的携带条件,让人不至于在大雨急骤的来了又去之时,在万里晴空下干巴巴的举着。这项发明的重大意义在于,虽然并未改变托举遮雨的本质,但从此卸掉了簦的僵硬感。伞变得收缩成杖,绽放如花,下雨时有所靠护,无雨时亦有姿态,由此伞不仅成为了人们最愿意携带遮雨的物件,也拥有了被赋予艺术价值的条件。

于是,人们最开始用竹或檀香木作伞骨,盖顶覆以梳理匀称的羽毛或者兽皮作为蓑草伞的进化版本。等到人们发明了在纸质伞面上刷上一层熟桐油便能防雨的油纸伞,伞的艺术形态才算是抵达顶峰。油纸伞纸薄枝简,艺术家在上面涂抹山水,撑开伞便是撑出一片美景,轻灵淡彩,细雨哗哗地敲在伞面,打出一层2D与3D结合的烟雨江南,就是在这样的美感中,白素贞轻易搞定了许仙。

油纸伞发扬光大后传到了日本,早期被叫做"唐伞",后来逐渐发挥了本土的样式风格,名字也改成了"和伞"。在其他国家的历史中,则似乎没有经历过在伞面上画花的阶段。譬如对英伦绅士的审美而言,应该没什么比1874年英国金属拉丝工霍克斯发明的弧形钢制伞骨这件事更重要了。

回看伞在中国的发展历程,早在后魏时期曾出现过一个奇异种类"黄罗盖伞",被作皇帝的仪仗之用,还被冠以"荫庇百姓"的美意。这黄罗盖伞沿用了千年,这漫长时光中,它越长越大,越长越怪,不仅伞柄高耸云天,伞面边缘也垂下了帘子,好似一只黄色的厨师帽子。皇上也站在黄罗盖伞前面两米开外,一点遮风挡尘的功用也享受不到。这样拖累繁缛的设计,除了藏在里面几个护驾的士兵,实在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曾经看过一则伞的轶事,说伞在18世纪末叶第一次从中国传到美国纽约,持伞的人走在街上,街头一片混乱,妇女大呼小叫,吓得半死,小孩追在后面扔石头。当时并不明白纽约人民是吃错了什么药,后来一想,大约那人是举了把黄罗盖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