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Ran > 正文

艺评:艺术家与他们的理想观众(下)

2013-07-18 18:32 作者:陈陈陈 来源:三联生活网·燃Ran
艺术品的成功与否,和艺术家的成功与否不同,尼采说艺术作品在制作完成后和艺术家就分离了,就像一个生下一个孩子,他会自己成长,成熟,会以自己的状态去接触观众获得观众,作为艺术家的角度角度过于沉湎于艺术作品的成功是没有意义的,世界上没有大家都喜欢的艺术作品……

当我们能够确定一个作品的理想观众的群体,于是就出现一个理想化的艺术评论流程,艺术家开始了创作,并在创作中产生了理想观众,该理想观众在创作过程中不断给艺术家引导,艺术家的创作理念包括理想观众的成分自身也伴随着创作行为的进行而发生着变化,最后“他们”与艺术家共谋了,双方都满意了,我们可以说理想观众帮助艺术家完成了艺术品,这是美满的结果,如果要补上一句的话,根据最后的理想观众的成分情况也同时决定了对该作品有欣赏基础的人群的构成情况。也就是说,粗略的确定某件作品的受众群体是完全可能的,只要作者愿意袒露一点他的理想观众的成分。

随后观众前来观看作品,优先要注意的是“理想观众的活体”,他们是拥有欣赏基础的人,是做出理想评价的理想群体,另有一部分人也是有欣赏基础的人,他们或是文化精英,或是业界权威,他们大部分可能可以直接欣赏后作出不错的评价,一部分感兴趣的人会通过阅读简介,了解背景资料,沟通作者本人等等途径,成为了拥有欣赏基础的人,依然可以欣赏后作出评价,另一部分人始终未能成为有欣赏基础的人,他们或者走马观花,或者先入为主,或者心浮气躁,他们欣赏后也作出评价。这就是我们拥有的全部,我们通过判断,可以筛选出有欣赏基础的人的评价作为最后综合评价该艺术创作行为的有力依据。

说完了理想模型,再来看看现实中的艺术评价过程,艺术界潜规则在此暗流涌动.

1. 现实中艺术家会公布其理想观众是谁或哪个群体吗?听起来有些可笑吧,这是一种多么“不大气”的作风啊,这就好比一个科学家公布了一组结果数据,并附上了过程,资料,公式等等,好让别人可以验算,哪个艺术家会如此“不解风情”呢?

2.变相的不公布或者公布的理想观众是一种不可考的对象。比如当艺术家被问到该作品的理想观众会是谁的时候,他的回答是全人类,这不是说不可以,是这种回答取消了问题的意义,因为没有大家都喜欢的作品,也没有大家都讨厌的作品,这个取值范围一旦是全集,就不会有什么有营养的结果了。

3. 他的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或者没有涉及这一方面的描述,例如艺术家说该作品是做给神秘的某人的,而某人的身份属于隐私,通常不会再有人进一步询问,这还让观众在欣赏的时候带有一丝神秘感。

4. 他的回答是有缘人,此种情况比较普遍,比较常用,也确实可以理解,说作品做给有缘人就相当于是说你觉得作品好的话你就是我的理想观众,你觉得作品不好的话你不是该作品的有缘人,所以你的负面评价变得没有意义,只能夸不能骂,该情况作为艺术家意义在于刚展开艺术创作的时候,在作者本人的心里使用这一种无敌战术,能帮助艺术家建立信心,减少创作的顾虑,增加完成成品的几率,但是对健康的艺术评论无疑是大有阻碍的。

5. 其理想观众为历史人物或者神话人物,虽然也属于说了没说的状况,但缺给观众带来一种浪漫情怀。

6. 谎称理想观众,例如某艺术家公开为某某特殊群体创作,且对该群体是否生效其实是可以考证的但是没有人那么去做,那来到展厅观看的观众只能自己通过艺术家提供的或者展厅里的信息模拟该人群去体会,这本身就很不对头,因为观众会感动于该作品对特殊群体的生效后的社会治愈功能,而该特殊群体可能对作品根本没什么感觉,形成了一种"单纯被提出的情怀",这种建立在遮蔽理想观众的成功很成问题。举例,某艺术家说自己的作品是为山西煤矿矿工做的特别创作的,运用了大量的矿工的素材且声称矿工如果看到该作品定会留下伤心的眼泪,观众在欣赏该作品的时候预先就被暗示该作品对山西煤矿群体是生效的,于是为之动容,但是让矿工看懂作品绝非易事,可能该作品因为艺术家艺术水平的不足没能让我矿工找到感觉,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家真正的理想观众其实不是矿工本身,而是那些对矿工题材有侧临之心的观众。

