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张安乐:从黑帮“大佬”到政党角色

2013-07-16 11:22 作者: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8期
1996年,台湾当局以“违反《组织犯罪防制条例》”的罪名对“竹联帮”“大佬”张安乐下达了通缉令,他因此而定居大陆10多年。前几天,张安乐高调返回台湾,意图宣扬自己“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治主张。这一次,他的身份是“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总裁。
张安乐:从黑帮“大佬”到政党角色
1996年,台湾当局以“违反《组织犯罪防制条例》”的罪名对“竹联帮”“大佬”张安乐下达了通缉令,他因此而定居大陆10多年。前几天,张安乐高调返回台湾,意图宣扬自己“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治主张。这一次,他的身份是“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总裁。
记者付晓英
回台湾
6月29日中午,张安乐从上海虹桥机场出发前往台北,下午两点多钟,到达台北松山机场。之所以选择松山机场,是因为离台北市区更近,机场外3000多名中华统一促进党的党员等着迎接他,与此同时,台湾方面出动了600多名警力在机场内外分层戒备。一身黑衣的张安乐微笑着走出机舱,将自己撰写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蓝色小册子举起来。警方确认了他的身份后,给他戴上手铐,并试图拿走张安乐手里的“统战文宣”,这一举动被张安乐拒绝,他温和地提醒警员:“不要拿走哦,事先讲好的。”戴着手铐的张安乐将小册子举到胸前,向迎接他的人群微笑、点头致意,由于1996年的通缉并未了结,他被带去台北地检署归案。回台湾前,张安乐已经清楚这次回到台湾将面对司法程序,他自己分析认为可能会出现三种结果:一是认定没罪,应侦讯24小时内交保;二是被检方收押2个月;三是坐牢关3年。
结果确实被他预料到,经过一天的讯问,台北地检署认定他自行投案,而他所牵涉的案件非重罪,案发至今已过去17年,于是要求他交付100万新台币做保释金,免去关押,但是限制其出境。
返回台湾,张安乐已筹划了很久。张安乐说,3年前母亲过世的时候他就想回台湾,但是过程很不顺利。“我在大陆没有犯法,大陆政府不能像押解犯人一样把我送回台湾,而大陆也不是台湾的司法管辖范围,他们也不可能到大陆来抓人,针对这件事拖了3年,最后还是让我自己回来。以前想回来但是回不来,一直到去年11月份我才知道刑事局是主管单位,我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给我一份入台证,法律问题到台湾再解决。”张安乐说。
今年3月21日,张安乐拿到入台证,回台湾前,他已经通过中间联系人跟台湾方面做了相对充分的沟通。“我拿到入台证以后,中间的朋友到深圳来找我,问我回台湾的话是否可以把航班号告诉刑事局,刑事局要派两名干员跟我同一班飞机回来,而且下飞机一定要上手铐,说这是台湾的法律。我也同意了。”张安乐说,但是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我跟中间的朋友讲过,上手铐的时候不要拿布包起来,不需要遮遮掩掩,但是我会有本自己写的书拿在手上,他没有问我内容,我也没骗他。”于是就有了张安乐举着小册子走出机舱的那一幕——“我就是要让电视镜头里出现我的这个宣言。”
他的目的达到了,有关他回台的新闻在台湾媒体上持续播出了几天,在台北地检署的讯问结束之后,他上了很多电视节目,包括归属“绿营”的三立新闻台的一档政论节目,毫不避讳地讲此次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其政治主张。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蓝色小册子虽然很薄,却是他所创立的政党——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核心纲领,张安乐花费了两三年时间斟酌修改,回台湾就是希望能被更多台湾民众了解和接受。他同样在意的还有自己的政党,希望以“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的身份被台湾人重新认识和记住。
