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里尔克的藏书票(2)

2013-07-24 13:46 作者:子安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9期
花开花谢,生老病死,人的一生恰如海水般潮起潮落。一支玫瑰花从盛开到凋谢,转瞬即逝。在里尔克的眼里,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朵无助、短命的玫瑰。

花开花谢,生老病死,人的一生恰如海水般潮起潮落。一支玫瑰花从盛开到凋谢,转瞬即逝。在里尔克的眼里,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朵无助、短命的玫瑰。玫瑰在花茎上朵朵绽放,片片花瓣宛如书页包裹着花蕊,花蕊亦是里尔克那封闭而脆弱的内心世界。玫瑰在绽放后褪去那惊艳的鲜红,暗红随之浮现,直至花瓣干枯殆尽。自然界的生命大多都是在周而复始地重复这个轮回。玫瑰是里尔克“恢复生命原初的惊奇感”〔美国作家艾温·辛格(Irving Singer)〕的最佳补品。艺术家的一生是在一个不断冲破束缚、摆脱一切困扰自己灵魂的过程中完成的。如同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1874~1965)所说:“他们的目标是解除压迫他们灵魂的负担。”芬格斯坦与自己的同胞里尔克耗尽毕生心力去挣脱囚禁各自灵魂的牢笼,或许,只有在他们离开人世的那一刻才体会得到玫瑰凋零时的解脱。

里尔克死得蹊跷,像是他昔日玩的招魂术在作怪,难道是他给玫瑰施了魔咒?他在采摘玫瑰时手被刺破,随即得了败血病,一病不起直至死在了病榻上。他在离开人世前的15个月就早早将自己的墓志铭准备出来,原是一首短诗:“玫瑰,纯粹的矛盾,乐为无人的睡梦,在众多眼睑下。”

里尔克藏书票,芬格斯坦绘,铜版腐蚀(1921年)

斯特伦斯藏书票,芬格斯坦绘,铜版腐蚀(1930年)

皮兰德罗藏书票,芬格斯坦绘,铜版腐蚀(1936年)

伦巴多藏书票,芬格斯坦绘,铜版腐蚀(1938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