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独立制表人马旭曙(2)

2013-07-13 10:10 作者:郄凤卿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马旭曙第一次来到瑞士,第一次参加表展。他成为瑞士独立制表人协会的候补会员,3年后,他将成为继矫大羽后第二位中国籍独立制表师。

马旭曙在工作中


除了标准零件外,腕表其他部分均由马旭曙独立制作

对我的问题,老马选择了沉默。他是被聘来的,不是这个表厂的正式员工。后来我才得知,在钟表工业中评选了几百个“制表大师”称号,这唯一的大师却不在其中。他当时应当是知道此事的,但似乎没什么反应。我曾经在一次全国钟表商大会上发言,把做工不细、偷工减料的工作文化称为表界的“泥石流”,在“泥石流”上形不成大建筑。眼前的事实,让我看到了一个制表大师所面临的困境,他显然无力主导他工作以外的制表文化建设、品牌文化等大问题。

晚上,我留在昌平和老马小酌。老马说这个装置是看到一款积家立体陀飞轮图片而产生的创作意愿,这也是他最大的心病,他不知道这算不算仿制,因为内心不安,所以到现在连专利也没有申请。我问他,从图片上有没有看到陀飞轮的全部构造?“没有,而且除了外型,其他全部构造都是我自己设计的。”老马回答。我告诉老马,如果构造不同就不是仿制。举个例子说,比如音乐,世界上有数不清的曲子。但有规定:5个连续的音符在音符排列、音高、音程长短上完全同其他曲子一样,才不可以,除此之外就可以。另外,就陀飞轮而言,百达翡丽和宝玑使用过完全一样的东西,也从未被说为仿造,所以完全可以大胆地申报专利。

在我看来,老马这一生中有这个专利就什么也不用怕了。表壳粗糙、盘面设计无美感都不是问题,都是人为能克服的。我对老马的技术非常有信心,想象着他会成功,陆续开发出不朽的名作,为国表的腾飞做出贡献。然而一年后我接到他的电话,他已经辞去了北表工程师的职务,到北京十三陵租了个农家院,开始了独立制表的生涯。家乡远在云南的他,孤身一人在53岁时,走上了一条长满荆棘的路,确切地说,是崎岖的山路、艰难的雪路。

我去看他时已是严冬。没有想到,十三陵的房内竟然没有暖气,也没有空调。他在工作室靠跺脚和搓手取暖,竟然还能研制出一件作品。这件新作仍然很有创意:时、分两个针,由一个可伸缩的针取代,根据面盘上的数字,仅凭这个伸缩针就能知道几点几分;背后是北京的星空图和指南针,这对不熟悉北京人“南、北”指路说法的外地人,确实非常有助。但是,机械上的若干创新,完全没有表现在表盘上。表盘采用经过精心打磨的天然贝母,很漂亮。老马曾经给我的伯爵表做过一块贝母表盘,换掉了我原表上裂掉的盘面,我又让台湾朋友印上了字。去年在伯爵的东京代替店维修,店里没说一句话就受理了,因为根本看不出是非原厂的表盘,老马的贝母加工技术可见一斑。但他新作漂亮的贝母纹路同密密麻麻的数字混在一起,显得有些凌乱。另外,驱动星空运转的机械也不简单,月相是30天一周的,而北极星和北斗七星则不尽然。试想梵克雅宝推出的一款巴黎星空表,二手市场里的出售记录也没有40万元人民币以下的,当然那是贵金属材质。而老马所制的这种复杂结构则被粗糙的表壳包得严严实实。因为表面上有很多缺点,我还是没有过多表扬,毕竟内部结构的复杂,消费者是看不到的。我毫不客气地说,表盘太花了,为什么用贝母?指南针为什么放在后背,对使用者不方便的因素为什么不考虑?外壳为什么用廉价的白铜?

老马一怔,突然间像失落了什么。他说,我不想求人,加工金属表盘没有设备不行,还要喷漆,这套流程太复杂了,他拿起了桌上的一杯冷水,示意我也喝一口。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老马声音有点哽咽,只说了一句“一会儿给你打过去”,就把电话放下了,随后他用手捂住额头说,“我有点头痛”。我看到大滴的泪珠从他的指缝中流出,流到了布满红色冻疮的手上,沿着手背向下流。我心中虽震动,但我知道对硬汉应当做点什么,我拿出了软纸塞到他指缝里,轻声地说:“嗐,这北京的沙尘暴,砂眼的人太多了……”

良久,他说话了:“女儿今年25岁了,我不知向她说点什么好,应当告诉她制表成功,给她一点喜悦,或者我通过电台点给她一首歌,祝贺生日。但今天一早,全忘了,我无言以对思念我的女儿。别人的父亲都在帮助女儿成长,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什么也干不好。”

我拿起我刚刚批评过的手表,告诉老马:“这只手表就是给你爱女的最好礼物。明天晚上香港名表论坛要出刊,我今天下午要把这只表和评论发出去,然后杂志寄给你女儿,这就是你给她的生日礼物。”我深知创业者的艰辛,我们这些收藏家和批评家又是什么呢?老马没出过国门,他的表怎么能和制表工业的顶级表对比?改革开放30多年,有谁把国表上档次这事放在心头?这样一个默默努力的制表师做出的表,我感觉到一种傲骨深藏在表壳中,还有那立体陀飞轮,还深埋在冻土层里。我心里已经启动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尽我力量发声,国表不是不行,现在行了。虽然在做工精致上还要下功夫,但核心技术已达到了国际水平。这两只国表我认为代表了一个时代,从机芯的创新到功能设计的创新已完成,只需再加上外表美感的改造,毕竟不能用百达翡丽的工艺水平去衡量一个从云南到十三陵的自学成才的制表师的作品。我为刚才的“冷酷直言”内疚,老马需要的是支持、鼓励和正确的评价。

我说:“老马,你勇敢向前走,粗糙的外表下,装着一个独立制表人的良心,真正把这伸缩针和北京星空图能装进一个表壳的人,世界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马旭曙。”

国表问题是有的,老马不太会展示自己的特色和成功,他太老实了。但是他做的东西是实实在在的,我觉得一个很朴实、很努力的人做出的东西是有这个风险,如果他的立体陀飞轮表面市,如果用了附加值高的贵金属表壳,我一定会买3到5只收藏,而且中国的名表玩家们也都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希望能佩戴国表,戴有自豪感的国表,期待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在本文完成时,我听说北京某民企在收购了瑞士绮年华后,又收购了瑞士昆仑表厂。我又听说老马去巴塞尔参加了表展,成为了瑞士独立制表人协会的候补会员,3年后,他将成为继矫大羽后第二位中国籍独立制表师。(本文作者为国内著名腕表收藏家、评论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