黑帮“大佬”
张安乐绰号“白狼”,今年已经65岁,单从形象上看,很难将他与黑帮“大佬”联系在一起。他个头很高,戴着眼镜,说起话来笑眯眯,看上去更像个白净儒雅的书生学者。
张安乐有很不错的家庭背景,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中学教师,而他也受过良好的教育,拿到包括淡江大学历史系学士、美国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会计学士、资讯管理学士、美国圣马利学院心理学学士和社会学学士5个学士学位,还从淡江大学欧洲研究所和美国斯坦福大学运筹学硕士肄业。按照张安乐自己的说法:“我当了7年好学生,小学毕业以后拿到了县长奖,吴伯雄的父亲给我颁奖,初中考了最好的‘建中’。我们这种家庭出来的孩子为什么混江湖呢?少女好美,少年好勇,想的是青春不留白,因为混兄弟的时候也就十五六岁,本来想说‘高一’‘高二’混兄弟,‘高三’就准备考大学,但是各种原因导致就是一直在江湖上荡来荡去,在母亲的眼泪跟兄弟的呼唤之间徘徊与挣扎。”
16岁那年,张安乐上高中,因为偶然刺伤了一名宪兵被抓进少管所入狱一年,出狱后几经辗转,1967年,考上了淡江文理学院历史系。入学后,他与当时学校的五专部学生发生冲突,并引发厮杀,结果却因此结识了“竹联帮”核心人物、外号“鸭霸子”的陈启礼,从此成了莫逆之交。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的竹联帮原名“竹林联盟”,以外省子弟为主,1958年扩展为“竹联帮”,最早分有狮、虎、豹、凤、鸭五个支派联盟,分属“鸭”派的陈启礼任第一任竹联帮总堂堂主。1968年的“西餐厅之战”让“竹联帮”真正闯出名号,当年陈启礼在台北中山北路一家香港西餐厅挂名经理替餐厅“围事”,而台湾本省派黑帮“牛埔帮”数人到餐厅挑衅发生冲突,8个“竹联帮”成员击退了“牛埔帮”近百人,陈启礼和“竹联帮”一战成名。同年,在阳明山召开的一次帮众大会中,由张安乐主持,将竹联组织重新扩编成虎、龙、狮、熊、凤、狼、鸟八旗制,并推举陈启礼为“总堂主”。
但1970年发生的“陈仁事件”,却使得陈启礼锒铛入狱。当时,“竹联帮”成员陈仁因为盗领公款逃逸,并寻求警方保护,陈启礼指使帮派成员当着警员的面刺杀陈仁,被指藐视司法。1972年陈启礼入狱后,“竹联帮”内部开始分裂,这一时期“竹联帮”真正的领导者就是张安乐。“竹联帮”的元老曾回忆说:“白狼在数位元老级大哥的推举下担任总护法,出面重整竹联。他原本有机会成为‘竹联帮’新领导人,但鸭霸子不在,镇不住老一派的势力,以原中和帮元老周榕为首的旧势力,尊称周榕为名誉领袖,开始与新吸收入会的年轻一辈发生冲突,争夺地盘各立山头。”
1975年,张安乐因为帮派内部恶斗,离开台湾,赴美求学。在美国读书期间,他接触了第一批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被他们的报国热情感染,并竭尽全力去帮助他们,暂时远离了江湖。但是,1984年张安乐卷入“江南案”。“江南案”案情复杂,直到现在,很多内情也并不清晰,而张安乐则成为案件的关键人物,“重出江湖”。
1984年10月15日,在台湾“情报局”的安排下,陈启礼率“竹联帮”成员吴敦和董桂森在美国旧金山大理市枪杀笔名“江南”的美籍华裔作家刘宜良。行动前,张安乐并不知情,他的好友张梦麟将事情告诉他后,张安乐即反应“要出大事了”。几天后,完成任务的陈启礼回到张安乐住处,张安乐即提醒他“小心被灭口”,而陈启礼也早已想到,从旧金山回到洛杉矶后,就录了一卷陈述犯案经过的录音带,把录音带交给了张安乐。
回台湾后不久,陈启礼和吴敦就在台湾扫黑行动“一清专案”中被逮捕,而在美国,录音带的传闻沸沸扬扬。张安乐回忆说:“案子发生后不久,美国FBI就来找我,我当然不能把录音带给他们,那是要留着救兄弟的。”他请了当时文工会副主任魏萼,告知自己有录音带,必要时会公布,也提出了条件,希望能将陈启礼和吴敦移交司法、停止对董桂森的追捕,并认为“一清专案”违反宪法。但是魏萼见了当时的“国家安全局”局长汪敬煦之后,告知台湾官方并不买账,张安乐说,若通过各种渠道都救不了陈启礼,只能将录音带公布,将“江南案”幕后指使指向台湾官方。“1985年1月的一个下午,我把录音带交给了FBI,还帮他们把中文翻译成英文,结果第二天台湾方面就传来消息说“情报局”汪希苓局长被逮捕,录音带在我手上两个月都没事,刚交出去,那边就知道了,所以,我知道了美国和台湾是串通好的。”张安乐说。