隐秘了理想观众的做法都导致评论界无法准确的理想的限定一个理想观众群体,也就无法对该作品好坏做较正确的较纯粹的判断。更有甚者,先找到对作品十分赞赏的人群,然后在宣布该人群为其理想观众人群。这就是现在当代艺术评论的一个问题,由于我们还很不习惯作者公布实现理想观众的情况,对作者来说这个需要胆量,因为一公布,便直接能够判断作品是否生效。这些说实在的无关于艺术,是艺术界问题。

那么不公布理想观众的情况下,我们的评价体系是怎么完成的呢?我想说"乱世埋没不了英雄"。

首先,艺术批评家,艺术评论者,艺术研究人士,圈内权威人士,文化权威人士等等就扮演了“万能理想观众”的角色,由于学识渊博,底蕴深厚,能够对各种艺术进行较好的欣赏,给出较好的评价,他们形成中流砥柱。

其次,欣赏作品的条件是欣赏基础,而不是成为理想观众,知道了理想观众只是能够明确欣赏基础,不知道的话观众也会通过自己的理解,根据作品的形态,内容,所提供的背景,以及对艺术家的了解,对艺术评论的咀嚼吸收,模拟了一个理想观众填补上去,然后用相应的欣赏基础对作品进行欣赏,并且在宏观上,填补的理想观众有一定的通约性。

比如说某一个艺术家制作的一个环保主题的作品,是一个木材,用小刀不停的刮,按照年轮刮出内部的小树,下面部分还是保持工厂木材的原样,这个一件作品,应该普通民众,政府官员,伐木工人,木材店老板,超市收银员,文化人士,都能读出基本一致的意思,大家都能发现木材最“经济”指向了工业大生产,树苗指向了自然,两者的冲突为该作品的核心,这里不需要作者的解释,作品本身通过出色的运用公共经验,传达了作品的意思,观众一看就能明白要拿出什么样欣赏基础来面对这个作品,全世界各地的人差别也都不会太大,一方面说明该作品在艺术创作行为上确实成功,也说明观众填补的欣赏基础有一定的通约性,小范围内或者全人类范围内,都能对艺术品形成“相对共识”,这也就是为什么说伟大的艺术是超越国界超绝人种超越阶级的。

因此我们事实上是用理想观众的生效来判断艺术家创作的成功与否,而不是艺术家宣称的大众,或艺术家宣称的知己。在不公布理想观众的情况下,评价依然在进行,一些优秀的作品依然能够被集体认同,一些不够优秀的作品也打着各自的幌子。更可怕的就是利益运作贯穿艺术的各个环节,"万能理想观众"群体成了最容易节变的群体,这里不说也罢。

每位作家都会惊讶的发现,写完的书一旦离他而去就独立生活了。也许他彻底忘了那本书,也许他超越了沉淀其中的观点,也许连他自己也对他难以理解了,失去了当初构思时的飞翼。那本书却自己寻找新的读者,他点燃料生活之火,予人幸福,使人震慑,打造新作,成为种种意图和行动的灵魂——总之,他像有精神,有灵魂者一样或者,但却不是人。如果再想到,不仅是一本书,而且人的每一个行为都以某种方式成为他人行为,决定,思想的动因,发生的一切都和将要发生的一切牢不可破的紧密联系,那么就不难察觉什么是真正的不朽,这种不朽是运动的不朽,曾经运动的东西会像琥珀中的虫子那样置身于万有之中,并得以永生。(尼采)

艺术品的成功与否,和艺术家的成功与否不同,尼采说艺术作品在制作完成后和艺术家就分离了,就像一个生下一个孩子,他会自己成长,成熟,会以自己的状态去接触观众获得观众,作为艺术家的角度角度过于沉湎于艺术作品的成功是没有意义的,世界上没有大家都喜欢的艺术作品,也没有人有胆量说我能制作一件大家都讨厌的作品,总有人会喜欢,总有人讨厌,这个只是操作难度上的问题,作为一个艺术家,作为一个要把艺术越做越好的人,没必要去失落于除了理想观众以外的人群的贬低,也不要满足于他们的赞美。这些都是来自他们自己的填补,是观众自己完成的全套体验,是你的艺术作品的功劳,不是艺术家的功劳。所谓成功的艺术家,就是通过自己的艺术创作,让作品在理想观众这里生效。艺术作品想要在理想观众中生效,首要的是艺术语言的运用和创新,艺术语言可以说是共同的,在艺术语言上的成功是跨越文化,地域,阶级限制让观众生效的,这是艺术家的任务,是艺术家应该克服的难关,是艺术家对自己应该有的挑战,每个艺术家心里都清楚自己做这件作品的时候理想观众是谁,艺术家应该直面这个难关就像技术人员直面技术问题一样。可以不说出来,但是如果艺术家是有上进心的,就不会满足与那些"虚名",这才能提高。

理想观众判断法是一种可以避免了所谓的随手偶得的佳作,或者是投机取巧的创作的制造大师的机会。是一种治疗"亚"状态的药,略苦,大家都不爱喝。

[ 原创艺文栏目“燃”内所有作品仅代表作者观点,感谢关注。 ]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