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宗教战争中的爱情悲剧

宗教战争中的爱情悲剧

【来源: 爱乐 2013年第4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田彬华 2013-07-23 16:00 编辑: 王晨凤
核心提示:歌剧中的“伦巴第”是意大利北部区名,因曾生活伦巴第人而得名。

“当可怜的、被奴役的意大利人被禁止说话时,他们只有用音乐来表达内心的感受。”

                                                               ——  海涅

《第一次十字军远征中的伦巴第人》(简称《伦巴第人》)是威尔第仅有的一部用意大利诗歌题材创作的歌剧,也是他少有的宗教题材作品,于1843年2月11日在米兰的斯卡拉歌剧院首演。歌剧故事发生在米兰、安提阿与耶路撒冷附近,时间是1096—1097年间。歌剧中的“伦巴第”是意大利北部区名,因曾生活伦巴第人而得名。

一份空白的委约合同 

作为当时意大利最有影响力的剧院经理之一,精明的斯卡拉剧院经理巴托罗梅奥·梅勒里,无疑是威尔第人生中最重要的伯乐之一。当歌剧《纳布科》经历一波三折,终获空前的成功后,梅勒里已完全意识到威尔第的歌剧天才和潜在的商业价值,于是立刻向他委约,邀他为下一季演出创作新剧。

令威尔第出乎意料的是梅勒里给他的是一份没有填写具体报酬的合同:“请填写这份合同,你填写的金额将被执行”!出身贫寒、多年为经济发愁的作曲家第一次碰到了这样的情况,在女高音朱塞皮娜·斯苔波(也是他未来的妻子)的建议下,威尔第要求8000奥地利里拉的报酬(也有人说是9000里拉),这笔巨额酬金比他在布塞托当13年音乐指导的工资还要多!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个重要的标志,这个酬金和威尔第的前辈大师贝利尼创作《诺尔玛》的报酬同样多,年轻的作曲家已经成为能够和前辈大师匹敌的后起之秀。

在梅勒里的推荐下,威尔第选取意大利爱国诗人托马索·格罗西(Tommaso Grossi,1791-1853)的长篇史诗《第一次十字军远征中的伦巴第人》,由他的老搭档索莱拉(Temistocle Solera,1815—1878)改写成歌剧剧本。原诗歌的作者格罗西是意大利爱国诗人和小说家,他以米兰方言创作的许多诗歌受到了统治者的审查和刁难,却得到了追求自由的意大利人的极大赞赏。史诗《第一次十字军远征中的伦巴第人》出版于1826年,因威尔第同名歌剧而名声远扬,获得了19世纪其他意大利诗歌所远不能比拟的辉煌成功。

“绝不更动一个字或一个音”:台前幕后的斗智斗勇

威尔第的许多歌剧都饱受审查和非难,在当时意大利严格的审查制度下,一些看起来似乎微不足道的小问题,其后果可能会变得非常严重:剧院被封、财产被充公之类的事件时有发生,当事人有时甚至因此而坐牢。歌剧《伦巴第人》就是这样一部敏感的歌剧,它的上演可谓历经磨难,台前幕后上演了一场明争暗斗的好戏。

当威尔第的新歌剧以广泛流传的长诗《伦巴第人》为剧情的消息传开后,米兰人翘首以待,寄予热烈期待。就在此时,奥地利的米兰主教盖斯克(Gaisruck)发现里面竟然有“祈祷、改宗、受洗”等大量宗教内容,他认为这会严重影响宗教的尊严和扰乱社会安宁,愤怒的他马上写信给米兰警察总监特雷萨尼(Torresani),要求禁止上演这部歌剧。于是,正在热火朝天准备歌剧首演的剧院和两位作者得到通知,要求按照主教的指责对歌剧进行重大修改,否则歌剧不能上演!