案发一个半月后,美国宣布破案,而陈启礼则供认他们受命于“情报局”局长汪希苓的指示,先在阳明山受训,之后前往海外制服叛徒刘宜良。但汪希苓则说,只是让陈启礼“修理”刘宜良,并非置他于死地。同时,张安乐认为汪希苓只是“家臣”。外界对录音带的传说流传很久,为了营救陈启礼,张安乐索性顺势表明自己还有一卷录音带。“我们当时是为了‘围魏救赵’,为了不破坏台湾安定,肯定不能把蒋经国牵涉出来,他当时在台上嘛。我们就说是当时主管情报信息工作的蒋孝武幕后指使,其实这是我们编出来的,我手里并没有第二卷录音带。”张安乐说,“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实际上是冤枉了蒋孝武。”
而这一消息在当时不仅避免了陈启礼和吴敦死于非命,同时对美国和台湾关系造成了极大的震动,甚至改变了台湾的政治生态。为了缓解美台关系,蒋经国将蒋孝武外放到新加坡,并且宣布“蒋家人不再接任总统”。
之后不久,张安乐就成为美国政府的扫黑对象,而庭审过程中,张安乐两次起身为自己辩护,但是未能奏效。1986年,他被以“共谋毒品交易罪”的罪名判处10年徒刑。而张安乐说自己的原则是从来不碰毒品、不做毒品生意,也绝对不允许手下人与毒品生意有瓜葛,10年牢狱之灾显然是受到“江南案”的牵连。
但是,在他看来,狱中10年也是有得有失。“我在10年时间里发现了美国社会的另一面,监狱也是另一所学校,在监狱里了解了洛杉矶的黑人帮派,美国、意大利、爱尔兰等国黑手党等等在外面接触不到的东西。”代价也很大,张安乐说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不能拖累别人,于是选择让爱人离开他,“其实我在里面是不痛苦的,痛苦的是家人”。
1996年,张安乐刑满释放,从美国回到台湾,不久就在台商朋友邀请下到大陆经商,在此期间,台湾当局通过了《组织犯罪防制条例》,以违反该条例的罪名通缉他,于是他就在大陆待了10多年,生意蒸蒸日上,创办最早的公司甚至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头盔制造商,他由此多了个“爱国台商”的称号,似乎已经远离了江湖,直到成立“中华统一促进党”,以另一重身份再次回到大众视线里。
“中华统一促进党”
“中华统一促进党”成立至今已经近8年,是台湾首个宣称促进统一的政党。2004年,张安乐在广州黄花岗成立“保卫中华大同盟”,前“竹联帮”成员王兰也是资深干部。以大同盟为基础,2005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60周年时,“中华统一促进党”正式成立,张安乐出任总裁,发展至今,已经在台湾各地设立三四十个党支部,大约有党员5万人,其中百分之二三十都是“竹联帮”的成员。张安乐称,“中华统一促进党”是目前在台湾既能深入基层各角落,又敢公开主张“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党,他认为,统一是大势所趋,他站出来支持“一国两制”,要让“台独”不再是两岸和平的障碍。
2005年,连战出访大陆,在台北机场遭“绿营”人士围攻,张安乐远在大陆,仍发动百余人支持连战,与“绿营”人士对抗。2010年,“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问台湾,“台独”大肆抗议,张安乐遥控指挥台湾部下包下50部游览车,动员2000人上街打出欢迎条幅、大呼欢迎口号。此外,他还派人保护发表统一言论的郭冠英以及反对陈水扁的施明德,他甚至组建一个出租车队,为公开赞成统一的人士提供服务和保护。而“中华统一促进党”的党员在行动时,往往身穿黑色衣服,黑衣人在台湾就等同于帮派人物,而在2006年“中华统一促进党”党庆大会的录像中,百名党员穿着统一的黑西装,高呼党章,而党旗的颜色是90%蓝、80%红和20%黑,则分别寓意着中华统一、一国两制以及“竹联帮”。
虽然张安乐以黑帮“大佬”的身份闻名,但是他此次返回台湾后,媒体关注的焦点显然已更多集中于他的政治主张,而对于张安乐本人来说,反对“台独”则是他一贯的主张。他在电视政论节目中坦言,“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台湾的支持者非常少,所以才会回来宣扬这个理念,希望能改变民意。
尽管受到“绿营”人士的集体围攻,张安乐依然非常坚定地在电视里宣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维持台湾现状和促进台湾未来发展的最好政策,频频现身于各大电视节目的张安乐对自己的政治身份显然非常适应,甚至在参加一档综艺节目时也不忘宣扬自己的政治主张,他自称为“政治传教士”,直接在录像现场发送宣传品。他甚至表示,如果能够在2016年台湾“大选”联署过半,就要参选当局领导人

