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Ran > 正文

艺评:终生计划(4)

2013-07-24 14:22 作者:陈陈陈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Ran燃
当一个人拥有了一个终生计划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时常从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抽离自己,让自己独自面对自己个人的生命长河,自然也就脱离的“常人”,他们从此人便过上了多重纬度的生活,增强了感知力,行动力和调节能力。

因此用终生计划来讨论艺术何为是十分恰当的,那是一种作品和生活相互交织的方式。人是会变的,而一般情况下提出的计划则不会,因此终生计划作品就会变成一条伴随个人生命线延长的的作品时间线,这两条线会产生许多的相互作用,比如,作品线会成为一条类似参照系的东西,让生活空间一切变的松动起来,在两条线间穿梭,透气,喘息。人和计划的战争也是其乐无穷的,做作品期间的那些重复,突变,叠加,消解,升华都可以滋养真实的生活世界,因此好的终生计划往往还是一种有益的自我修炼。

艺术的生活有必要吗?这个很难说,我想借用海德格尔有关“沉沦”的说法,相信所有人看了都会有感觉:

在非本真存在的方式下,此在于他人共在,以他人的眼光看待自己,被自己置于于他们相同的地位,甚至可以被人人和他人所替换,这种他人不是作为有独特个性的,确定的他人,不是抽象的人或人本身,而不是某些人或一切人的总和,而是某种中性的,平均化的,无人称的,不确定的人,海德格尔称之为“常人”,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存在指的正是处于常人状态在的存在,就是“常人”规定着日常生活的存在方式。海德格尔特别强调常人对人的支配引起的平均化的结果。尽管个人要求上进,发挥自己的创造性,但是处于常人的平均状态使他们变的平庸,刻板,消极无为,既丢失了独立性和自由,又取消了所应承担的责任。因为一切信念和行动将这种平均化倾向所造成的“公共意见”和“公共舆论”作为依据。个人毋需也不肯呢干做任何事态作出自己的判断,毋需,也不可能对自己的行为做出选择,失去了本真的存在。海德格尔称这种情况为此在的沉沦。

沉沦是艺术家要对抗的,甚至可以说艺术家就是要带领大家对抗“常人”军团,他们的使命并不是要一下子推翻一切,而是要把选择和判断的权利交还给人们,这就是所谓艺术的用途之一。途径就是要艺术的生活——展开所有可能性,在众多可能性中选择自己要选择的,而不是听从“常人”摆布,中国的佛陀也有类似的说法,这种大问题上,似乎都是相通的。

这种解放并不容易,也并不是只要和艺术相关就能达到,大部分的艺术家似乎更在“常人”牢固的支配之下,过着自我麻醉的生活,那种“艺术”只是一种从事,和其他没什么两样,而实施终生计划的人基本都抱有一种“要艺术的生活”的信念,因为艺术是他们从沉沦解放出来的方式之一,因为在海德格尔意义上,当人在直面死亡的时候,他会进入所谓“畏”的状态,脱离“常人”的人状态,也叫“不在家”状态,虽然那是一种并不那么舒适的状态,人会有不安全的感觉,但是人只有在那种状态才能达到自身的全面发展,才能看见自己无限的可能,才能直面自己的生命。

当一个人拥有了一个终生计划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时常从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抽离自己,让自己独自面对自己个人的生命长河,自然也就脱离的“常人”,他们从此人便过上了多重纬度的生活,增强了感知力,行动力和调节能力。

所以不妨每个人都给自己制定一个终生计划,生命浓度因此不同。 

[ 原创艺文栏目“燃”内所有作品仅代表作者观点,感谢关注。 ]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