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独立制表人马旭曙

2013-07-13 10:10 作者:郄凤卿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马旭曙第一次来到瑞士,第一次参加表展。他成为瑞士独立制表人协会的候补会员,3年后,他将成为继矫大羽后第二位中国籍独立制表师。

马旭曙

马旭曙制作的伸缩指针腕表 

马旭曙制作的第一只陀飞轮腕表

2013年马旭曙参加巴塞尔钟表展的作品

大约在10年前,我听说北京手表厂来了个制表师傅,叫马旭曙,是自学成才,天生就特别爱表,见了机械表就放不下手。在没有任何师傅指导的情况下,马师傅在云南昆明的家里购置了初级的工具,自己在家里模仿制表,仅从这举动来看,堪称是个天生的表迷。不仅如此,马师傅还亲手制作了表界风靡一时的“陀飞轮”,装在手表上。当然这只自家“土工厂”出产的手表,按现代工业的制表标准还略显粗糙,但仍然令北京手表厂的知名制表师兴奋不已。

“你这陀飞轮是自己做的?”

“是啊。”

“那你的工厂在哪儿?”

“我就在自己家里做的。”

根据后来新闻界的报道,制表大师许耀南看了此表,受到很大震动:“我们做了半辈子表没做出陀飞轮,而一个初学者在家里就造出来了。”许大师当即决定,建议厂长聘请马师傅进北表,给高薪,当工程师,开发和研制新表。

对于国产表的概念,从我十几岁的时候就有了,那时候兄姐结婚最大的购置就是一块国产表。手表是何等高级品的代名词啊,没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不会有这个概念。在上海表之上还有一个品牌叫英格,那个时代有一句顺口溜,称富人“料子裤子呢子袄,飞鸽车子英格表”,这四样东西代表了奢侈品,也是人们至高无上的憧憬。那个“英格”,现在中文改称“英纳格”,如今已被乌泱泱涌入的奢侈品大牌腕表品牌冲入了中档表之列。

那么国产表和进口表的差距究竟在哪里?品牌因素不用说了,大量的瑞士小品牌表也在滞销或破产,除了品牌之外最大的因素,本人认为还是制表态度。态度是一种文化,如果没有认真和精益求精的态度,这表是无论如何做不好的。在认知了这种态度的情况下,国家对国表的标准很宽松,每日的误差允许在正负相差45秒之内。对比之下,瑞士天文台标准是正负相差10秒以内,而劳力士和百达翡丽的厂内标准是5秒以内。所以,在社会对工作态度的认真程度要求不同的情况下,要求不高,产品自然不会好。要求高了行不行呢?可以。出厂时,腕表的时间可以调到很准,但由于材料的品质不过关,经过一段时间的磨耗后误差又大了。从硬件上看,国家缺乏对制表材质的高质检标准,提供原材料的商家非常容易以次充好,导致日后质量不好控制。其实国产表和进口表的差距就这么简单。

给表提供动力的发条,在国际上发展日新月异。现在的硅材质发条已经能一次上链运行72小时,而且发条也不必加长。硅材质发条的动力力度也非常稳定。而不用硅材质发条的国产表,只能运行30~36小时左右。那为什么不进口点硅材质发条呢?要知道,以吨为单位进口,这一吨材料够一个小规模表厂使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价格平均到每个表上要500元人民币左右。不生产高档表,没人组织若干个钟表企业联手进口,单独行动是没什么戏的。那么谁来组织呢?没人组织!现在生产的机芯,只要廉价就会有人购买。不仅是发展中国家,连发达国家都买,哪个国家都有穷人,都有对手表快慢几分钟不在乎的人。

话题回到老马。老马在北表厂工作了一段时间,那时我在天津上班,他专程去天津找我。他经常看我的文章,知道我是名表批评家,也爱讲真话,他想和我交个朋友。于是我们就深谈了一次,我也去北表参观了一下老马的工作室。没有经过官方途径,至今北表也不知道我这个“批评家”去访问过该厂。

老马因自己亲手制作的陀飞轮引起许大师的关注,从而成长起来,所以他对陀飞轮情有独钟。而我多年来对低端陀飞轮持批评态度。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我们能谈到一起呢?我或许要简单说明一下陀飞轮这个东西,读者才能了解。

陀飞轮被使用的初衷是由于它的运行能克服地心引力,从而使表走得精准。早期使用于怀表,后来由于其富有美感,在手表上也开始使用。但活动着的人由于手势不断变化,地心的引力由于姿势差已被抵消,在手表上使用陀飞轮其实只剩下一个作用:装饰与美观。

制作上富有美感的陀飞轮在运行中,视觉上会感到一种下旋的旋涡在不断变化。一个制作复杂,直径约7毫米的机械装置只有0.5克重,所以顶级表上一旦配有陀飞轮,其价值会成倍增长,被视为一种工艺品或艺术品,附加价值很高,现在也如此。但制作不好的陀飞轮完全没有旋涡的美感,只是让不知道、不懂行的人以为是“惊人的陀飞轮”,大有蒙人的味道。在某种“一窝蜂”形势下,大小表厂都想制作“陀飞轮”来抬高自己产品的身价,结果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严格说,大家制作的都不是陀飞轮,而是被专家们称为“卡罗素”的一种类似装置而已。这个问题,不再赘述,因为会陷入无休止的争论。

在老马的工作室,我看到老马领军研制的一款陀飞轮,实在让我大吃一惊。这款陀飞轮是立体的,像个地球被镂空,在表内旋转并计秒,给人以强烈的震撼。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表体表壳大了一些,但把那么大一个“地球”装进去还是很不容易啊。我重复了许耀南大师的问题:

“你做的?”

“嗯。”

“在这个工作室?”

“是的。”

毫无疑问,这是个巨大的成就和新闻,足以震惊表界。我们表圈内对名表评价的标准有5个,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自豪感”,自豪感会给人力量。这块表戴在手上,毫无疑问是会有“自豪感”的,即便别人感觉不到。美感是有了,但显然还存在很多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表壳的整体质感很差。这么高级的装置居然用不锈钢做外壳,而且毫无疑问能让人看到:钢材的材质很差,密度不够。虽然我不是材料工学的专家,但看多了手表,用的材质好不好还是有感觉的。其次,表盘所用材质、设计、颜色搭配、表针的加工和亮度,都像是一个民营企业做的假表,甚至都不能和一个专门仿冒名表的地下表厂相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