6月29日下午,张安乐到达台北松山机场,被上铐带往台北地检署归案。押送过程中张安乐一直手捧《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小册子,面对电视镜头不时微笑

回台湾

 6月29日中午,张安乐从上海虹桥机场出发前往台北,下午两点多钟,到达台北松山机场。之所以选择松山机场,是因为离台北市区更近,机场外3000多名中华统一促进党的党员等着迎接他,与此同时,台湾方面出动了600多名警力在机场内外分层戒备。一身黑衣的张安乐微笑着走出机舱,将自己撰写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蓝色小册子举起来。警方确认了他的身份后,给他戴上手铐,并试图拿走张安乐手里的“统战文宣”,这一举动被张安乐拒绝,他温和地提醒警员:“不要拿走哦,事先讲好的。”戴着手铐的张安乐将小册子举到胸前,向迎接他的人群微笑、点头致意,由于1996年的通缉并未了结,他被带去台北地检署归案。回台湾前,张安乐已经清楚这次回到台湾将面对司法程序,他自己分析认为可能会出现三种结果:一是认定没罪,应侦讯24小时内交保;二是被检方收押2个月;三是坐牢关3年。

结果确实被他预料到,经过一天的讯问,台北地检署认定他自行投案,而他所牵涉的案件非重罪,案发至今已过去17年,于是要求他交付100万新台币做保释金,免去关押,但是限制其出境。

返回台湾,张安乐已筹划了很久。张安乐说,3年前母亲过世的时候他就想回台湾,但是过程很不顺利。“我在大陆没有犯法,大陆政府不能像押解犯人一样把我送回台湾,而大陆也不是台湾的司法管辖范围,他们也不可能到大陆来抓人,针对这件事拖了3年,最后还是让我自己回来。以前想回来但是回不来,一直到去年11月份我才知道刑事局是主管单位,我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给我一份入台证,法律问题到台湾再解决。”张安乐说。

今年3月21日,张安乐拿到入台证,回台湾前,他已经通过中间联系人跟台湾方面做了相对充分的沟通。“我拿到入台证以后,中间的朋友到深圳来找我,问我回台湾的话是否可以把航班号告诉刑事局,刑事局要派两名干员跟我同一班飞机回来,而且下飞机一定要上手铐,说这是台湾的法律。我也同意了。”张安乐说,但是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我跟中间的朋友讲过,上手铐的时候不要拿布包起来,不需要遮遮掩掩,但是我会有本自己写的书拿在手上,他没有问我内容,我也没骗他。”于是就有了张安乐举着小册子走出机舱的那一幕——“我就是要让电视镜头里出现我的这个宣言。”

他的目的达到了,有关他回台的新闻在台湾媒体上持续播出了几天,在台北地检署的讯问结束之后,他上了很多电视节目,包括归属“绿营”的三立新闻台的一档政论节目,毫不避讳地讲此次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其政治主张。而《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蓝色小册子虽然很薄,却是他所创立的政党——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核心纲领,张安乐花费了两三年时间斟酌修改,回台湾就是希望能被更多台湾民众了解和接受。他同样在意的还有自己的政党,希望以“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的身份被台湾人重新认识和记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