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Ran > 正文

艺评:终生计划(3)

2013-07-24 14:22 作者:陈陈陈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Ran燃
当一个人拥有了一个终生计划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时常从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抽离自己,让自己独自面对自己个人的生命长河,自然也就脱离的“常人”,他们从此人便过上了多重纬度的生活,增强了感知力,行动力和调节能力。

图3  《我的全家福》

图4  赵婧妍,《一根》

下面再来看两个可以做对比作品,第一是我自己的大二时处女作《我的全家福》(图 3),我上街随意寻找完全没有绘画基础的人让他们给我画肖像,采集到一定的量后我自己再临摹那些歪歪扭扭的头像,把他们组成一张我的全家福,也每五年做一次,持续终生。第二件是我学姐赵婧妍的作品《一根》(图 4),她将每天收集的自己的自然脱落的头发扎成一根,随后扎进一个小球,该行为也将持续终生,等到他老的时候,那将是一个巨大的球,可以想象如果从中间切开的话里面是黑的,外面则是白的。

我想说的是,第一件《我的全家福》是一件糟糕的终生计划作品,空有一个外壳,因为即使终生实施,也只是横向的增加了一些图像,而这些图像和以及这个行为和时间和生命没有什么关系,我只实施一次和实施许多次只有量的变化,没有质的变化,而赵婧妍的作品和成长,衰老,生命息息相关,我们可以想象的到切开球体的一刻,一个人的一生浓缩的展现在你面前,而且这个实施这个行为的过程也是自己对自己“个体生命”的提醒。

《百万富翁》

因此我们可以发现,终生计划不单单是对展厅里的展示品的审美,更是对作者的行为的一种审美,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美呢?冒昧的用自己的一个小作品作为例子,绝不是因为作品好,而是说起来得心应手,《百万富翁》(图 5)这个作品十分简单,就是购买了彩票后在开奖前几秒把彩票烧了,在这里有一种明显的务虚的倾向,这似乎是一种可分析的行为类作品的美感范式,一种非功利的,殉道式的或虔诚的,有营养的强迫症或者健康的偏执,,她可以化解一些坚固的定式思维,让你觉得面前的路不只一条。可贵的是他们都真实的在真实世界发生,这和拍一个片子是完全不一样的,真实事件的发生需要面对生活空间的错综复杂的问题,要比单纯做“产品”复杂的多,是有风险的,且而各种后果都是如此的不可逆转的。这种气息似乎才是作品的本尊,是一种艺术家的“产品”。

[ 原创艺文栏目“燃”内所有作品仅代表作者观点,感谢关注。 ]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