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是石头答应开花的时候——与王家新谈《心的岁月:策兰、巴赫曼书信集》

2013-07-22 10:40 作者:孙若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9期
“我是一个中国人,不曾经历过‘奥斯维辛’,是什么在我身上痛苦?”我们也得这样来问自己。这正是我们译介策兰和巴赫曼的重要“目的”之一。

 

王家新与《心的岁月:策兰、巴赫曼书信集》

“……我们在窗边拥抱,人们从街上望我们,/是时候了他们知道!/是石头答应开花的时候,/是心脏跳动不安的时候。/是它,成为时间的……时候了。”

这是保罗·策兰为英格褒·巴赫曼生日所作《花冠》一诗的结尾部分。1949年6月24日,巴赫曼在致策兰的信中写道:“我常常在想,《花冠》是你最美的诗,是对一个瞬间的完美再现,那里的一切都将成为大理石,直到永远。然而,我这里却不是‘时候’。”

1948年5月,逃难到维也纳的策兰与巴赫曼相识并相爱。巴赫曼比策兰小五六岁,父亲曾参加过纳粹军队,这使她长期以来对犹太人有一种负罪感。她本人自童年起就对纳粹的恐怖喧嚣深怀厌恶和恐惧,“这就是她会和策兰走到一起的原因。她也比其他任何人更能看到策兰身上那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如王家新所说,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的关系注定带有“奥斯维辛”的深重折痕,而不只是普通的爱情悲剧。

“石头开花”是策兰与巴赫曼共同承担的承诺。石头是否能开花?王家新借用了阿多诺当年的论断发问:“奥斯维辛之后爱情是可能的吗?”——“这部书信集给予了某种回答——它是肯定性的,但又是否定性的,是否定性的,但又是肯定性的!”

《心的岁月:策兰、巴赫曼书信集》收入了策兰与巴赫曼两位诗人自1948至1967年20年间的196件书信,还收入了策兰与巴赫曼男友的16封相互通信、巴赫曼与策兰妻子的25封相互通信。根据出版惯例,这些书信要到2023年才可以问世,德国出版社苏尔坎普在征得双方亲属的许可后,于2008年8月提前出版了这部书信集,并成为德国出版界的重要事件。

2009年2月,王家新前往斯图加特附近德国著名的“孤堡学院”(AkademieSchlossSolitude)从事策兰后期诗歌的翻译项目。在此之前,他与芮虎翻译的《保罗·策兰诗文选》已在国内出版,这是策兰第一部译成中文的作品。“一看到这部通信集,我就感到了一种‘来自血液里的呼唤’!”他和芮虎先生很快决定翻译这部通信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