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Ran > 正文

艺评:终生计划(2)

2013-07-24 14:22 作者:陈陈陈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Ran燃
当一个人拥有了一个终生计划之后,也就是说他要时常从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抽离自己,让自己独自面对自己个人的生命长河,自然也就脱离的“常人”,他们从此人便过上了多重纬度的生活,增强了感知力,行动力和调节能力。

有了一些先入为主的印象后,我们可以来做一个终生计划的概念考察:

从第一个层面上来看,首先是要终生实施,从艺术家本人来说,这是以身体力行的气质以及超大的规模数量和令人敬佩的执行力作为材料; 从作品角度来说,有些可能是以变化作为材料,有些则是以保持作为材料。像前面提到的艺术家邱志杰的星空中的名字的“来来往往”以及油漆球的“持续增长”都是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大部分的终生计划作品是比较容易有奇观化倾向的。

从第二个层面上来看,终生计划往往会引发人的临终想象,因为在声称作品终生实施的同时,也就自然会让人联想这个作品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并且这种联想是会把作者整个人的生命序列一并纳入考虑的,以记忆和期待作为材料,就好比星空中的每一个斑点都是真实的一个人在邱志杰的记忆中的涟漪,而隋建国的生命时间则以如此作品化的一种方式沉淀。因此大部分的终生计划作品是比较容易煽情的。这里说句题外话,如果是以记忆和期待作为材料,临终状态反而恰恰是最最无可期待的时刻,因为可以用来承载期待的生命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不管你记忆力如何,那都是一个“记忆量”最大化但是也最无实际用途的时刻,这里的记忆,在我看来,是最美的纯粹的记忆,当然会有很多人不认可,这里会出现了一个实用主义判断和审美判断的极端划分。

随后是我比较个人想法,从第三个层面上来看,我觉得优秀的终生计划作品会让人跳出现在所处于的时间序列,进入一种海德格尔意义上的“畏”的状态,也就是眼前的一切纷纷扰扰突然于我无关了,我只是一个有生命个体罢了,其实说直白一点就是作品提点了死亡,提点了人的存在以及他的孤独,但是又远没有只是提点这么简单。

从第四个层面上来看,终生计划中”计划“两个字似乎规定了整个线性的过程的连贯一致性,如果这个计划可以在计划中或者计划外不断的质变,那将会是另一种境界。这是很难的,这要求这个作品方案有非常强大的消化能力和容纳意外突变的能力,因为会不断产生计划外的变化是一件和计划本身相矛盾的事,但是完全按照计划执行的行为如果没有一个务实的受益作为结果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

我想说的是,其实每一个计划都可以做成所谓的终生计划,这需要终生执行,任何一个作品终生执行的确会让它有所提升,但是不一定能从烂作品提升成好做,而是在一定的范围内提升,由于”终生“这个词作为前缀,本身提供了一种审美标准,以至于不是每一个终生进行的作品都是好的终生计划。

由于要伴随一生,我们马上会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时间能否被浪费?生命的合理消耗方式是什么?这是一个核心的问题,因为“终生”这个词带来的这审美标准的实质其实就是作品与“时间”的关系,与“有限的生命”的关系,与“伴随状态”的关系,以及于“人的无奈”的关系,换句话说,面对时间,作为一个渺小的人之个体,一个无能的人之个体,能做点什么吗?能做的又有些什么呢?从这个角度来看,终生计划往往是试图改变现状的革命性的实践计划,即使只是方案的提出。

[ 原创艺文栏目“燃”内所有作品仅代表作者观点,感谢关注。 ]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