倔强的威尔第极为气愤,明确表态:“绝不改动一个字或一个音”,“要么按照原样上演,要么不演”,各方僵持不下,眼看着一部歌剧大作就要毁于一旦。梅勒里急得火冒三丈,施展浑身解数多方奔走,终于使得事情有了转机。警察总监特雷萨尼是一位极有智慧的意大利人,据威尔第的早期传记作家亚瑟·普让(Arthur Pougin)记载,他对前来求情和辩解的梅勒里与索莱拉说:“我不是一个砍去有前途的年轻艺术家翅膀的人,去干吧!我负全责!”,他唯一的要求,就是把第一幕中吉瑟达咏叹调“祈祷”开头“Ave Maria”修改为“Salve Maria”即可——这样一个巧妙的处理使得歌剧在进行了形式上的“修改”之后顺利上演,一场严重的危机在斗智斗勇中最终化于无形。

为何米兰主教如此恼怒、禁止歌剧上演呢?《伦巴第人》包含很多的宗教元素,与威尔第另一部歌剧《圣女贞德》一起,“是19世纪意大利歌剧中首次明确包含圣母玛利亚情结的歌剧”。宗教素材在歌剧中的出现,有着深刻的文化意义。今天看来是严肃音乐的歌剧在19世纪之时完全属于市民化的大众艺术,歌剧院不仅是一个观赏歌剧的地方,更是一个三教九流出入、鱼龙混杂的交际场所,这与教会严肃神圣的气氛格格不入。因此,在19世纪早中期的欧洲,在舞台上模拟宗教场所或仪式、使用宗教文本及表述等都会被看作是对教会礼拜仪式和《圣经》的亵渎。在意大利统一前,类似被审查的实例比比皆是。当局一旦发现表演中有宗教元素,通常要求做重大修改或完全禁演。 

这场与审查机关的冲突反而使得歌剧在未上演之前已经获得了人们的极大关注,无形中为歌剧做了上演前的广告宣传。1843年2月11日,此剧终于在米兰斯卡拉剧院首演。据同时代的雅克波·富契托记载,热情的观众在首演当天下午3点就一窝蜂冲向剧院,并且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预备了食物,以至于开场时“剧院里满是蒜肠的味道!”《伦巴第人》的首演是一次令人热血沸腾的成功,演出现场群情激动,欢喜若狂的观众掌声雷动。这部展现爱国精神的歌剧,每一个场景都充满着令人激动的音乐,威尔第标志性的合唱被大量而灵活地运用,给所有观众以深刻的感动。

威尔第将这部新作献给当时意大利帕尔马公国的执政玛丽亚·路易莎女公爵(1791-1847),为此他辗转找到了邦贝莱斯伯爵,请他转求女公爵接受他的奉献。这位女公爵极有来头,是拿破仑第二任妻子、奥地利公主,拿破仑被放逐后她回到维也纳,1814的“枫丹白露条约”保留了她皇族称号以及帕尔马、皮亚琴察和瓜斯塔女公爵的头衔和封地——威尔第为何一心想把这部歌剧献给这位背景复杂、赫赫有名的女公爵?作曲家的这段话可能会给我们一点线索:“如果女王陛下能赏给我一枚勋章,使我今后的光辉前程得到保证,我将感恩戴德,没齿难忘。”帕尔马是威尔第的出生地,作曲家在家乡准备去米兰学习时曾向这位女公爵申请资助并获批准,如今将自己的作品献给这位女王似乎也无可厚非。当然,这个令人有点意外的记载与威尔第此时歌剧中表现出的爱国形象有所抵触,被神化的作曲家似乎此时又回归到了世俗普通人身份。但是检索史料就会发现,这位与拿破仑和奥地利息息相关的女公爵相当有才干,在帕尔马公国期间曾作出多项改革,她的开明和仁慈统治为时人所称道,有研究称她为当时意大利人统一的幻想之一。我们是否可以据此推测:年轻的作曲家把她看作是意大利英明的统治者,因此进献作品?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59期(2013-04-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