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万尼亚舅舅》:来自俄罗斯的“中国制造”

2013-07-18 10:2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9期
《万尼亚舅舅》不缺乏宣传的噱头:契诃夫的经典剧本,导演是正宗俄罗斯人,并且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助手的学生,斯氏体系是中国戏剧学院派唯一正统的体系,今年又恰逢斯坦尼诞辰150周年,等等。然而,再多的“点”都比不上一台质量真正过硬的好戏带给人们的享受和回味。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出的《万尼亚舅舅》剧照

首轮演出还未过半,《万尼亚舅舅》一戏“票房特别好”变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事实上,早在正式演出开始前两周的开票日,6场演出3000多张票便一售而空。这样的票房成绩在之后的演出中得以延续,总计17场演出,上座率达93%,除了宣传之外,这些数字显然也是这部戏口碑良好的表现。

上海戏剧圈对这部戏的期待可以说是相当谨慎的,直到首轮演出完毕,开总结研讨会的时候,仍有专家提出,“这样的严肃戏剧只要能在上海上演,就值得赞赏”。与这种小心翼翼的希望相对应的,是戏剧创作者对目前上海戏剧市场状态的焦灼不安。决定排这部戏的时候,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总监吕凉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万尼亚舅舅》的票房不好,我就辞职不干了。”这与其说表明了他对这部戏的信心,不如说是一种愤怒,“偌大一个上海,竟容不下一部《万尼亚舅舅》”。

俄罗斯导演阿道夫·沙彼罗

剧本是早早就选定的,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以下简称“上话”)五年计划“经典重排”的第一部戏。一开始本来想请本土导演来排,在甄选和约见人选的过程中,上话偶然接触到了现在的俄罗斯导演阿道夫·沙彼罗(AdolfShapiro)。“上海戏剧学院搞了一个导演大师班,世界各地比较活跃的导演都来讲课,这个契机让我们有了一个想法,排哪个国家的戏,就请哪个国家的导演来。除了排戏之外,还有文化交流的成分在里面,可能这个戏会排得地道一些,起码是本国人来解释他们自己本民族的文化。”吕凉说。

2011年,应“北京人艺”的邀请,沙彼罗的《樱桃园》曾来华演出,当时获得了首都戏剧圈的高度评价。人们当时是盼着看“正宗的斯坦尼”的心情来观看演出的,看完后感觉满台都是斯坦尼,却满台都不是斯坦尼。上话的决策者们没有看过当年的演出,却依旧从他的讲座中了解到“他还是不错的”。因此,《万尼亚舅舅》的导演、舞美和灯光设计,完全由俄罗斯人负责,演员也挑了上话最优秀的骨干。“我们一个很强烈的愿望是做一出地道的俄罗斯戏,不搞演绎,不搞探索,契诃夫是什么就是什么,不会让万尼亚舅舅留时髦朋克头,穿着拖鞋上来。”吕凉说。

正是在“地道的俄罗斯风格”这一点上,中俄双方起了分歧。“对于话剧艺术中心,对于上海,对于中国,这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契诃夫的戏之一,特别是近两年。”吕凉说,“而对于俄罗斯人来讲,俄国每年有无数契诃夫,大概《万尼亚舅舅》就有四五台同时在莫斯科上演,那么他的首要任务之一是要跟别人不一样。所以在对剧本的解读上面,我们是常规地解读,他一定要在常规解读之上把别人的表现手法都排除掉。”

沙彼罗以排契诃夫的戏闻名于西方戏剧界,光《樱桃园》他就排了四次,但排《万尼亚舅舅》却是第一次。如今在俄罗斯,大部分剧院已不排古典戏剧,不少剧院致力于实验剧本,但是沙彼罗本人更多的还是在排古典作品。“不过,在排的时候我尽量用现代语言去演绎,因为我总觉得现代作品应该排成像古典那样,古典作品应该排得像现代作品,要去寻找目前此时此刻最迫切的问题。”沙彼罗说。

“怎么把俄罗斯古典的东西与中国的东西结合起来,是我最感兴趣的。”舞美设计亚历山大·希什金说。舞台布景从细节上来看极其写实,劈柴垛,响着铃的自行车,酒杯和红葡萄酒,书桌上的复古地球仪,几大本边缘烫金、线条已经脱落的硬壳账本,一架落满厚厚灰尘的破钢琴(上话有两架钢琴,俄罗斯人偏要那架发音早已不准的破钢琴),水龙头一开真的有水流出来,枪响时墙上的座钟掉下来摔得四分五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