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村上隆:我是正在做生意的艺术家

2013-07-16 12:43 作者:陈晓勤来源:南方都市报
村上隆的作品带有鲜明的个人风格,被视作日本"卡通派"代表。他与奢侈品品牌合作,作品曾拍到6800万日元的高价。其明星效应辐射到世界各地,也影响了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

村上隆

我当时约1平方的画,300美元都没有人买。一些人说,噢这画很便宜,然后就不买了。这就像是说年轻的艺术家就是垃圾一样。我感到奇妙也感到伤感。

我是正在做生意,但我的身份还是一名艺术家。

或许未来有一天,我的作品会在市场中没有销路,这就像一场赌博。

5月,"巴塞尔效应"下,艺术展览席卷香港。来自法国的贝浩登画廊(GaleriePerrotin)趁势推出村上隆个人展览,成为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外围展的一部分。

村上隆的作品带有鲜明的个人风格,被视作日本"卡通派"代表。他与奢侈品品牌合作,作品曾拍到6800万日元的高价。其明星效应辐射到世界各地,也影响了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中国一些70后、80后艺术家将村上隆、奈良美智玩起来的卡通绘画学得津津有味,比如四川的"卡通一代"、广东"飘一代"。但在日本艺术界,村上隆的作品饱受争议,主要质疑卡通派作品的价值。在海外,村上隆曾因作品进入凡尔赛宫展览而遭受抗议,抗议者称,不认为他的作品是艺术。

南都记者在港专访这位著名的日本艺术家。村上说,那些觉得他的作品不是艺术的说法,已经"不合时宜"。

日本90年代艺术浪潮代表

村上隆,1962年出生于日本,重量级卡通派艺术家,广受日本新一代年轻人欢迎。日本当代艺术起步较晚,直到上世纪90年代,日本艺术圈仍以古董收藏及现代派艺术为主流,当代艺术家苦于没有场所展示作品。但与此同时,借着1985年日本在纽约签订国"广场协议"的东风,日本人的购买力在一夜之间翻了一倍。这种购买实力也延伸到艺术品市场。

1992年,作为著名古董商长子的池内务刚,创建了日本第一个当代画廊RoentgenwerkeAG。他与《美术月刊》主编椹木野衣联手组织村上隆的第一个展览《异常》。艺评人吴亚男曾撰文指出当时的情形,"开幕时,整个画廊乱哄哄一团,没有一点秩序,还有艺术家无预警地将作品带来画廊展示,艺术家们躁动不已,似乎预感到源自日本本地的当代艺术就此展开。"吴亚男表示,90年代初日本这场躁动后来被比喻为80年代末的"英国YBA浪潮",村上隆就类似达明·赫斯特的角色。

以先锋者形象登上日本画坛之前,村上隆于1993年在东京艺术大学取得日本画博士学位。他开创出一种活泼多变的艺术风格,糅合了现代技巧与传统日本艺术(尤其是浮世绘)。本展览展出了村上隆的著名系列"alter-egoMr.Dob"(植入米老鼠的变体形象,并视为自己化身的视觉符号),以及村上隆肖像画(周围布满了一系列由他自己创作的经典卡通人物Kaikai、Kiki以及作为图画背景的骷髅骨头)。

贝浩登:与村上隆一拍即合的合作

自从1995年贝浩登画廊为其举办了首个海外主题展后,村上隆的作品便陆续在各大美术馆和艺术机构展出,被海外广泛认知。

贝浩登是巴黎当代艺术圈一个响亮的画廊招牌。画廊主Emmanuel白手起家,在21岁成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画廊,代理的艺术家包括村上隆、卡特兰、SophieCalle、WimDelvoye等。Emmanuel告诉南都记者,他和这些艺术家都是在他们未成名之前就开始合作,例如他认识村上隆早在1993年。

Emmanuel表示,他在挖掘一个年轻艺术家时,不会考虑他是否有潜质或是高价,更关注他是否有好的作品、好的态度、好的技术,以及他怎么看待艺术这个问题。

根据Emmanuel的说法是,他第一眼见到村上隆的作品觉得有趣,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村上隆知道我有个画廊,想办展览,我给他发了三个英文问题,他回复了我11页纸,还附上漫画。我忘了是什么问题。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态度及热情。"两人从此一拍即合。

对话

南都:你和贝浩登是怎么开始合作的?

村上隆:大约在22年前,我和贝浩登画廊的老板在日本的一个艺博会相遇。大约三四年后,我得到一个资助留在纽约。我又遇见了Emmanuel。我问他是否可以在他那里展览我的作品,怎料他说,请帮帮我。我帮他布置场地,结束后他对我说谢谢,问我要去干什么?我对他说,如果您销售我的T恤(村上隆的作品印在T恤上)就好了。他立马回答说,噢,这很简单,明天拿给我就好了。我就带了一些T恤给他。我不知道这些T恤卖得如何,但纽约一画廊发现我的设计后,资助我在纽约创立工作室。

南都:当时你作品的市场反应如何?

村上隆:我不知道。比如我当时约1平方的画,300美元都没有人买。一些人说,噢这画很便宜,然后就不买了。这就像是说年轻的艺术家就是垃圾一样。我感到奇妙也感到伤感。当时没有什么可以帮助我生存下去,也没有机会。但我当时很年轻,能把我的作品摆在画廊里展示,我已经觉得很幸运了,会想:噢!我终于有机会了!

南都:后来你遇上怎样的转机?

村上隆:12年前在洛杉矶,我策划一个展览,里面很多年轻的动漫艺术家(注:2001年村上隆在洛杉矶现代美术馆,策划了"超级扁平(Superflat)"展)。展览上,观众为我鼓掌,那一刻感觉很好---虽然还是没有钱,没有机会,但有西方人为我鼓掌,介绍我为艺术家。这个契机使我获得成功。

南都:你的作品引起了不少争议。2010年9月,你在凡尔赛宫举行特展,被法国主流社会联名抗议。也有不少学者认为你的作品过于流行文化,你怎么看?

村上隆:现在讨论这个问题,已经不合时宜了。虽然在十年以前是有些非议,但是现在基本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南都:作为一名商业文化人,你怎么看待艺术与商业的关系?

村上隆:嗯,我是正在做生意,但我不太能准确地把握英语中商业的含义,我的身份还是一名艺术家。我和画廊合作,这也是商业。你要知道,艺术家需要生存,需要获得收入,现在我的作品售卖情况比较好,但曾经也有经历艰辛的时候。目前我的艺术能够让我生存,我想也有运气的成分吧。或许未来有一天,我的作品会在市场中没有销路,这就像一场赌博。

南都:有哪些艺术品或哪些艺术家曾经影响过你?

村上隆:最大的影响是来自宫崎峻和StarWars(电影《星球大战》)。宫崎峻的故事里面有很多黑暗意象,但最后还是可以给你一个希望。这一点与我的作品有很多相似。我的作品很多与死亡相关,类似骷髅头之类的,但同时有很多花朵、笑脸。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